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61章 偷袭(十更求票)
    大铁门内的房间很大,四个灯笼悬浮在里面,也只能勉强照明,令房间内朦朦胧胧、昏昏暗暗,充满了阴森。

    张禹偷眼朝里面观看,迎面就见前方挂着两具赤luo的男尸。

    这两具尸体身材干瘦,已然是皮包骨,脸色枯黄,极为干瘦,瞳孔突出,仿佛药爆炸一样。在昏暗的房间内,一下子看到这么两个,哪怕胆子再大,也能吓上一大跳。

    “###%%&&&**......”“**%%###&&&......”

    房间内的两个岛国人正在用岛国语对话,听他俩的声音,说的很急。里面更是“哗啦哗啦”的直响,甚至还有撬锁的“哐哐”声。

    一点没错,这二人正在找东西,只是不知在找些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的听的出来,二人现在应该是在门内右侧方的位置,以他现在站的地方,根本看不到二人。

    他慢慢挪动脚步,人渐渐来到门口,可以正眼往里面观瞧。只看了一眼,又一次让他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这一次,张禹看的更清楚,房间内躺着几具骸骨,这个倒好说,毕竟先前看的多了。但目光所能及的位置,还吊着好几具干尸,有的干尸,甚至还有好长的头发,他们凸出的瞳孔,仿佛是在死前受过无比的恐惧和折磨。有的甚至张着大嘴,似乎用最后的一口气发出悲愤的怒号。

    除了干尸,还有不少桌子、椅子,在桌上,放着各种瓶瓶罐罐等器皿,只看一眼,张禹就隐隐能够确定,这里应该是一个实验室。他们用换人做实验,不知道前前后后死了多少人。怪不得墙上要用千体地藏来镇压这些怨念,真的是丧尽天良的事做多了。

    “&&#¥¥&&......”蓦地里,有一个人发出了兴奋的声音,好像是找到了要找的东西。

    跟着脚步声响起,他的同伴快步走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是什么大侠,没有一定要正面交锋的爱好。再者说,自己先前还被这些岛国人偷袭了呢。

    来而不往非礼也!

    他当即拿定主意,身子一闪,就进到了石门之内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右侧的一排铁柜子前,站着两个人,这两个人一个穿白色的长袍,一个穿紫色的长袍。他听的出来,刚刚兴奋的声音应该是靠内那个穿白色长袍的人发出来的,而紫色长袍那个正朝同伴靠近。

    张禹毫不迟疑,左掌直接拍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一道惊雷凭空射出。

    紫色长袍那位,都没等露脸,就被闪电打了个稀巴烂。

    “达来(谁)?”白袍人心头大骇,喊了一声,急忙转身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房间内漂浮的四个灯笼一下子全部落到地上,瞬间灭掉。由此不难看出,这东西应该是紫袍人的。

    “刷!”

    灯笼跟着就灭了,房间内一片黑暗。

    然而又是“刷”地一下,一道金光射出,正好映在白袍人的身上。白袍人的身子登时一滞,“噗”地一声,身子就被金钱剑撞到在地,一口鲜血喷射而出。

    好在他还足够机灵,当即就想反抗,可不等他出手,一个黑影就来到了近前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啊......一他一(疼)......”

    白袍人双手捂住脑袋,疼得在地上直打滚,他的脑袋,此刻就好像是受到锥刺一般,疼的都要炸了。

    头痛咒!

    张禹在心中默念,冷冷地瞧着白袍人,手里淡定地丢出两张聚火符,令黑暗的石室内重新恢复光明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一声惊叫,旋即在张禹的后面响起。

    张禹都没有回头,仍然是看着痛苦倒在地上的白袍人。

    因为他听得出来,后面叫唤的人是潘云。自己先前看到房间内的那些干尸时,也心里发毛,更别说是潘云了。张禹现在目标只有眼前的白袍人,他要这个家伙给降服住。

    随着头痛咒念完,白袍人只剩下声嘶力竭的惨叫,“啊......啊......啊......”

    潘云这功夫,紧张地冲到张禹的身畔,站在这个男人的身边,她才能踏实一下。

    但她的胆子终究也是要比普通人大一些的,知道张禹再办正事,没有打扰。

    “有手铐吗?”张禹突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潘云马上从腰间掏出手铐,递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拿着手铐,来到白袍人的面前,朝他的身上来了两脚,跟着抓住他的手,直接将手铐铐上。

    白袍人头痛欲裂,根本没有半点反抗的力量。

    张禹见差不多了,念了个解头痛咒,白袍人这才缓过来。

    “&#**#&......”他马上说了句岛国话。

    “尼玛的,老子听不懂!说国语!”张禹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白袍人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什么资格先问我呀,你是什么人?”张禹没好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劝你最好放了我,不然的话,你就死定了!”白袍人强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哎呦我靠!”张禹又是没好气地说道:“你都这样了,还敢恐吓我,那咱俩就看看,到底谁先死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张禹突然又在心中默念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啊......”白袍人这次捂住肚子,疼得身体蜷缩在一起,不停地打颤。

    张禹悠悠然地看着他,就跟没事人一样。过了片刻,白袍人开始讨饶,“我服了......我先死、我先死......你饶了我吧......疼死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收声不再念了,让白袍人缓了一会,说道:“说说吧,你叫什么名字,是干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叫波多野白衣......是岛国的阴阳师......”白袍人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(闻听此言,张禹当即就道:你是不是有个妹妹是拍电影的。)(不好意思,走错片场了。)

    “阴阳师......”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你既然是阴阳师,那你是否认识两个同行呀。一个是个女人,穿着红衣人,能弄出很多和她长得一样的泥人;还有一个身上半黑半白,能放出来很多黑色、白色的火球?”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波多野白衣心头登时一颤,一时间,竟然不知道该如何作答。

    一看他的表情,张禹就知道,这家伙肯定是认识那两个无疑了,搞不好就是一伙的。

    于是,张禹淡淡地说道:“你是想痛苦的死掉,还是想活着呀?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敖家世界,幻寂天下,全新指南者,叶不离,绝情2003,宅的世界谁懂,乌龟公子,吊儿郎当,傀儡,无??,你好,习惯你的温柔,南湖菱角大大的打赏,还有今天的60多张月票和500多张推荐票。

    老铁说好十章爆发,那就肯定要爆发的!十更奉上,有票的就来砸死老铁吧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