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54章 窗外有人
    看着温琼担心、关切的样子,张禹心中一暖,但是他的脸上,却是洒脱的一笑,说道:“阿姨,你放心好了,我的真的不会有事。这一次,我一定要查个究竟,绝不能让岛国人得逞!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太危险了......”张禹的坚定,温琼哪里看不出来。如果是以往,张禹想要这么做的话,温琼或许不会阻拦。不过现在,她的心中却无缘由的牵挂这个男人,担心这个男人的安慰。

    “岛国人敢在光明镇搞出这种事情,要是再让他们得偿所愿,岂不是太过便宜。阿姨,相信我......我不会有事的......”张禹这次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温琼看得出来,张禹的决心已定,不管自己说什么,都是没有用的,张禹都一定要去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的毅然决然,竟然在这一刻让温琼的心中升出一股敬佩之情。

    “还君明珠双泪垂......好像不太对......”温琼不禁喃喃自语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呀?”张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以他的小学文化水平,自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了。

    温琼的脸一烫,急忙把头扭到一边,冷声说道:“没什么意思......你既然要去,那就去吧......你、你注意安全......我就不送你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诧异啊,温琼的态度,怎么突然间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。

    他还是一笑,说道:“阿姨,那我走了,有什么事电话联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温琼不去看张禹,只是应了一声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朝外面走去,也就在他出门的一刻,温琼的眼圈已然不自觉地红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温琼突然冲向门口,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“又有什么事?”张禹停下脚步,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温琼抓住了张禹的胳膊,红着眼圈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跟我去干什么,那么危险......”说着,张禹发现不对,连忙问道:“阿姨,你哭了?”

    “我哭什么哭呀?”温琼揉了下眼睛,倔强地说道:“你这次前去,也是为了帮我找出付森博的死因,如此危险,我怎么能让你一个人去!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......你去有什么用呀......阿姨,你的心意我领了,但是你真的别去了......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自己去!”温琼认真地说道:“我手下还有不少人呢,绝不能给你添累赘。那些岛国人一定有枪,加上人多势众,你自己去海门山的话,连个照应都没有。我点齐人手,咱们一起去,有什么危险,也容易应付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不用,我一个人独来独往方便。阿姨,你真的别跟我一起去了!”张禹也是十分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决不能让你一个人去冒险!你既然管我叫阿姨,那就得听我的!”温琼这次的态度也很坚决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迟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这什么这?听我的!”温琼大声说道:“我这就打电话召集人手,等下一起去海门山!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......”张禹点了点头,跟着突然指向窗户,急切地说道:“窗外有人!”

    “谁?”温琼马上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“砰”地一声,她的身子就无力地向后摔去。

    张禹忙一把将她扶住,柔声说道:“阿姨,对不起......我真的不能带你一起去,太危险了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将温琼横包起来,走到沙发大沙发那里,将温琼稳稳地放到沙发上。

    张禹低头看着昏迷的温琼,心中突然升起一股说不明白的滋味。

    就这样,他看了能有一分钟,这才转头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可没走几步,他又转回身子,来到温琼的对面。在茶几下放有笔和本子,他刚刚就看到了,将本和笔拿过来,张禹在上面写道:“阿姨,等你醒的时候,我已经出发去海门山了。那里很大,就算你去了,也找不到我。在回来之前,我是不会接电话的,所以你还是不要前去冒险。你的好意我心领了,但那里实在太危险,还是我一个人去吧。张禹。”

    写好之后,张禹将纸撕下来,放到烟灰缸下。他相信,在温琼醒来之后,一定能够看到。

    他最后又来温琼的身边,伸手在温琼的头上按了起来,“阿姨,多睡一会吧,你也挺累的了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下楼出了别墅,坐上自己的大奔,让司机开车先回家。顺便又让司机查找海门山的地图。海门山是在马四镇的郊外,属于典型的农村。一路之上,张禹也做了一些准备,画了两张辟瘴符,以备不时之需。

    所谓瘴气,通常来说都是在茂密的森林之中,因为死掉的动物,或者是昆虫的尸体没有处理,腐烂之后,日积月累,就会形成瘴气。

    矿洞之内有瘴气的可能性很低,但温琼说了,这个矿洞有些年头了。毕竟是银矿,在古时候银矿代表着什么,基本上相当于现代的造币厂,挖出来之后,就能当钱花了。

    年头久了,里面的银矿有可能被阶段性的挖空,废弃之后,有飞禽走兽、蛇虫鼠蚁聚集,也不是没有可能。

    在家里将东西备齐,主要是神行马甲得绑在腿上。

    他告诉家里,自己晚上有应酬,堂而皇之的出了门。

    大奔这次一路前往马四镇,进到镇子里已经是下午五点,按照雷达地图,很容易确定海门山的位置。沿路开了过去,然而没走多久,张禹突然感觉不对,好像有一辆车一直在跟踪自己。

    他转头向后看去,距离自己的车不远不近,有一辆黑色的桑塔纳。因为距离的缘故,也不看清车内到底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朝偏僻点的地方开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司机马上答应。

    海门山是在农村,一路前往,已经够偏僻的了。现在他们走的路,都已经不是柏油路了。说句实在话,还能怎么个偏僻呀。

    车子是一片苞米地,在中间有一条过道,司机干脆朝这里开去。张禹留意观察后面,果不其然,当他们穿过一半苞米地的时候,那辆黑色的桑塔纳也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一下,张禹能够确定对方是在跟着他。

    “过了苞米地之后,向右侧拐,然后停车。”张禹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大奔很快过了苞米地,司机按照吩咐,拐过去之后,马上停车。

    张禹拉开车门,下车等着,手里已然抓出一把铜钱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黑色的桑塔纳也开出苞米地,跟着就往右拐,“刹”地一声,停了下来。还真别说,开车的司机水平着实不错,以大奔停的位置,换做一般的司机拐过去,估计直接就追尾了。

    张禹的一双眼睛紧盯着桑塔纳的驾驶室,里面是个女司机,还挺眼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