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42章 上门
    “师父!吓死我了......这个雷太吓人了......纯是天雷啊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才一从药房出来,就听到香樟树的哭喊声。

    听得出来,刚刚的雷声把这小子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会避雷吗?怕什么呀?”张禹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避雷是避雷......但是心里也没底啊......万一避不开呢......”香樟树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没劈你么,看把你吓得。”张禹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知道,只要听到打雷的声音,我心里就发毛。万一被打中了,我就没了......”香樟树哭道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没事就好,等我给你浇点水......”张禹说着,突然发现香樟树身上的伤没了,好奇地说道:“你身上的伤呢?我记得昨晚挺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别说,真是天降甘霖呀......淋了雨之后,我身上的伤很快就好了......师父,你这不也是么......”香樟树有点小兴奋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,确实是天降甘霖。”张禹说这话的时候,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自己晚上没淋雨,光巫山**去了。不过真别说,效果也是相当的棒。张禹甚至都冒出来一个念头,要是再受伤什么的,就去找夏月婵啪啪,太管用了。

    这功夫,前院已经充斥着弟子们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是怎么回事呀?”“锅怎么都被劈了!”“这可怎么办?”“还得救人呢。”“是呀。师父呢?”......

    听到他们的声音,张禹说道:“我到前面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就快步冲到前院。

    一到前面,他就看到弟子们全都站在院内,原本院子中摆着九口超大的铁锅,现在可好,都被劈的稀巴烂,变成了破铜烂铁。

    众人一见到张禹出来,连忙喊道:“师父,你看怎么办呀?”“刚刚的雷把锅给劈碎了。”“不是说今天救人么。现在如何是好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看到这一幕,也是皱眉,原本的天降甘霖配上蓝色的符纸和药物,绝对能够将光明镇一带的疫情扑灭。现在可好,竟然被雷给劈了。

    他抬头望向天际,这个雷来的好像没有什么征兆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,是有人故意捣乱,用引雷术给劈的?”张禹的心中冒出这么一个念头。

    毕竟昨天晚上已经有人前来捣乱,甚至想要干掉他。

    他不难确定对方的来头,都是岛国人。而自己跟岛国人无冤无仇的,对方为什么要来此跟自己为难?

    也是因为昨晚受伤,又情况紧急,他没有细想过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眼下药锅又被劈了,这会是何人的手笔?

    如果说也是岛国人,目的是什么?难道就是为了阻止自己救人?

    “不对......”突然间,张禹又发现了一个问题。

    刚刚虽然和夏月婵抱在一起,但并没有做别的,如果有人在左近使用引雷术,自己不可能发现不了。

    引雷术要想劈的准,距离目标不能太远,否则的话,根本劈不了这么准!

    “难道是天雷?”张禹心下再次嘀咕。

    如果是天雷,劈这些锅干什么?难道说老天爷想阻止自己救人,应该不太可能吧?但他记得刚刚香樟树说过,这个是纯天雷啊。

    要知道,自己昨天用了拜表咒,道祖降下神力,要是老天爷不同意自己救人,那道祖也不可能赐下神力。

    这个环节,张禹有点想不通,迟疑了一下,还是决定先干正事。他马上说道:“家里好像还有锅吧,把所有的锅都给拿出来。重新架锅配药,我这就生火熬药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“好!”......

    弟子们赶紧答应,这次为了救人,可是准备了不少大锅。

    将劈碎的锅给收拾走,众人又重新架了锅。张禹去后院从香樟树的身上拽了不少树枝,这令香樟木又委屈地哭了一阵子。

    他用聚火符将火点燃,因为用的是香樟木的树枝,哪怕天上还下着小雨,也无法将火浇灭。

    九张蓝色的瘟符,张禹还没用呢,这是要等药熬好之后再放进去。这不禁让张禹有点庆幸,好在瘟符还在,锅被劈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    十点钟的时候,一列车队朝无当道观开来。

    一辆写着“指挥车”三个字的两层大巴,周边都是警车护卫。

    大巴在道观外停下,区领导门陆续下车。张禹已经接到了通知,眼下摔着弟子们在门口等着。

    见面之后,张禹打了个揖手,高声说道:“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张清风、李明月、王杰等人也都跟着喊道:“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“张会长,幸会幸会。昨天不是说好了,今天病人都到道观就诊,不知道你们这边有没有准备好。”唐区长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毕竟张禹的身份不仅仅是无当道观的方丈,如果光是这个身份,根本就不够看。他还是无当集团的董事长,镇海市道教协会的副会长。

    所以,在一定程度上,张禹的身份可是不低的。要不然的话,唐区长也不可能答应让张禹负责治病,哪怕是付森博和温琼之间的争斗,但起码得靠谱。道教协会的副会长,可以说起了关键的作用。

    张禹自信地说道:“已经准备好了,诸位请进。”

    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。

    唐区长率先而入,跟着是温琼、付森博等人。温琼朝张禹点了点头,目光之中既是期待,又是感激。付森博走在温琼的后面,他见到张禹,则是微微一笑,说道:“张会长,这次就有劳你们无当道观了,我在这里先代光明镇的百姓谢谢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。”张禹谦逊地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张禹也知道,这家伙不是什么好东西。

    锅里的药,现在已经煮好,张禹给区领导安排了位置就坐,都是在大殿的门口。周边有警察维持秩序,可以说门里门外都是。

    道观准备了大量的一次性纸杯,所有的弟子都在大锅旁边等待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推移,雨势在十一点的时候停歇。快到十二点的时候,院子外就响起了汽车的轰鸣声,听声音,来的车很大,而且还不少。

    一点没错,这次光明镇一带的患者可不少,能两三千之众。光是装病人的大巴就不少。大巴陆续停下,按照次序,第一辆大巴患者先先下车,排队进入道观。

    张禹是陪坐在大殿门口的位置,付森博见病人进来,当即问道:“张会长,不知道你这个药喝了之后,多久能够见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