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39章 还得继续
    听到孙昭奕的声音,张禹和夏月婵都是心头一紧,二人互视一下,然后蹑手蹑脚的朝孙昭奕的房间走去。夏月婵下意识地抓住张禹的胳膊,挡住自己的半边身子,看那样子,就好像是干了坏事的孩子。

    不过话回来,二人刚刚真的没干好事。

    张禹就算是宗主,可他也尴尬呀,在大殿里跟人家那个啥,饶是脸皮再厚,也不好意思啊。

    走到孙昭奕的床边,张禹舔着脸说道:“太师叔,找我们有事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说话。”孙昭奕背着身子,声音十分的平和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轻轻点头,跟夏月婵一起进到孙昭奕的房间。

    这时候,房间的窗户也关上了。

    二人进屋,孙昭奕正抱着大兔子盘膝坐在炕头上,张禹的脸上是尴尬地笑容,夏月婵更是满脸的难为情。瞧那模样,活脱脱一个刚跟情郎幽会过的邻家小妹。

    “你们俩在殿内做的好事呀......”孙昭奕突然感慨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太师叔......这事都怪我......那个......”张禹赶紧解释,毕竟干这种事,在哪不成呀,偏偏在大殿里,这算什么,好说不好听啊。不过他的表现着实有些不打自招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方丈,我没有责怪的意思......”孙昭奕和蔼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话头不对,其实想想也是,在无当道观还有谁比自己大呀。但他听得出来,孙昭奕话中有话,他马上问道:“那太师叔的话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“方丈,我先问你个问题,为什么巫舞要一男一女,男唱女跳?”孙昭奕平和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听我师父说,这好像是规矩,男的唱,女的跳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孙昭奕轻轻摇头,“规矩是规矩,男的唱女的跳,可是之所以有这个规矩,那也是有原因的。巫舞之中,一男一女,男女之间的关系都是夫妻。因为只有是夫妻,才能做到心神交流,天人合一的境界。哪怕是巫舞的二人之前不是夫妻,在巫舞的交流中也会情不自禁地对对方生出好难,进而难以自持,做出男欢女爱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是这样呀......我说怎么就迷迷糊糊的......把持不住了......”张禹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夏月婵红着脸,低着头,一声也不敢吭。不过她也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,就如同第一次张禹给她吹曲子听的时候,她在梦中轻舞,就再也无法忘记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她以前对男人虽然不反感,却也好感不多。张禹是唯一一个让她难以自禁的。

    “莫说是你们了,哪怕是巫祖也难以把持。就如上古时代的伏羲、女娲,二人本是兄妹,却因为巫舞的搭配,而情迷其中。”孙昭奕又是感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师叔,你这么说的话,我就明白了......”张禹又是舔着脸说道:“不过......你刚刚说我们俩干了好事......这个......呵呵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俩刚刚真的做的很好,竟然达到了天人合一的境界,令天降甘霖,这几乎已经算是巫术的最高境界。当然是好事了。”孙昭奕淡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哈。”张禹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过听外面的雨势,似乎难以持久,你们两个也别耽误时间了.....去药房吧......就别在偏殿了......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药房做什么?”张禹似懂非懂。

    “继续做刚刚的事情......起码得让雨水持续要明天中午......”孙昭奕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张禹和夏月婵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。

    夏月婵的脸涨的跟大红布一样,干脆躲到张禹的身后。

    张禹尴尬地说道:“必须得这么做吗?”

    “你继续唱,她继续跳,也可以。你们俩自己看着办,不过记住,别让雨停了。我叮嘱的就是这个。”孙昭奕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赶紧去忙吧。”孙昭奕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好......”张禹硬了头皮应了一声,明明也是好事,怎么就感觉那么别扭呢。

    张禹拉着夏月婵出了房间,去到另一侧的厢房,也就是药房。

    药房之中,一侧是药柜,一侧火炕,倒是也有被褥窗帘。一般没人在这屋住,就是上次杨颖和方彤受伤的时候睡在这里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到炕上,夏月婵偷眼看向张禹,满脸的羞臊。刚刚也算是偷摸的了,结果还让人发现了,现在又继续,实在是丢死人了。

    张禹也难为情地看着她,低声说道:“咱俩是跳呀,还是刚刚那样啊......”

    夏月婵嗔怪地看了他一眼,咬了咬嘴唇,扭捏地说道:“你问我干什么......我又不懂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明白,你说的算吧,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。

    眼瞧着夏月婵娇羞无限的样子,媚眼含情,欲拒还羞,有着说不出来的迷人。

    女人有的时候就是这样,没跟男人发生关系的时候,还很是理智,可当发生了之后,特别是在这种情况下,对方又是自己心爱的人,简直是就变成一只温顺的小绵羊。

    张禹看到她那副俏丽的模样,实在是有点把持不住。这要不是在道观,估计已经动手了。奈何孙昭奕的耳朵太灵了,刚刚在大殿里肯定是被听到了,就在人家耳朵底下干这事,脸皮得有多厚啊。

    他迟疑了半晌,也没说出一句话来。

    倒是夏月婵,见他不出声,突然又很是委屈地说道:“刚刚跳了那么久挺累的......穿的裤子不太得劲,而且......鞋也不太舒服......要不然,你先给我按摩一下......好不好......”

    两个人刚刚真的是属于一时情迷,迷迷糊糊的就把好事做成了。

    可是眼下,真让二人直接脱衣服做那个,谁也不好意思。和大多数的女人一样,在让她脱衣服之前,你得给她一个合理的借口,也就是台阶。到最后,说白就是,我是被动的,对方太过那个啥,我没把持住。

    奈何张禹没干过哄女孩上床的事儿,像鲍佳音呀,方彤呀,都是十分主动。也就跟杨颖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所以在情商方面,张禹的情商是比不上自己的智商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