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27章 救所有的人
    听王杰说太师叔要见他,张禹知道很有可能是跟道观里的禽流感有关,也不清楚后院的三位怎么样。

    他立刻朝后院走去,同时心中也在琢磨,用什么方法治疗比较好。他隐隐意识到,禽流感属于新的名词,其实说白了应该也是一种传染病,跟瘟疫差不多。

    如果用瘟符配合药物治疗,估计能有效果。

    琢磨的功夫,人已经进了后院。今天的潘胜没有扎马步,而是在那里拿大顶呢,大白兔蹲在他的面前,似乎对他的动作很好奇。欧阳艳艳也没糖炒栗子,而是在盘膝打坐。

    张禹着急,也没打扰他俩,直接进到孙昭奕的静室。

    孙昭奕静静地坐在炕上,听到脚步声,连看都不用看,就直接说道:“宗主,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太师叔,王杰说你找我有事,是什么事呀?”张禹客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道观里的人都患了禽流感,这是你应该知道了吧?”孙昭奕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想到办法治疗他们了吗?”孙昭奕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考虑了一下,禽流感有可能也算是瘟疫的一种,用瘟符配合药物,或许能够治疗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孙昭奕点了点头,说道:“我给王杰把过脉了,如果用瘟符治疗轻度的病患,应该可行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她突然昂起头来,叹息一声,又道:“但是,如果治疗重症,普通的瘟符恐怕就不行了。特别是道观里的那些孩子,虽然我没给他们把脉,可从他们的咳嗽声中,我能感觉到他们的症状很严重。想要治愈,起码需要金色的符纸才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登时一惊,金色的符纸,说起来容易,但自己现在手里头一张也没有。

    张禹说道:“太师叔,我现在手里根本没有金色的符纸,好在我还有不少功德,这就赶去白眉宫,都给他换了。”

    孙昭奕轻轻摇头,说道:“宗主,你想的太容易了。且不说白眉宫能不能让你换这么多金色的符纸,就算是你拿到了,其实也不过杯水车薪。你自己的功力,你自己应该清楚,一次能画出几张金色的符纸来,又能救几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那也只能先救一个是一个了。太师叔,你还有什么好的办法吗?”

    “办法倒是有,只不过......”孙昭奕说到这里,突然用鼻子使劲嗅了嗅,跟着说道:“你身上是不是有一件很厉害的尸修法器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,是一条项链。”张禹从兜里将那条红宝石项链给掏了出来,直接递给孙昭奕,“太师叔你过目......”

    这话说完,他才反应过来,孙昭奕也过不了目。

    孙昭奕伸手接过,片刻之后,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,说道:“这可真是一件宝贝......好厉害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她又不自禁地点了点头,接着才道:“这东西你是从哪弄来的?”

    “我那天去赌木,弄了三棵雷劈木,打算带回来的时候,接到了王小楠的电话,说她女儿生病了......”张禹也不隐瞒,当下就将聂倩的事情,以及得到项链,找到三家河的事情,一五一十的全都说了一遍。就连最后的《天一迷图》和海门山、天堂桥的事情也都没有隐瞒。

    听完张禹的讲述,孙昭奕再次倒吸一口凉气,沉吟一声,“天一迷图......”

    “太师叔,你也知道天一迷图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孙昭奕轻轻点头,“听说过。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那是一件什么样的东西,到底有什么用,我看很多人都想要得到它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一迷图到底有什么用,其实就跟它的名字一样,是一个谜。传闻有很多,有人说是藏宝图,有人说此图有很强的气运,也有人说这是修炼的法门。”孙昭奕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管这个了......咱还是说正事吧。太师叔,你说治疗的办法,到底是什么样的?”张禹也知道,现在救人要紧,门下弟子都什么样了,不赶紧医治,容易灭门。

    “用金色的符纸,实在杯水车薪,所以最好的办法还是用蓝色的符纸。”孙昭奕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蓝色的......那不比金色的更加难画......”张禹诧异啊。

    “难画是难画,但我估计,只需要十张就够了。”孙昭奕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十张?”张禹又一次诧异,“太师叔......十张也不少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说的十张,并不是让你仅仅救道观的人,而是救光明镇一带所有的人。”孙昭奕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眼下禽流感肆虐,光明镇一带好些人都被传染,所以现在,你要治的不仅仅是道观里的人,而是所有。”

    “所有的人......”张禹迟疑了一下,郑重点头,“太师叔,我明白了。不过凭我一己之力,只怕难以做到,我现在就去白眉宫换取蓝色的符纸,并且请袁真人相助。一定能够治好所有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不......”孙昭奕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太师叔,这什么意思?”张禹不解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去白眉宫,就凭你一己之力!”孙昭奕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凭我一己之力......”张禹为难地说道:“我现在没有蓝色的符纸,而且凭我的修为,就算是有,恐怕也画不出来那么多蓝色的符纸呀!”

    “人都是有私心的,修道之人同样如此。一旦你去了白眉宫,那济世救人的名声就会落到白眉宫的身上,跟你一点关系也没有了。同样,在这之中,你也会出力不少!他是大派,咱们是小派,只要白眉宫一来,所有人都会认定是白眉宫的功劳了。所以,你必须自己来!符纸的问题,你不是说已经得到三棵雷劈木了么,足够你炼制很多符纸。至于说你的修为不够,届时我会助你一臂之力的!”孙昭奕十分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张禹重重点头。

    孙昭奕话中的意思,张禹听的也很明白,这次不仅仅是救人,同样也是布道的大好机会。上次修理刘仙姑,不过是小小的传播名声,要是这次能够治愈禽流感,救更多人的性命,估计无当道观的名头一定能够响彻整个光明镇。同样,这也是自己修为的一次大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