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18章 尹大龙
    张禹扶着老妇人来到了院门前。

    院门是敞开的,里面有一栋大瓦房,但是没有开灯,黑乎乎的一片。

    月色下,院子左侧拴着一条黑狗,黑狗来回的转圈,不停地吠叫,显得很是不安。

    “大黑,别老叫了。”老妇人看了黑狗一眼。

    “汪汪……”黑狗叫了两声,跟着打量了张禹一番。

    先前还不安生的它,突然老实地在地上一趴,仿佛是一下子踏实了。

    “这才乖么,天天瞎叫唤,还让不让人睡觉了。”老妇人埋怨了一句,然后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来到了瓦房门口,她家房门拉开。

    不等她拉开房门的时候,张禹就闻到了一股尸臭味,等房门拉开,这股味道更重,远胜于聂倩身上的味道。

    如此臭味,张禹不信老妇人闻不到,他故意问道:“大姨,你家里怎么这么臭?”

    “昨天就有点臭,今天就更臭了。好像是从大龙身上发出来的,我问他,他还不告诉我。傍晚的时候,他更怪了,告诉我,他快要死了……我不让他瞎说,他反而把我撵出了家门……”老太太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点头,说道:“那他现在在不在家,怎么也不开灯?”

    “应该在家吧……大龙、大龙……”老妇人喊了几声,走进了家门。

    张禹这次没扶她,而是小心戒备。

    老妇人一进门,就拉了边上的灯绳。这是堂屋,比较宽敞,在日光灯的照射下,十分明亮。

    张禹这才跨步而入,左右两侧是卧室,很明显,右侧卧室内的臭味极重。他指了指那个房间,说道:“这是龙哥的房间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的……大龙、大龙……”老妇人说着,人已经来到右侧房间的门口。

    房间没有关门,张禹能够真切地感觉到里面没有人。

    老妇人先进去拉了灯绳,随即急切地叫了起来,“大龙……人哪去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跟了过去,往里面一瞧,果然没人。房间的窗户上,挂着厚厚的黑色麻布,仿佛是担心阳光射进来。

    这个房间内的尸臭味更重,特别是在炕上,张禹都能看到红色和白色交织在一起的脓血。

    在炕梢那里,放着一张纸,上面压着一支笔。

    “大龙哪去了!人怎么不见了……”老妇人慌了,人跟着出了房间,朝对面的卧室跑去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跟过去,而是来到炕梢,看向那张纸。

    在这张纸上,七扭八歪的写着一些字,甚至在纸上还沾有脓血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张禹安息一口凉气,也是艺高人胆大,他伸手将纸给拿了起来。

    只见上面写的是:妈,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我已经走了。是我对不起你,也对不起爹。你不要再找我了,我给你留了一笔钱,就在你房间的被罩里。好好生活,儿子不孝。

    内容很简单,可张禹看得出来,这人在写字的时候,手都在颤抖,也不知是太过伤感,还是怎样。除了有脓血之外,上面还有眼泪。

    “大龙!大龙……”老妇人焦急地喊着,现在重新进到这个房间,“大龙不见了,也不知道他上哪去了……怎么办……怎么办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去找他!”张禹郑重地说了一声,跟着就快步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尹大龙现在的情况很严重,只怕就快死了。为什么会这样,张禹不敢肯定,但有一点可以确定,那就是跟那条项链有关。

    出了堂屋,张禹四下瞧了一眼,自己也没带八字寻命盘,想要这么找到尹大龙,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当他的目光落到那条狗的身上时,马上冒出了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他几步抢到大黑狗的旁边,黑狗一下子站起了起来,但并没有像张禹攻击的意思。张禹解开它的绳子,说道:“希望你能听懂我的话,想要救你的主人,就带着我去找他!”

    “汪汪……”大黑狗叫唤两声,直接朝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怠慢,快步追了出去。

    老妇人看的是莫名其妙,只管大哭,“大龙、大龙……你去哪了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跟着大黑狗朝斜刺里跑去,穿过一片稻田,依稀能够看到前面有一条河。

    这里叫作三家河,肯定是要有河的,有远处看,皎洁的月光映入水中,很是好看。

    未几,当张禹离近之时,已然能够看到河边好像有一个人影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……汪汪汪……”大黑狗开始疯狂的吠叫。

    河边的人影听到叫声之时,一下子回过了身子,“大黑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听到他的声音,赶紧喊道:“尹大龙!你别跳河!我能救你!”

    那人听到张禹的声音,更是一愣,这档口,大黑已经来到了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尹大龙有气无力地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    “能救你的人!”张禹说着,已经跑到尹大龙的面前。

    他能清楚地闻到那浓郁的尸臭味,臭味之重,远胜于聂倩身上的味道。就跟小翁山篱笆院里面的味道差不多。

    再看眼前的尹大龙,月光下,他脸色发青,还有些溃烂,从里面淌出来好多脓血。那模样别提有多骇人,也就是张禹吧,换做一般人,估计都得吓个半死。

    他没有穿上衣,身上不说是千疮百孔也差不多,烂的那叫一个不像样子。估计死了几个月的身上,身上的溃烂也就是这个样子。

    说他是鬼,都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能救我?”尹大龙明显不信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的右手抓住了左胸的位置,看得出来,他的手在颤抖,好像是要抓痒,却又不太敢下手。

    “汪汪汪……”大黑狗叫了几声,朝张禹摇了摇尾巴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应该没有问题。”张禹说着,从兜里掏出来一张辟邪符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下,辟邪符直接自燃,化作纸灰。

    尹大龙明显一惊,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将纸灰递给他,说道:“先把这个吃了,身上就不痒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能管用么……”尹大龙多少有点不信,可是张禹那一手,着实惊世骇俗,让人不得不信。

    他伸出手来,在他的手上满是脓血,张禹将纸灰放到他的掌心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”尹大龙登时痛呼一声,手掌之上,竟然冒出来一团青烟。

    不过这家伙倒也硬朗,没有撒手扔掉,而是说道:“痛快……”

    随即,他一张嘴,就把纸灰塞进了嘴里,吞了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