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20章 铜镜
    “那个石门后面有什么东西?”张禹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看着尹大龙惊悚的表情,张禹可以肯定,尹大龙会变成这样,必然是跟石门后面遇到的东西有关。

    “我慢慢的走过去……我当时的心理,真的是好紧张、好紧张……当我走到石门那里的时候,发现那里是一间石室……这间石室里面,竟然点着灯,就想古代电视里面的那种灯,好带着红色的灯罩……那里装饰的好像是一个女人的卧室,有床,还有梳妆台,在梳妆台的上面,放着一面铜镜……别的东西,我不知道值不值钱,但我估摸着,那面铜镜肯定是古董……不过,我也不敢马上进去,我在外面观察了很久,确定里面再没有别的,我才壮着胆走了进去……当时我的目标就是梳妆台上的铜镜,可当我看到那面镜子的时候……我、我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尹大龙的脸都扭曲变形,仿佛是回忆起更为恐怖的一幕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马上追问,他要等尹大龙从恐怖中缓过来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一分钟,尹大龙才勉强缓过来,他战战兢兢地说道:“我看到……在铜镜里面的影子是一个满身溃烂的尸体……就、就像我现在这个样子…….啊……”

    这一刻,尹大龙恐惧的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你在镜子里看到的是你现在的样子……”张禹惊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、没错……当时我还以为见到了鬼,吓得我掉头就跑……我一口气跑到了洞口,死命的往上爬……爬出来之后……我就坐在地上,半天都站不起来……等我缓过来之后,我才回家,再也不敢下去了……可没想到,就从那天晚上开始,我的身上就开始发生了变化……开始怕光,身上奇痒,只要伸手一挠,就会挠下来一层皮……挠破的地方开始溃烂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真的是生不如死……其实我自己也知道,我自己快要死了……”尹大龙痛苦地说道。

    就尹大龙现在的样子,跟鬼已经没有什么区别了,身上溃烂,流着脓血,也就是他张禹胆子大,换做别人,不被吓死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如此模样,尹大龙在镜子里看到的那一刻,哪能不害怕,哪能不恐惧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也不禁为之好奇起来,天下间竟然还会有这种东西,简直叫人意想不到。

    他能够确定,那面镜子必然是一间法器。当然,这个法器是用来害人的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尹大龙,所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,你冒险做出这种事情,其实也能够理解。毕竟人不仅仅是爱财,同样也充满了好奇心。你最后给你母亲留的那封信,也算你是个孝子,加上我先前答应过你,会救你一命,那我就一定会救你。但我希望,你在大难不死之后,能够好好做人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做人……”尹大龙说着,‘扑通’一声,跪倒在地。

    他现在已经相信,张禹是有本事救他的。认为刚刚在吃下符灰之后,他到现在身上也没痒过。

    “咱们现在去找个清静没人的地方等待天亮,你的身体怕光,可想要救命,就必须接受阳光,只有阳光才能救你。咱们走吧。”张禹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、好……”尹大龙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他马上带路,可没走几步,他又说道:“大黑,你赶紧回家,别让我妈到处找我。回家!回家!”

    那大黑狗还真通灵性,能听得懂回家的意思,它立刻朝家的方向奔去。

    在大黑狗走回,尹大龙又继续赶路,沿着河边走了一里多地。

    “这个地方比较偏僻了,一般不会有人来。”尹大龙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说道:“你躺下吧。”

    尹大龙老实地躺在地上,张禹取出来一张镇尸符贴到他的额头之上。

    这一下,尹大龙就发现自己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……我的身子怎么动不了了……”尹大龙惊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你现在不完全是活人,你的身体多半算是尸体了。你躺在这里等着,当太阳出来之后,你会很痛苦,希望你能够坚持住,不要叫的太大声。一旦引来很多人,看到你不人不鬼的样子,那就不太好了。”张禹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、我知道……你放心好了,我什么苦都吃过……”尹大龙坚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等你接受暴晒,身子能动的时候,就说明你的命捡回来了。”张禹说完,盘膝坐在地上,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“谢谢……谢谢……”尹大龙感激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再出声,只是盘膝打坐。

    他现在虽然已经知道了红宝石项链的出处,却也不打算马上就赶过去。

    晚上下墓室,可不是什么好的时间段,盗墓贼之所以愿意那个时候去,为的是偷东西不被发现,不敢光明正大。而张禹又不是为了盗墓,没有必要大晚上的去冒险。赶着白天过去,相对而已,要比晚上安全多了。

    中州市。

    在国内有中原大地之称,历史上几个朝代在此建都。

    中州市的市郊,有一个很大的林场庄园,这里是木王乔家的产业。

    乔家虽然自家就有林场,可是同样也需要去外面采购。这是没有办法的,因为三十年前砍伐现象严重,乔家买的这片林场山地当年都被人砍得差不多了。后种植的树木也不可能长得特别快,这需要多少年的耕耘。

    一列车队呼啸地开往林场,在大卡车上,运着一棵棵的树木。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来,运输的这些树木都是被雷劈过的。

    车子来到林场庄园,从最前面的劳斯莱斯内出来两个人。年轻的正是五少爷,他身边的是杜叔。

    虽然是坐车回来的,五少爷却显得是风尘仆仆,不知道的,还要以为他也跟着扛木头了呢。

    他吩咐人将车上的雷劈木都给卸下来,一共十二棵。他的脸上,露出一丝得意,这一次简直是立了大功。

    “万植,回来了。”这时,庄园门内走出来的一个五旬长者。

    五少爷乔万植一看到来人,立刻笑着喊道:“爸,我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五旬长者正是五少爷的父亲,乔老爷子的三公子乔昆。

    乔昆几步来到儿子的面前,先是扫了一眼正从车上卸下来的雷劈木,跟着满意地说道:“这次干的不错,你一下子带回十二棵雷劈木的事儿,我已经跟你爷爷说过了。你爷爷很是高兴,等下就会亲自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爸,怎么能让爷爷出来看我呢,还是我进去见爷爷吧。”乔万植赶紧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爷爷说了,等下就带着全家人一起出来。咱们在外面等着就好。你这次干的不错,竟然一下子能采购到这么多雷劈木,真是给我长脸。走,带我去看看。”乔昆高兴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完,他拍了拍儿子的肩膀,父子俩一起朝后面的货车那里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