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14章 活尸
    见聂倩不出声,张禹缓缓地走到床边。聂怀波和王小楠都跟在后面,王小楠更是紧紧地抓住丈夫的胳膊。

    张禹轻轻地嗅了嗅,确定臭味就是在被窝里发出来的,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张辟邪符,跟着说道:“叔叔、阿姨,你们俩先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二人点头,一起退出房间。

    不过也没有走远,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床。

    张禹猛地去掀被子,不想小丫头竟然使着劲,张禹一下子竟然没有拉开。

    但就算聂倩的力气再大,怎么可能比得上张禹,张禹再一用力,这次不仅仅是把被子给拉了起来,连带着聂倩一并给拽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聂倩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    她跟着双手扑了过来,嘴里叫道:“把被子给我!”

    她的脸色青的厉害,眼圈也是发黑。见她扑来,张禹可不是王小楠,自然不会害怕,手中的辟邪符直接朝聂倩打去。

    “呀!”聂倩又是痛呼一声,身子跟着就朝床的另一侧滚去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人摔到床下,旋即缩到墙根底下。这个地方阳光照射不到,倒是能让小丫头舒服一些。

    张禹立刻绕了过去,聂倩见他过来,可怜巴巴地说道:“你别打我......别打我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别怕。”张禹温柔地说着,人来到聂倩的面前,从兜里掏出来镇尸符,朝聂倩的头顶拍了过去。

    镇尸符一贴到顶门,聂倩登时就不动了。

    王小楠和聂怀波站在外面,难免担心着急,看到这一幕,王小楠紧张地说道:“倩倩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他已经开始仔细打量起聂倩。

    聂倩穿着粉色的卡通睡衣,手脚露在外面,不过在她的手脚之色,此刻都生满了浅紫色的尸斑。

    如果说,这丫头要是躺在床上不动,光看这尸斑,都可以确定,人已经死好几天了。

    这一刻,张禹暗自唏嘘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紧跟着,他就发现在聂倩的脖颈上有一条项链,虽然没有触碰,但他能感觉到,这条项链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他立刻伸手从聂倩的脖颈上将项链摘了下来,项链通体冰凉,他跟着就能确定,在这之上充斥着浓郁的尸气。除了尸气之外,上面还有着一股古老的气息。最特别的是,在尸气之中,还带着一股灵气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张禹看着项链,对这件东西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他已然可以确定,聂倩之所以会变成这样,绝对是拜这条项链所赐。而这条项链,绝对是一件法器,只是这法器不该是人用的。

    如果是什么行尸、僵尸佩戴,那修为定然会大增。

    “叔叔、阿姨,倩倩的这条项链是哪来的?”张禹终于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昨天叶总送给倩倩的。”聂怀波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他又补充了一句,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    “倩倩会变成这样,应该就是因为这条项链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闻听此言,聂怀波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不仅是他,王小楠更是一惊,急切地叫道:“她、她为什么要害倩倩?”

    聂怀波更是脸色一变,喃喃地说道:“不可能啊......她、她......她不是那种人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马上说道:“叔叔、阿姨,现在也别这么说。如果说用这条项链来害倩倩,我觉得不太可能。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话怎么说?”聂怀波两口子不解。

    “不提这个,这话说起来就长了,还是先救倩倩要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因为如果实话实说的话,张禹怕吓到这两口子。而且,他也可以确定,不会有人用这种法宝来害人。

    要知道,当初纸道人养尸,还要喂以童男童女的血,耗时极长。而这条项链,不出张禹预料的话,怕是用不了两天,聂倩就能成为一个活尸高手。

    所谓活尸,跟行尸绝对是两回事,她拥有自己的思想,拥有自己的智商,不会被人控制。就跟潘胜的半人半尸差不多。到时候想要拿回项链,除非把她给打死。

    这种害人害己不讨好的事儿,估计没人做。

    张禹都有些庆幸,幸亏自己来得早,要不然的话,真等她变成活尸,麻烦就大了。

    他将把项链放到一边,随即伸手解开聂倩睡衣的纽扣。聂怀波两口子一惊,王小姐急切地说道:“这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情况严重,等下你们就知道了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因为刚刚看到了问题,聂怀波抓住妻子的胳膊,说道:“让小张给倩倩治病,咱们别打扰他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王小楠只能点头。

    两口子眼睁睁地瞧着张禹解开了聂倩的睡衣,甚至都将睡衣给脱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丫头本来肌肤很白,可是眼下却是淡紫色,遍体尸斑。

    张禹从兜里掏出来一包银针,取出来两支刺入聂倩的哑穴,以确保她发不出声来。紧接着,他轻轻一抱,就把聂倩抱回床上。

    才一上床,聂倩的脸上就露出痛苦的表情,呲牙咧嘴,可惜就是叫不出声来。

    看到女儿这般表情,王小楠和聂怀波一阵心疼。可他俩也看到了,女儿身上的颜色不对,只能忍着心疼,任由张禹治疗。

    张禹也不怠慢,跟着就去脱聂倩的睡裤。王小楠有心阻止,但咬了咬牙,还是没出声。

    聂丫头睡觉的时候,穿着睡衣睡裤,但是不穿文胸和小裤裤。这一脱下来,那毛发稀松的神秘地带就呈现在张禹眼前。

    当然,除了这个之上,聂倩的双腿之上,也满是尸斑。

    聂倩的脸上更为痛楚,张禹看了她一眼,略一迟疑,又道:“那条干净的毛巾进来。”

    王小楠不解其意,还是马上答应,很快就取来一条毛巾。

    张禹接过毛巾,过去就塞进了聂倩的嘴里,然后叮嘱道:“阿姨,你看着她点,别让她吐出来,咬了舌头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”王小楠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就绪,张禹猛地将窗帘拉开,中午明媚的阳光照入房间,令人觉得温暖。他又顺手将窗户给打开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聂倩仿佛冲到重创一般,鼻子里发出“呃呃”的声音,仿佛疼痛到极点。

    看到女儿这般,王小楠的眼泪都淌出来了。聂怀波也是心疼啊,可他知道,这是在救女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