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08章 奇怪的香樟木
    “张老弟,恭喜恭喜。”“恭喜恭喜。”“老弟可真是少年有为,运气爆棚呀。”“我真是从来没见过像老弟运气这么好的人啊。”......

    在场的众人,少不得要给张禹道喜,不少人的心中更是羡慕嫉妒恨。

    所谓人比人得死,这运气的差距,实在也太大了。大到让人都快失去生活的勇气了。

    张禹谈笑风生,朝众人拱手客气一番。

    跟着,他故意顺口问了一句,“咱们这里赌的雷劈木除了枣木、桃木、金丝楠木之外,还有没有其他的品种呀?”

    “其实差不多的树都能赌,但是在行里,枣木、桃木和金丝楠木的价值最高。再其次的话,就是香樟木了。”那位熊震岳第一个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没错,雷劈木大体上都值钱。”“不过也分三六九等,香樟木在雷劈木中,反正是仅次于金丝楠木的。”......其他的人,现在也不敢小瞧张禹了,在他们的眼里,张禹可是身价好几亿的人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是他们不知道张禹是无当集团的董事长。

    虽然张禹也上过报纸,但隔行如隔山,房地产行业里的人,大体上都认识他,玩木头的人,对于房地产的老板,就不是很关心了。

    “香樟木......”张禹故意沉吟一声,笑着说道:“听起来不错呀,是不是有香味的树?”

    “没错,确实有香味。”熊震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里什么地方有呀,也没看到,能不能就近带我去瞧瞧。”张禹咧着嘴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、没问题......”众人一致点头,其中也不乏林场的工作人员。

    当下,不少人就带着张禹前往香樟木的所在位置。他们同样也想看看,张禹的神奇会不会继续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前往的方向正好就是昨晚张禹路过的位置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就来到一片树林,周边不少的香樟木,其中有几棵也是被护栏围着。张禹记得那棵香樟树的号码,走到那棵树旁,故意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发现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号码没有问题,跟昨晚遇到的那个一样,周边也是阵阵清香,只是昨晚的时候,他能感觉到香樟树的身上散发着阵阵邪气。可是眼下,这棵香樟树跟普通的树,好像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见张禹停下,其他的人也都停下了。

    “老弟,怎么了?”“是呀,这棵树有主了。”......马上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咧嘴一笑,说道:“我觉得这棵树不错,或许能够赌出来,不知道这棵树是谁的,能不能转让给我?”

    “这棵树是谁的呀?”“不清楚呀。”“让管理员帮着查查。”......

    林场的工作人员对所有的树木号码都有登记,一查就能查到。

    可当查到这棵树的时候,却意外的发现了一个问题,那就是这棵树的号码没有登记。

    “这棵树没有登记......”工作人员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登记,没有登记怎么还有护栏呢?”“是呀,没有登记为什么会有护栏呢?”......不少人纳闷地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有可能是哪个干活的给弄错了。张先生,这棵香樟树的标价是二百万,如果你想要的话,正好没有登记,我们可以马上卖给你。”工作人员不失时机第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问题。”张禹直接点头。

    说这话的时候,他还打量着这个棵树,虽然眼下没了邪气,可整棵树都透着古怪。

    昨天晚上的一幕,他印象清楚,绝对不是做梦。尤其是现在,这棵树根本没有登记,竟然和那些有主的树一样。

    张禹这就跟林场签署了买卖合同,进行交接,从现在开始,这棵树就是张禹的了。

    忙完这些,一上午都过去了。众人下山吃饭,下午的时候,又开始赌木。

    这次他们赌的可不是雷劈木了,而是下面的树。主要是看树有没有烂心。只要没烂心,那就肯定能够大赚一笔,如果有烂心,那就认头赔钱吧。

    张禹的目标是黄花梨,想要确定是否烂心,对于别人来说,那是有难度的。对于张禹来说,随便敲两下,以他的六识,很容易就能听出来里面是不是实心的。

    他一口气选了二百棵黄花梨。这些树他不打算直接给砍掉,而是决定都给挖出来运走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各种黄色的符纸,需求量最大,现用现来买,那多费劲啊。干脆把树先给卖了,移栽到光明山上,用的时候再砍,那多方便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他还顺手帮了一下詹帅腾和詹帅飞,对于张禹的这一手,兄弟俩佩服的是五体投地。

    趁边上没人的时候,詹帅飞就小声说道:“张真人,您这手也太厉害了,我能不能拜您为师呀。”

    “拜我为师的话,那得当道士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詹帅飞马上皱眉。

    张禹又是哈哈一笑,说道:“入我门下的道士,是可以结婚生子的,全不耽误。”

    “那没问题。”詹帅飞登时来了精神,直接点头答应。

    “我也拜师。”“我也拜师。”詹帅腾和媳妇徐晓敏也都一起说道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的宗旨是有教无类,特别是自己还有戒天尺这件宝贝,所以对于收徒弟的态度,那是多多益善。

    不过,张禹还是说道:“想当我徒弟虽然不难,可想要修行,却并非你们想象的那么简单。起码来说,时间上面不会那么自由,你们还是先考虑好。毕竟现在你们什么也不懂,前期是要长期住在道观的,只怕你们会耽误不少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果然,詹帅腾两口子露出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詹帅腾才看向弟弟,说道:“要不然这样吧,你一个人就代表咱们全家吧。拜师的初期,好好学习......”

    一下午的时光,就这么度过,几个人一起回到酒店。

    拜师肯定是不能在这里的,得在道观正式举行,但是詹帅飞已经开始管张禹叫师父了。

    吃罢晚饭,各自回房休息。张禹现在的脑子里,都是那棵香樟树,他已经决定,今天晚上一定要去瞧瞧。当然,还得顺手将那三棵树也给劈了。

    可他在房间里没坐上五分钟,外面就响起了门铃声。一开门,毫无意外的是鲍佳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来怎么了?你今天是不是还得上山呀?”看来鲍佳音还是很了解他的。

    “这你都知道。”张禹咧嘴一笑,“你不会又要跟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才不去呢,担惊害怕的不说,还得淋的跟狗似的。”鲍佳音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现在过来干啥?”张禹不解。

    “我今晚睡你这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