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05章 装蒜
    伊甸园酒店。

    这是张禹他们下榻的酒店。

    因为距离林场也不是太远,这里依旧有雨。下车之后,二人和司机前后进到酒店。

    司机住在六楼,张禹和鲍佳音是住在七楼,分别是702和703房间。

    来到703门口,张禹掏出房卡将门打开,他也没招呼鲍佳音,直接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不想,鲍佳音后脚就跟了进去,反手关门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来我房间了,不怕让人看到呀。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大晚上的睡看呀。你看看我,都成落汤鸡了......”鲍佳音苦着脸说道:“我就寻思着遛个弯,结果可好,湿成这样了。我可没带换的衣服。”

    “这也不该我的事呀,我让你在车里等着。”张禹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你也没说会下雨呀。”鲍佳音一脸的不爽。

    说完这话,她直接拐进了浴室。

    进到浴室,她也没着急关门,一边脱衣服,一边没好气地说道:“打电话给服务台,让人送烘干机过来......把我的衣服烘干......”

    身上的红衬衫,黑色的窄裙,里面的文胸、内裤,一件件地撇了出来。

    都扔出来之后,浴室的门才关上。

    张禹的身上也都湿透了,打电话让服务台送烘干机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这里服务质量不错,很快就把烘干机给送上来了。张禹把自己的衣服,连带鲍佳音的衣服全都扔了进去。

    他到卧室里的卫生间内简单的洗了一下,便上床躺着。

    鲍佳音的速度也挺快,后脚就洗完进到卧室。她身上连条浴巾都没裹,光溜溜的进来,跟着就上床躺下,钻进了被窝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,你挺自觉呀,不是说以后都不躺一个床上了么。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废话,今晚还不是让你给害的。再者说,我都没嫌弃你,你竟然还跟我说这个。”鲍佳音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行,横竖你是律师,我说不过你,全是你有理。”张禹说完,拿起放在床头的烟点上一根。

    他刚抽了一口,鲍佳音就顺手给夺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真是服你了。”张禹又给自己点了一颗,二人躺在床上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鲍佳音说道:“是我服了你才对,你现在都好赶上活神仙了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夸奖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没夸你,是实话实说。又是下雨,又是打雷的......你现在真是让人大开眼界......对了,你还有啥本事,能不能一快都跟我说说,也让我见识见识。”鲍佳音在被窝里轻踹张禹一脚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本事,就这点,你都见识过了。”张禹低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谦虚起来了。”鲍佳音说完,将烟头掐灭,然后身子一侧,半边身子都压到张禹的身上。其中一只大白兔,经这一压,都变了形状。她随即又道:“今晚别碰我哈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没碰你,是你主动碰我的好不好。”张禹把烟头怼灭,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想抱着你睡觉。纯友谊,不许胡来。”鲍佳音说完,已经闭上了眼睛,开始享受这个男人的火热胸膛。

    她现在似乎习惯了跟这个男人躺在一起的感觉。

    张禹也觉得跟她在一起特别的轻松,请她轻轻地搂住,接着说道:“我有个事想让你帮我出出主意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鲍佳音懒洋洋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......”张禹当下,就把萧洁洁和方彤打赌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鲍佳音听了之后,忍不住说道:“好有这好事呢,艳福不浅呀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艳福,我都头疼着呢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可头疼的,主动送上门的,还不要名份,多好的事儿。该吃就吃呗,有啥客气的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萧叔叔那也是有头有脸的......我要是和萧洁洁这样,被人知道的话......说不过去啊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会不让人知道,要不然,你娶我当媳妇,你找多少个女人,我都睁眼闭眼。”鲍佳音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就省省吧。”张禹说了下嘴皮子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,你要娶我这媳妇,都偷着乐吧。不过吧,我也就是这么一说,咱俩还是适合当朋友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贴在一起,随便地聊着天,没有去做其他的,气氛十分的融洽。像是朋友,又像是夫妻,又像是情人。

    因为晚上没有做那种事情,二人起来的还挺早。七点多钟的时候,衣服也干了,穿戴整齐,一起下楼吃早饭。

    不过出门的时候,却是由张禹打头阵,以免被人看到。

    来到餐厅吃早饭,詹帅腾、詹帅飞、徐晓敏都在。一见到他俩到来,詹帅飞就忍不住问道:“真人,昨天晚上下大雨了,听说还打雷了。会不会是你买的两棵树被雷给劈了呀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我昨晚睡得早,也不知道这事。咱们吃了饭,上山看看不就清楚了。”张禹装模作样地说道。

    鲍佳音听了这话,不由得斜了张禹一眼,像是在说,你小子现在挺会演戏。

    简单地吃了早饭,几个人就一起前往林场。昨天一起上山的熊震岳等人都住在林场酒店,没跑这里住,不过到了山脚之后,却恰巧碰到了一起。

    众人彼此打了招呼,熊震岳就咧着嘴说道:“张老弟,昨天又是暴雨,又是闪电的,该不会真让你给说中了吧。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个我也不知道,还是先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也是,天晓得打雷劈到那棵树,咱们也不是神仙,上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熊震岳又道。

    他们正聚在一堆说着,后面响起了脚步声,像是有一大票人走过来。

    众人转头观瞧,跟着就见那位五少爷好似被众星捧月一般朝这里走来。

    “五少爷。”“五少爷。”......

    熊震岳等人也都主动打起招呼。

    五少爷得意地一笑,说道:“大伙都早呀。”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熊震岳边上的一个中年人说道:“五少爷,昨晚那雨可不小,还打了雷,也不知道是谁的树有福气。”

    “这谁知道呢。”五少爷仰着头,故作谦逊地说道。

    但谁都能看出来,他脸上的得意,颇有一股着当仁不让的气势。

    果然,五少爷旁边立刻响起吹捧的此言,“这还用说么,十有**就是五少爷的。”“可不是,有几个人能有木王的眼光。”“那是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这些人中,有的也赌了山上的雷劈木,希望五少爷一高兴能够告诉他们点窍门。有的则是口不对心,表面上吹捧这位五少爷,其实心中是希望自己养的树被劈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