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03章 人影
    夜半十一点多,一辆奔驰轿车在距离林场不远的墙边停下。

    张禹和鲍佳音坐在后排,二人刚刚先去了一趟张禹家,到了之后也没怎么逗留,张禹只是拿了一包东西就出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路程太远,等赶回来的时候,就这个点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车上等着,我过去一趟。”张禹说完,直接下车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鲍佳音跟着坐了能有八个小时的车,屁股都疼,目的就是为了看看张禹准备耍什么把戏。

    现在她哪能让张禹一个人走,立刻就跟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又跟着干啥?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,我坐车坐的脑袋都晕了。这么长时间,我图的啥呀,难道就是为了坐车玩。”鲍佳音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......咱们赶紧走吧......”张禹拎着包就往前走。

    鲍佳音跟在后面,很快就来到围墙那里。

    围墙并不是很高,不过两米,用来阻止偷偷砍伐树木的人,已然足够。

    张禹一抬手,先把包给丢了过去,随即就抓住了围墙的上沿,准备翻过去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不想,鲍佳音一把拉住了他。

    “又咋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过去了,那我呢?”鲍佳音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练瑜伽的么。”张禹当时一笑。

    “我练瑜伽,但是没练过翻墙。你先把我抱上去。”鲍佳音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只好先蹲下抱起鲍佳音的双腿,将她给举了起来。鲍佳音顺势上墙,往下看了一眼,有点发晕呀。

    原来,这围墙从外面看是两米高,但是里面有坡度,竟然能有三米多高。

    见鲍佳音不下去,张禹问道:“你等啥呢?”

    “你先下。”鲍佳音有点胆怯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么深跳下去,还不得把腿给摔断了,就算是有点男人性格,但终究是女人。

    张禹一抓墙头,跟着就跳到墙上。

    往下瞧了一眼,也没当回事,轻松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站到鲍佳音身前,伸开双臂,“下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这还差不多。”鲍佳音撇了撇嘴,向下一跳,张禹顺势接住,将她平平安安的放到地上。

    此刻站在围墙内,光线似乎要比在外面的时候暗淡的多。

    今夜晴空万里,月明星稀,晚风有些凉。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树木太多的缘故,月色下显得有好些影子。深更半夜来这种地方,一般胆小的人,心里难免发毛。

    张禹恍若无事,提起地上的包就往上走。鲍佳音连忙跟上,半步不敢离开张禹左右。

    密林深处,时不时的有凉风吹来,鲍佳音不自觉地贴向张禹,低声说道:“你、你大半夜的,跑这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上山溜达溜达,之前不是说过么。你不会是害怕了吧。”张禹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怕个屁!”鲍佳音横了他一眼,“这个世上还没有我害怕的事儿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贴的我这么近。”张禹故意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觉得有点凉......”鲍佳音赶紧解释。

    二人一路上山,因为走的不是正门,这条路并不熟悉,虽然也能上山,但给人一种陌生的萧瑟。

    越往上走,越让人觉得冷,渐渐终于快要来到山顶。

    “张禹......这地方怎么这么渗人呀......阴森森的......”鲍佳音的身子都不自觉地打起哆嗦,“这大晚上的,你跑到这里到底做什么?”

    说着,她下意识地挽住张禹的胳膊,或许这样,能够让她的胆子大一些。

    其实不仅仅是她,就连张禹现在也感觉到有点不对。

    周围虽然阴凉,但也属于山林中的正常反应。加上有的树中还有阴灵,就更不算什么了。可是眼下的林中,却有这一股淡淡的香味,香味之中,带着一股邪气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停下脚步,鲍佳音吓得赶紧停下,低声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你拿着这个。”张禹把手里的包递给了鲍佳音。

    鲍佳音接了过来,张禹用左手拉住她的手,跟着从兜里掏出来五张火符,一旦有事,就是火符开道。

    他拉着鲍佳音继续向上,鲍佳音见张禹这般,心中更是紧张,好在右手在张禹的掌心里,能够让人感觉到一些踏实。

    这一刻,鲍佳音发现张禹的手掌是那样的宽厚,仿佛能给人无尽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张禹顺着淡淡的香味上前,没走多远,便看到前面有一棵大树。

    借着月光,张禹隐隐认了出来,这是一棵香樟树。怪不得夜间散发出如此醉人的香味。

    这棵香樟树的外围同样也有护栏,上面挂着红色的布条。如此看来,此树也是让人给买下来了。

    香樟树并不在太师叔的计划之中,要的是黄花梨,金丝楠木和桃树、枣树。目前来看,雷劈枣木对张禹来说,还没有多大的用。

    只是这香樟木给张禹的感觉实在特别,不同于别的树。那些树都是带着阴气,这树上却是没有,满是邪气。

    张禹停在护栏外,观察了一下,微风之中,树叶刮得簌簌作响。其他的问题,倒是不见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鲍佳音有点担忧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咱们走吧。”张禹也不能无缘无故的把人家的树给烧掉,他拉着鲍佳音的手朝上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呼......呼......呼......”

    凉风森森!

    “嘎吱!”“嘎吱!”......

    在凉风的吹动下,树枝发出各种声音。

    往前走了几步,张禹突然觉得有些不对,因为在这一刻,他发现好像有双眼睛在背后盯着自己。

    他立刻转过头去,如此动作,将鲍佳音吓了一跳,心里打了个突,也跟着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只一回头,她就忍不住惊叫起来,“啊!有鬼!”

    原来,此时此刻,在树下有一个影子,影子看起来好像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扭过身子,举起手中的符纸,一双眸子,紧紧地盯着香樟木。

    香樟木并没有什么变化,枝叶随风轻摆。地上的那个影子,确实像人,但仔细看的话,还是树影。

    “别一惊一乍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的......刚刚那个影子......好像不是这个样子......真的是人影......”鲍佳音瑟瑟发抖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她的语气,像是生怕张禹不信她的话。

    “你是看花眼了吧。”张禹不以为然地说着,拉着鲍佳音直接就走。

    鲍佳音发现影子变了,其实张禹又何尝没有看到。先前的影子,确实是人影无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