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802章 转让
    “没准!哪有没准的呀。简直是大言不惭。”“可不是么。”“也别这么说,他有可能就是说嘴,你真让他买,他可能就不买了。”“没错,你看他才多大年纪啊,嘴上没毛办事不牢。”......

    周边的人,又都嚷了起来。声音之中,充满不屑和嘲讽。

    张禹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要不然的话,怎么继续往下忽悠。

    他咧嘴一笑,说道:“你们也别这么说,我对自己的人品和运气还是很有自信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运气说劈就劈呀!”“可不是么!”“要不然,你现在就买两棵树,给我们表演表演,也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好运。”“对对,你本事你就买两棵树,让我们见识一下你的好运。”......

    “成呀。”张禹马上笑道:“我听人说,雷劈枣木是最好的,也不知道这上面有没有了。要是没有现成的,有没有哪位大哥愿意转让呀?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的话!我这里养着两棵枣木,可以转让给你!”当即就有一个汉子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这有桃木!”“我这也有枣木。”......

    还真别说,起哄转让的人着实不少,一下子就有七八个愿意转让的。

    养雷劈木实在是有够积压资金,有的已经玩不起了。见张禹这么说,不管能不能转让出去,先试试看呗。至于说张禹喊出的口号,今晚能打雷,谁也不信。

    毕竟就算是打雷,怎么能那么巧就劈到你的树上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喊来詹帅飞,让他帮忙看看谁家的实惠,买上两棵。这里有一个叫孙宝德的,已经决定再也不赌雷劈木了,正愁手里的两棵枣树转让不出去呢。

    现在可好,有人要接盘,孙宝德干脆就按照当初买这两棵枣树的成本价转让给张禹。说实话,按照这两年的通货膨胀来算,孙宝德都已经算是赔钱了。

    林场的工作人员过来帮忙,办理转让手续,这种事情,在林场也是屡见不鲜。

    手续办好,就差签字了,张禹故意笑着说道:“孙哥,万一今晚打雷,把这两棵枣树给劈了,你可别后悔。”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不能后悔!”孙宝德立刻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他养的两棵枣树都挺粗的,直径能有六十公分,着实有些年头。所谓千年王八百年枣,枣树的寿命可是相当长的。

    这两棵大枣树养了两年多,也不见挨雷劈,早已经让他心灰意懒。因为是在山顶,位置不错,买的时候,价格当然不便宜。

    买入价是六百万一棵,赌的就是能不能被雷劈,如果挨雷劈了,起码能值两个亿。要是不挨雷劈,光是用木材做家具的话,或者是做枣木手串的话,也不见得太赔钱。毕竟市场上的枣木手串也得百八十块钱一条,这棵大枣树凭着年头,就算没被雷劈,做出来的手链也不能便宜了。再加上如此粗细,能加工多少条手链。

    孙宝德那是没工夫穷折腾,本钱卖了就好。拿着这笔资金在下面赌那种是否烂心的树。

    协议当众签署完毕,张禹看了看自己新买来的两棵大枣树,这两棵枣树,上面根本就没有阴气,只是大而已。

    他故作得意地说道:“雷劈枣木可要比雷劈桃木值钱多了!”

    说完这话,他还特地看向五少爷。

    那位五少爷露出一脸的不屑,淡淡地说道:“值不值钱,也得等先挨了雷劈再说,说嘴玩谁不会。在这里赌木的,都想着第二天一觉醒来,养着的枣树就被雷劈,哪有那么容易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明天看看不就知道了,不知道五少爷有没有兴趣,明天一起上山呢?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本我打算今天就走,既然你这么自信,那我就逗留一天,看看你到底是不是雷公下凡。”五少爷淡笑道。

    张禹见他答应留下,心中暗喜,又笑着说道:“要是我的枣木被雷劈了,到时候我一定卖给你一棵。”

    “等被雷劈了再说吧,话说的可真早呀,雁还没打下来呢,就研究起来怎么吃了。”五少爷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张禹不再多言,挑衅的工作已经到位,他跟着转身就朝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鲍佳音等人见他下山,也都随同下山。

    他们前脚一走,山上就热闹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孙,你这树今天算是转让出去了。”“其实也不舍得,可没办法。拿这笔钱还得到下面赌木,总比在这上面等着强。”“这是肯定的了,还今天这两棵树就能挨雷劈,鬼才信这话。”“不过这小子看起来挺自信的呀,会不会真这么准啊。”“真这么准的话,那就不玩嘴了。看看人家乔家,什么时候吹过。”“这倒是真的。”“一般有大本事的,谁能这样啊。”“那咱们明天上不上来看看。”“上来瞧瞧呗,看那小子有什么话说。”“刚赌木的人都这么想,以为一上来就能被雷劈中,时间长了,性子也就磨平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他们正议论着呢,就听“哐”地一声巨响。

    众人忙转头看去,原来是那棵雷劈桃木已经被劈倒在地。工人们继续处理树枝,然后才能将大桃树给搬下山。

    五少爷身边的中年人说道:“少爷,咱们今天还走不走了?”

    “暂时住上一晚。”五少爷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还真信那小子的话。”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信个屁!只是我想看看,那小子明天再怎么说。全当是看笑话了,闲着也是闲着。”五少爷笑道。

    张禹等人下山,鲍佳音几个人都不明白张禹这么做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虽然知道张禹有道法,可真的能够说打雷就打雷吗?

    还记得在刘仙姑家的时候,天上确实打了个雷,却也不知道这个雷是否跟张禹有关系。

    山脚就有酒店,毕竟赌木也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结束。

    但是张禹并不打算住在这边的酒店,而且前往镇上的酒店下榻。

    安顿下来,张禹就直接说道:“你们该休息就休息,我出去转转。”

    鲍佳音见他要走,连忙跟了上去,“我跟你走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溜达溜达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溜达。”鲍佳音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张禹这次出门,肯定是有所行动。鲍佳音虽然有着男人的性格,但她终究是女人,女人总是好奇的,所以她很想瞧瞧,张禹到底打算怎么做,那两棵树如何挨雷劈。

    张禹拿她没辙,只好带着她一起出门。上了大奔之后,张禹吩咐司机,咱们回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