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96章 望月
    张禹在伺候了杨颖和方彤吃饭之后,一个人上了楼上的天台。

    虽然那个中年人已经被干掉,心事算是了结,可张禹却根本睡不着。

    因为萧洁洁的事情,实在令人困扰。

    他躺到躺椅上,望着天上的月色,今天是十五,夜里的月亮很圆。

    这时,突然有脚步声响起,张禹忙转头看去,原来是老妈走了上来。

    “妈,已经来了。”张禹立刻打招唿。

    “你爹在那看什么《亮刀3》呢,一点也没意思,方涛演的那叫什么玩应呀,完全赶不上第一部的演员。你爹还看的没完,我就上来转悠转悠......”张母说着,人已经来到儿子旁边的躺椅那里。

    她顺势躺下,看向儿子,又道:“彤彤和小颖的手是怎么了,怎么这么巧,一起被碎玻璃扎成这样?”

    两个女人昨天白天和张禹一起出去,今天回来,手上就缠着纱布。虽然跟老爸老妈的解释是手让玻璃给扎了,老爸粗线条,自然不会多想,可老妈还是比较细心的。

    “就是一不小心,没什么大碍,不用担心。”张禹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不担心么......”老妈撇了撇嘴,跟着说道:“你怎么一个人躺在这里呀,是不是心情不好,有什么心事。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心事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骗谁呢?你说我肚子里钻出来的,身上有几根毛我都清楚,有没有心事,老娘还看不出来呀。”老妈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干笑一声,“其实也没什么大事。”

    “是不是因为白天来的那个萧洁洁呀?”老妈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。

    不等他接着说什么,老妈就道:“看来是没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算是吧。”张禹只好点头。

    “这丫头其实也不错,看得出来,她很喜欢你。要是可以的话......我倒是不反对她进咱们家门......”老妈说道。

    “妈,你跟我开玩笑呢......我都跟彤彤订婚了......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这事要是搁在以前,男人三妻四妾不是很平常么。我看那些大老板,私底下还不知道有多少小老婆呢。我儿子也不差哪,多找一两个算什么呀。”张母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我看......那个......”张禹支支吾吾的,也说不出来啥。

    “算了算了,你这孩子跟你爹一样,没有那么多花花心眼子。”张母咧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因为这样,才嫁给我爹的么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张母美滋滋地一笑,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妈,现在晚上天还凉,你别在这坐着呢,赶紧回屋歇着吧。陪我爹看电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这才刚上来,不能陪老妈说说话呀。”张母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然没问题。”张禹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有个事想要问你......你和小颖有没有发生点什么呀?”老妈突然这般问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登时一惊,连忙说道:“能发生什么呀,她是我小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怎么发现,你们俩看对方的眼神都不对呢。”老妈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么......很正常啊......”张禹心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妈我可是火眼金睛......”老妈先是得意地来了一句,跟着语重心长地说道:“你们俩小时候一起长大,也是青梅竹马。妈也知道你喜欢她,但有些事情,总不不能放到明面上。好在你们现在也不太回大牛屯,回去的时候注意点就好。”

    张母说完,站了起来,朝楼下走去。张禹陪着老妈下楼,在母亲回到房间之后,他则是朝楼下走去。真想不到呀,老妈果然是火眼金睛,自己和杨颖已经很注意了,竟然还是被发现了。

    但听老妈的口气,好像并不反对自己和杨颖在一起。只是这事不能让人知道。这样张禹松了口气,看来老妈真是开通。

    其实想想也是,知子莫若母,张禹和杨颖在镇海这么久,一直住在一块,过年的时候,张禹为了杨颖又那么冲动,能一点问题也没有么。

    作为过来人,老妈自然不难发现两个人日常的一些蛛丝马迹。就好似平常吃饭,张禹和杨颖因为心里发虚,怕被老妈看出来,互相都不太难看对方。越是这样,越是说明有鬼。

    刚刚试探一下,老妈就确定儿子和杨颖之间真的发生了什么。作为母亲,自然是向着自己的儿子,杨颖也不闹,跟方彤相处的这么好,老妈当然希望家庭和谐。只要他们年轻人快乐、开心就可以。

    可有些话,该嘱咐还是要嘱咐的,在镇海这边无所谓,千万不能让家里那边的人知道。甚至都不太方便让张禹的老爸知道。

    见老妈这么说,张禹先前担心,后来倒是美滋滋的了。事实证明,老妈真是太开明了。

    不过,今天有一件事,让他着实想不明白,就是那头大水牛,一个劲的瞎点什么头。

    小丫头之所以能冲动的答应,一来算是萧洁洁的激将法起了作用,二来也跟这家伙的点头有关。

    来到楼下,张禹牛棚方向走去,很快就见大水牛蹲在牛棚外面,扭着头去看天上的月亮,颇有点犀牛望月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又不是犀牛,正着看月亮就行了,用不着扭着头看,不累呀。”张禹走过去说道。

    大水牛听到他的声音,不屑地叱了一声,仍然扭着头看天上的月亮。

    张禹来到它的旁边,在草垛上坐下,也抬头看了看夜空中的月色,接着才道:“你今天一个劲的瞎点什么头呀?”

    “哞......”这一次,大水牛摇了摇头,像是在表示,老子不是瞎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萧洁洁说什么,你就点头,算是什么意思呀?”张禹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哞......”大水牛朝天上看去。

    “也是,你不会说话......”张禹轻轻皱眉,又道:“可你这么做是为了啥呀?难道说,想让萧洁洁进家门?”

    “哞!”大水牛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你这有点意思哈......”张禹笑着说道:“那你就敢保证,彤彤两个月之内怀不上孩子。”

    “哞!”大水牛又是点头。

    “连我都不敢保证呢,你就敢保证,有点意思哈。”张禹说着,在大水牛的脑袋上轻轻拍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哞、哞......”大水牛朝天叫唤了两声。

    “唉,你也不会说话,要是会说话就好了......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哞......”大水牛似乎有点失落地垂下头。

    “吃点草吧。”张禹抓起一把草,慢慢地喂大水牛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突然想到了鲍佳音。

    要是鲍佳音在该有多好,两个人还能聊一聊,或许还能帮自己出点什么馊主意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这不男不女的家伙,馊主意还是不少的。

    说来也巧,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