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89章 有毒!(第九更)
    “我知道,你现在一定很意外,我为什么在中了你的冥婚咒之后,还能够提前醒过来。”张禹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张禹提到冥婚咒,中年人就是一惊,他原本以为张禹不知道的,结果现在可好,竟然被张禹给点破了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知道我的冥婚咒?”中年人诧异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不想说出来真相,因为我怕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伤心!但是我知道,有些事情其实是不能隐瞒的!”张禹正色地说着,当说到最后的时候,他不自禁地转头看向殿内的杨颖和方彤。

    二女正一脸欣喜地看着他,见他转头,更是热泪盈眶。

    “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难道你早就知道你中的是冥婚咒......”中年人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,不仅仅只有一个人会圆光术,我同样也会。实话告诉你吧,其实那天萧洁洁约我去酒店的时候,我就已经发现有问题了。她在揪走我几根腋毛之后,就匆匆的走了,完全不符合正常的逻辑,所以我就认定,这里面必有原因。于是,我就用圆光术观察她,我看到她对着一个锦盒发呆,而那锦盒里摆放的东西,正是佛家配冥婚的道具!”张禹又是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听了这话,中年人不由得苦笑一声,摇头说道:“女人啊女人,真的是太愚蠢了!既然是演戏,就应该演全套......没错,这样一定会被你怀疑......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中年人瞪着眼睛说道:“既然你已经知道了,为什么你不阻止她?不对......你应该没中冥婚咒,不然的话,你根本醒不来......可是,明明生出来白菊花了......这里面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很明显,他现在已经懵逼了,完全不明白,为什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自以为是!我不清楚,当时萧洁洁将我俩的毛发收起来,将锦盒放到床下的一幕,你有没有看到。实话告诉你吧,萧洁洁没有你想的那么龌蹉,那个时候,她已经决定不靠这种手段了,而是决定正大光明的面对彤彤!”张禹有些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殿内的方彤听了这话,不由得一愣,实在不明白,为什么扯到自己的头上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她不打算按照我说的去做了!那她为什么后来又这么做了?我可是亲眼看到的!”中年人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是我让她这么做的!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让她这么做?为什么?难道你有什么法子抵御我的冥婚咒......不可能的......”中年人一脸的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“我当然没有把握抵御你的冥婚咒,所以我肯定不会让萧洁洁把我的腋毛和她的头发装进布偶里面。我只是让她准备了点狗毛,装进布偶里面。至于说,我为什么这么做,原因自然很简单,我可不希望有一个人经常用圆光术盯着我。这样的话,我会很不舒服。”这一刻,张禹的眼珠子也瞪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是说,你能感觉到我用圆光术观察你。而你做的一切,都是在演我,最终的目的就是让我现身!”中年人咬着牙,狠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点也没错!”张禹也恨得直咬牙,“在小翁山的时候,我就感觉到边上有一双眼睛在看着我,后来在浴室里,我又有了这种感觉。这几天我假装中了冥婚咒的时候,也时不时的会感觉到那双眼睛。所以,我可以肯定,你跟小翁山那个养尸的人,一定有关系!”

    “他是我的师兄......”中年人苦笑一声,接着说道:“张禹啊张禹,你可是真够狠的......这出苦肉计,谁都没看出来......连你的亲人,连你的爱人,都被你瞒得好惨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......”张禹也是苦笑起来,眼角竟然滚出泪珠,“还不是被你逼的!如果不把你引出来,你永远都会在背后算计我,算计我的亲人和朋友!与其被你一直惦记着,我也是无可奈何......我想他们会理解我的......而你么,今天晚上就是你的死期!”

    这也正是张禹痛楚的地方,刚刚在殿里,他是完全有知觉的,杨颖和方彤的话,他真切地听在耳朵里,心中是感动不已。而且,不仅仅是感动,还有痛心。

    他几次想要站起来,告诉杨颖和方彤,不要再继续放血了。奈何理智告诉他,对手就藏在不远的地方,很快就会露面。一旦发现自己醒了,势必远遁,敌明我暗,总是被这么一个高手盯着,哪怕他张禹自己本身没有危险,可是亲人、朋友呢?

    当然,张禹之前也是没有想到会演到这一步。本以为用了七星灯续命术就能把对方给引出来,谁曾想这家伙竟然还会狂风术,硬是将蜡烛给吹灭了。若不是知道计划的孙昭奕及时想出办法,这出戏都有点没法收场了。只是这个办法,属实残忍了点。

    张禹把话说到这里,手勐地向前一指,掌中的金钱剑直接脱手射出,直取对面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佛前金座,罗汉归为!喝!”

    见金钱剑射来,中年人勐地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那一声大喝,犹如狮啸山林,殿上的砖瓦被震得是簌簌作响,不少灰尘都随之落下。

    殿内站着的杨颖和方彤本已经元气大伤,听到这咆哮之声,身子一软,当场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张禹射出的金钱剑,更是直接顿在半空,距离中年人只有半米,却再也无法前进分毫。

    “狮子吼!”张禹大吃一惊。

    “喝!”中年人双掌合十,又是大喝一声,跟着双掌勐地一分,再看那金钱剑竟然被震荡开来,化作一枚枚铜钱,散落了一地。

    “张禹!既然如此,那你我今晚就一绝死战!”他跟着冷冷叫了起来,随手从腰间抽出一把软剑,身子也从地上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不想,他不起来还好,才一起来,就觉得脑子一阵眩晕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

    中年人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叫声,软剑脱手落地。这一刻,他才看到自己的右掌,手掌已然变成了黑色。

    “有毒......有毒......”他无力地说着,身子再一次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张禹缓缓地走了过去,他可以肯定,对方的唿吸很弱,随时都有可能毒气攻心而死。

    快到近前,他低头一瞧,中年人的脸色漆黑。不用猜,张禹也知道,中年人是中了欧阳艳艳的毒掌。

    在张禹第一次中毒的时候,好在是反应快,这才及时解毒,没有丢掉性命。可中年人中毒之后,光顾着张禹说话了,根本没发现自己已然中毒。

    “阿姨,你好厉害呀......”张禹看向欧阳艳艳那边,同时伸手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符纸。

    符纸立时点燃,张禹只是朝地上一丢,中年人的身上就满是烈火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他痛苦地叫了一声,便再也没了动静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