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83章 爱情的魔力
    张禹被萧洁洁拽掉几根腋毛,他倒是没放在心里。这种事,不过是孩子嬉戏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自己和华雨浓在一起的时候,还挠对方腋窝呢。

    可也就在这一刻,张禹的心头一颤,他突然感觉到,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窥视着这里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就跟上次在篱笆院外的时候一样,是那样的诡异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地左右瞧了瞧,这里绝不可能有第三个人,至于说监控什么,更不可能有,毕竟这里是浴室。在这里装监控,酒店就不用干了。

    但张禹完全能够确定,确实是有一双眼睛在看着他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一点没错,此时此刻,在郊区的一栋别墅中,那个身穿白色唐装的中年人,右手之上正闪现出来一个光镜。

    光镜之中,浮现着浴室之内的景象,张禹和萧洁洁就在其中。

    中年人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掌中的光镜也很快消失。

    “我说为什么这几天萧洁洁一直没有动作,原来是她弄不到张禹的毛发。这小子的头发那么短,想要弄到,确实也不容易,但她的办法还真不错,几根腋毛已然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看什么呢?”

    浴室中的萧洁洁见张禹四下张望,好像在找什么,不禁有点好奇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觉得这里的环境不错,挺优雅的。”张禹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环境也就一般吧,还有更好的呢,你要是喜欢,咱俩下次去好的地方洗。”萧洁洁露出了微笑。

    “那等我喊上方彤,咱们仨一起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叫她干什么呀,没劲。”说完,萧洁洁从浴池内走了出来,一只手攥着拳头,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不洗了。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洗了。一听你提到她,我就来气,进屋歇会。”萧洁洁说着,已经出了浴室。

    眼瞧着萧洁洁这么离开,张禹总觉得有哪里不对,可他又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他从浴池中站了起来,再一次四下打量。刚刚的那种被窥视的感觉已然不见。

    张禹又在浴室内坐了一会,萧洁洁重新进来,表示自己突然有事,得赶紧离开。

    这丫头再没有提擦背的事儿,一瞬间就好像变了个人,着实让人纳闷。不过这样也好,倒也让张禹松了口气,起码对于这个丫头来说,还有其他的事情忙碌。

    萧洁洁离开酒店,是直接开车回家。

    一到家里,自己的卧室,她就翻出那个锦盒,小心翼翼地从兜里取出来那几根张禹的腋毛。然后她从自己的头上拽了两根头发下来,就当她将锦盒打开之后,人却停住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知道她现在在想什么,过了良久,她竟然将自己的头发和张禹的腋毛用纸包在一起,放进了床头柜里。跟着又将锦盒给盖上,藏到床下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自己做的一切,没有人知道。可是这一幕,却被一个人看的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豪华别墅中的中年人用圆光术目睹了这一过程。当萧洁洁将锦盒放到床下时,他不禁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跟着在心中纳闷的嘀咕起来,“这丫头是什么意思,脑子里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这一刻,中年人不禁感叹一声,这可真是女人的心事你别猜,猜来猜去也猜不明白。

    不过他心中着急,恨不得这就打电话让萧洁洁把张禹的毛发马上放进布偶里。

    可他清楚,自己不能这么做。很显然,女人是一种极为多疑的生物,看来只能是顺其自然。

    中年人气定神闲地走到了观景露台之上,他给自己倒了杯红酒,一边晒着太阳,一边品酒。

    这种生活,十分的让人享受。过了一会,他从兜里掏出手机,拨了一个号码,电话接通之后,他只说了一句话,“你到露台见我。”

    没过片刻功夫,一个身穿豹纹比基尼,年纪能有二十出头的少女来到了露台之上。

    少女长发披肩,看起来很是乖巧可爱,不过她的膝盖上却是红红的,好像是经常跪着。一见到中年人,少女马上小心翼翼地说道:“老板,有什么吩咐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指了指自己的两腿之间,跟着躺到躺椅之上,再次抓起酒杯,放在嘴边抿了一口。

    少女十分的乖觉,她立刻跪下,膝行到中年人的身边,慢慢地拉下中年人的裤子,面颊凑了上去。

    中年人感觉到一股湿热的温暖,脸上露出满意之色,得意地笑了起来,“乖……真乖……”

    他又喝了口酒,心中跟着有些惆怅,暗自嘀咕起来,“师兄啊师兄,这种生活是多么的美妙……可是你呢,偏偏放着这种生活不去享受,一心要养那些东西……其实你死了,或许也是一种解脱吧……只是,实在是太该死了。你放心好了,我很快就会让他到九泉之下见你……也算是报答你当年对我的恩情了……”

    时间慢慢过去,太阳下山了,夜色盎然。

    露台之上,响起了狂野与诱惑的和旋之声。

    那少女现下一丝不挂的跪在地上,好似一条母狗,在她的背上,有着六七个水泡。中年人在她的后面奋力驰骋,片刻之后,就会拿起放在角桌上的一根蜡烛,将蜡油滴在少女的背上。

    在蜡油与肌肤接触的刹那,少女的叫声都会变的声嘶力竭。

    就这样过了一个多小时,少女终于无力地趴在地上,嘴里不住地喘息。她没有流泪,只是时不时地咬着牙关。

    中年人的脸上露出得意地微笑,他拉开角桌的柜门,从里面一捆千万大钞,一共十万。他很是自然地把钱丢在少女的面颊旁,跟着抓起自己的衣裤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少女瞥眼间看到这些钞票,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。被折磨了这么久,为的就是这个。

    中年人回到一个房间,穿好了衣服。他又一次摊开右掌,掌心出现了一个圆形的光镜。

    这一次,看到光镜中出现的画面时,中年人的脸上登时一喜。

    原来,他等的镜头出现了。

    在光镜中,萧洁洁跪在地板上,面前放着一个锦盒。萧洁洁一脸的虔诚,双掌合十,嘴里也不知是念些什么。

    圆光术是听不到声音的,不过从口型上,隐隐能够看得出来,她在不停地念着自己和张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她终于还是这么做了……这应该就是爱情的魔力……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