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70章 千里姻缘一线牵
    茶楼有两层,在二楼的一间包厢内,桌上摆着茶水还有几色干果。

    萧洁洁跟着中年人进到包厢,见里面都摆上了,不由得一愣,“这是......”

    中年人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在这里已经坐了一会了,小姐请。”

    他做了个请的手势,然后率先潇洒地来到椅子上坐下。

    萧洁洁坐在他的对面,这才注意到,窗户正好对着步行街,完全可以看到自己刚刚所站的位置。

    如此看来,对方应该是早就料到她会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想想也是,对面的这个人简直是料事如神,算的也太准了。

    “大师,现在我觉得只有你能帮我了。不知道,你有没有办法?”萧洁洁看着中年人,诚恳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一生只算有缘人,你我也算有缘。我算的出来,你喜欢一个男人,而且深深地爱着他,可这个男人却要成为别人的丈夫。”中年人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点没错!”萧洁洁见对方说的这么准,急切地说道:“那您看,我能不能和他在一起呢?”

    “你如此执着,我若是不帮你,岂不是辜负了这段缘份。”中年人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大师!”萧洁洁马上激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所谓千里姻缘一线牵,只要有红线一根,莫说你们两个距离不远,哪怕是相隔千里,也同样能够永结同心。”中年人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这番话,萧洁洁能够听明白,却又不知道具体怎么做。萧洁洁只好又问,“请大师指点迷津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看到你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会来找我。所以,我已经将东西准备好了。”中年人说完,将桌上茶水、干果什么的,放到一边。

    然后,他又弯下腰,在他的脚边,放着一个锦盒,他将锦盒抱了起来,摆在桌子中间。

    盒盖解开,这里面有半层沙土,沙土上有一个大红“”字,每个喜字上面放着一个红色布偶,能够看的出来,是一男一女。

    在两个布偶的腿上,拴着一根红绳,另外还有一个锦囊口袋,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萧洁洁有些好奇,“大师,这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玄门宝物,叫作千里姻缘一线牵。此物价值千金,能令牵在一起的两个人白头到老,永结同心。”中年人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知道多少钱?”萧洁洁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给人算命,一向随喜,哪怕是此事,也依旧如此。钱数多寡,你不必着急,待灵验之日再说也来得及。”中年人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只要灵验!多少钱我都给!”萧洁洁打着保票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人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此物要心诚则灵。”

    “我很诚心。”萧洁洁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我把话说完。”中年人淡然地说道:“首先,你要将你的发毛放入这个女孩的布偶里,将你心爱之人的毛发放入男孩的布偶里。这里有个锦囊,锦囊内是花种,你将花种洒入沙土之中,每日念诵你二人的名字999次,当花朵开出,他就会主动前来娶你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萧洁洁明显不信。

    “自然是真的!”中年人用肯定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花多久能开?”萧洁洁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七天!”中年人做了个“7”的手势,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只需要念我们俩的名字就行了?”萧洁洁追问。

    “正是。”中年人点头。

    萧洁洁看着锦盒里的东西,实在是不敢相信,世上会有玄妙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是除了这个办法,好像也没有其他办法了。考虑到对方算的那么准,而且还没有上来就要钱,应该也不像是骗子,萧洁洁终于点了点头,说道:“谢谢大师!如果管用,我绝不会吝惜钱财。对了大师,您能不能给我留个电话,到时候我好把钱给您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的帖子。”中年人说着,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红色的帖子递给萧洁洁。

    帖子上面写的是逍遥子,下面有个电话号码。

    萧洁洁将帖子揣进兜里,又看了看那个锦盒,问道:“大师,你说这个种子放进去之后,就会开花,那用不用浇水呀?”

    中年人微微摇头,说道:“心诚则灵。”

    萧洁洁捧着走了,她的脸上满是期待。她希望真的能够灵验,她真的无法放弃张禹,她一定要跟张禹在一起。

    看着萧洁洁的离去的背影,等到包房门关上,中年人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抹狞笑。“师兄,这笔帐我一定会帮你讨回来的!张禹啊张禹,我知道你很厉害,可你难道就不能对他手下留情么!我本不想跟你为难,但这都是你逼我的!”

    他扬起了头来,缓缓地闭上眼睛。一些陈年往事,不自觉地浮现在脑海之中。都是当年他和师兄相依为命的日子。

    “喂喂喂......这成么......”

    喜来登酒店的套房内,响起了鲍佳音的惊唿之声。

    此刻的她,身子靠在墙边,一条腿高高的抬起,搭在张禹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不愧是练瑜伽的,身体的柔韧性不是一般的好。如此姿势,几乎是一字马。

    “嗯......”鲍佳音的嘴里跟着闷哼一声,双臂直接环住张禹的脖颈,“嗯嗯......还真行呀......你......嗯......”

    悦耳的**随之响起,二人从床上,已经战斗到床下,用鲍佳音的话说,今天算是拼了,以后再也不跟张禹扯了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危险了,每次都忍不住。其中原因,连她自己都说不明白。她也知道这样不好,可两个人躺在一起之后,聊着聊着,就会莫名其妙的产生那种想法。这种冲动,这种诱惑,更是叫人难以抗拒。

    很快,鲍佳音就发现自己又要抵挡不住了,她的喘息越来越急促,一声透骨的歇斯底里终于忍无可忍的释放出来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鲍佳音的声音只叫了一半,就一口咬在张禹的肩膀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张禹没想到她来这个,也是痛唿一声,腰肢一挺,两个人陷入最后的疯狂。

    “唿……唿……”

    沉重地喘息声响了起来,两个人四目相对,彼此看着对方。

    二人现在都说不出来对对方的感觉。不过片刻之后,鲍佳音忍不住说道:“看什么看,你敢不敢让我先把腿放下来,累死我了,都麻了!”

    “噗!”张禹直接笑出声来,忙扶住她的脚,帮她慢慢地放下。

    鲍佳音的脚才一着地,直接就倒入了张禹的怀里,她没好气地说道:“都站不稳了!赶紧抱我上床歇会!死王八蛋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