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68章 肥水不流外人田
    三个小时之后,街上多了两个醉鬼。

    这两个醉鬼,男的穿的可是阿玛尼西装,女人穿的是职业女装。横看竖看,也不应该是那种喝大了的酒蒙子。

    鲍佳音一只手搂着张禹的肩膀,走路都打晃,她喝的着实不少。同样,张禹喝的也不少,好在酒量不错,身体素质好,走起路来倒是看不出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“喂,咱们现在上哪呀?”鲍佳音满嘴酒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回家呗,我先送你回家,然后我再回家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妈在家呢,我不要回家。要不然......咱俩开房去睡吧......”鲍佳音一摇三晃。

    “开房......这次我怎么听着就别扭呢......”张禹皱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去哪呀,反正我是不回家。要不然,去你家吧。”鲍佳音撇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是开房吧......”张禹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当下,二人去了喜来登酒店,开了一间贵宾套房。

    喝成这样,也不用洗漱了,张禹进到卧室,直接躺到床上。

    鲍佳音横了他一眼,大咧咧地说道:“你就穿这个睡呀。”

    “脱就脱。”张禹解开衣服,三两下丢到一边,正剩下一条大裤衩子。

    他抓起薄被盖在身上,醉眼惺忪地看向鲍佳音。

    鲍佳音正在脱衣服,身上衬衫也脱下来了,窄裙也脱下来了。她伸手解开文胸和类似束腰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这都什么季节了,你不热呀......”张禹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乐意。”鲍佳音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发现,鲍佳音身上就剩下小裤裤了,一对硕大的果实,呈现在眼前。

    他赶紧说道:“喂喂......你这是不是有点夸张了......不穿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穿什么穿啊,我在家都是果睡。再者说了,你又不是没看过,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”鲍佳音说着,身子也栽到床上,钻进了张禹的被子里。

    她的风格,跟一般的女人果然不同。

    一只手直接插到张禹的脖颈后面,另一只手很是自然地放在张禹的胸上。这个动作,通常是男人做的,估计在夏月婵面前,她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“你的做法没错,感情上面应该专一,不能脚踏两条船。既然已经和一个订婚了,那就应该尽到一个男人的职责。你和那个说清楚,这让能让她长痛不如短痛......”鲍佳音的嘴皮子在说话的时候都有点打颤。

    两个人喝酒的时候,张禹心中的烦恼告诉了鲍佳音。在这个女人面前,似乎没有什么可隐瞒的。这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了。

    “脚踏两条船......那我和小阿姨算不算呀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阿姨不算,你们俩是真爱,是先在一起的,这得有先来后到。你是因为不能和她结婚,才娶得别人,而且你小阿姨也很伟大,也不去跟别人争,你更加不能辜负......”鲍佳音说这话的时候,态度是一本正经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没错。对了,你今天在街上瞎晃悠什么呀,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儿,喝酒的时候问你,你也不说......”张禹看向鲍佳音。

    “在外面我没法说,现在告诉你倒是没什么......我把咱俩的事儿告诉小婵了......可是小婵......”鲍佳音说到这里,没有继续往下说。

    “你敢不敢痛快点呀,可是什么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她说......如果有一天,她想怀孕,那该怎么办......”鲍佳音一脸苦涩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问题......那你怎么回答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回答上来......不过看到你之后,我突然觉得吧......好像也不是没有办法......实在不行的话,就便宜你了呗......”鲍佳音醉醺醺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姐!”张禹赶紧说道:“你别跟我开玩笑了好不好......这种事,你就别便宜我了......我现在都头疼着呢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这不是先假设么,也没说真的让你......不过么,肥水不流外人田,你起码算是自己人。要是她跟别的男人......我都得死了......”鲍佳音说着,竟然流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你可别哭......咱有话好说......”张禹就怕女人哭。

    “我这是一不小心,不是哭......唉......”鲍佳音叹了口气,伸手在张禹的左胸上,抓住那个什么头。然后,她不爽地说道:“这么点,一点也不好玩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废话,我一个男的,能跟你比呀......你的大,你摸你自己的呗......”张禹斜视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“自己摸自己哪有意思呀......”鲍佳音白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真让你服了。”张禹皱眉道:“不过话说,你那胸前的两坨敢不敢别贴在我的胳膊上。”

    两个人贴在一起,鲍佳音的那一对又如此傲人,自然是紧紧地挤在张禹的胳膊上。

    “你家那个叫坨呀?”鲍佳音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俩在一起唠嗑,现在是一点避讳也没有。

    鲍佳音嘴里说着,手上还不闲着,仍然继续捏着张禹的那个什么头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不好玩么,还没完没了的。你别把我惹火了,要不然我也摸你的。”张禹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摸呗,你又不是没摸过。整的自己跟柳下惠似的。”鲍佳音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我怕你呀!”张禹说着,身子一转,一把握住鲍佳音的一只大白兔。

    好家伙,一只手都有点握不过来。

    “我就这么一说,你还来真格的呀。”鲍佳音也不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不是你说的么,我这个人就是实在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让实在人听到......哎呦......你这么捏,谁能受得了......”鲍佳音说着,忙一把压住张禹的手。

    “你刚刚不是也没理会我的感受么。”张禹咧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男人那里也有感觉吗?”鲍佳音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它不是也硬了么......跟你一样......当然,你是什么感觉,我是不知道......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也是这么回事,那我再试试。”鲍佳音说完,又摸向张禹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,二人竟然在被窝里玩起了袭胸游戏。你捏我的,我捏你的,真是互不相让。

    不过,张禹倒还好说,鲍佳音就渐渐不对劲了,嘴里发出轻微的呻吟之声,“嗯......嗯......”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