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63章 水缸
    “你中了尸毒,不过现在已经没事了。刚刚为了给你解毒,有点冒犯……”张禹尴尬地一笑。

    潘云苍白的脸色微微一红,她随即说道:“尸毒?你是说我遇到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确切的说,他们不是人,只是别人养的尸体。”张禹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上……真的有僵尸……”潘云惊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确切的说,他们不是僵尸。他们是行尸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、有什么区别吗?”潘云不解。

    “僵尸的身体是僵硬的,往往属于自己形成的,现在流行火化,所以几乎没有僵尸了。行尸往往是由术士饲养,加以操控,而且善于伪装,难以辨认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想到……我一个无神论者……现在……也不得不信了……”潘云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身上的毒还没有全部解除。先不要说话了,我得继续为你医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要……”听了这话,潘云的脸又是一红,咬了咬嘴唇。在她看来,张禹又要嘴对嘴的给她治疗了。

    张禹立时看出来她的心思,赶紧说道:“这次不是刚刚的那种疗法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取出一张符纸,以及一个酒杯大小的竹罐。

    见张禹这么说,潘云才算松了口气,因为心思被看穿,潘云的脸色更红。

    张禹拉下她肩上的衣服,手中的符纸只是一晃,便已经自动点燃。这是一张辟邪符,张禹在符纸还在燃烧的时候,一下子按在潘云被咬破的伤口之上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潘云没有准备,心里还在想嘴对嘴的治疗呢,肩头被火这么一烫,疼得是痛唿一声。

    “没事的,坚强一点。”张禹微微一笑,随即就将火罐给扣上了。

    疼痛虽然还在,但已经没有刚刚那么疼了,潘云嗔怪地看了张禹一眼,撇嘴说道:“我还不够坚强呀!就是刚刚没有准备,要不然的话,肯定不带出声的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你是女孩子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哼!”潘云白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十五分钟,张禹将罐子给拔下来。好家伙,伤口内淌出来不少绿色、黑色的血液。用纸巾给擦干净,伤口内进而流出红色的血液。

    张禹松了口气,说道:“已经好的差不多了,等回头我给你抓一副药,再排一下毒素就好。”

    潘云点了点头,回头看了眼已经烧的七七八八的篱笆院,说道:“现在问题都解决了么?”

    “都解决了,等下进去再瞧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说话间,山下响起了脚步声。

    二人一起往下观瞧,很快就能看到二十多个人影唿啸上来。

    走在前面的是牛三江、马四海,后面有穿便衣的,还有穿警服的正是昨晚一起来的警察。

    “潘云、张禹!”……牛三江等人见到张禹二人,立刻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扶着潘云起来,等他们上来之后,潘云就问道:“昨晚是怎么回事?等了你们那么久,也不见你们下来。”

    “别提了,我们好像是遇到了鬼打墙,一个劲的转悠,好像反反复复都是一条路,根本走不出去。也就在刚刚,路好像突然变了,我们才能下山。后来看到山上着火了,我们又一起上来看看。”牛三江说道。

    对于他们的境遇,张禹在进来之后就猜测到了。张禹看了出来,对方的目标根本就不是那些警察,只是他张禹罢了。

    因为干掉他张禹一个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可若是干掉二十多个警察,那篓子就大了,摆明着跟国家机器对抗,政府还不得派出大量的警力天天追杀。

    现在大伙一起看向篱笆院,火势渐渐熄灭,实在是没啥可烧的了。

    他们能够问道一股臭味,是从院子里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牛三江说道:“咱们……要进去看看么……”

    虽然是警察,可是对昨晚被困的事儿,显然还心有余悸。其他的警察也互相看看,似乎也担心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已经没事了,咱们进去瞧瞧也好。”

    篱笆和草房都烧成一会灰烬,院子里的尸体也都被烧光了。他们瞧了一下,很快发现,在靠近篱笆的两侧,有两排水缸。水缸埋在土里,就露出缸沿。

    这些恶臭,就是从水缸里散发出来的。

    越是靠近,臭味就越大。往缸内一看,里面都是血水,而且还在冒泡,有点像泡久了的豆腐缸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里面装的是什么?”马四海有点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这里面装的应该是尸体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尸体……”“啊?”……

    众人都露出惊愕之色,把尸体放在这里,算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潘云看到的要比他们多,她看向张禹,小声说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这里养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张禹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你说怎么办?”潘云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迟疑了片刻,说道:“这些尸体还没有成熟,那个家伙要童男童女的血,应该就是为了饲养他们。咱们先把缸给搬出来,然后看情况再定吧。”

    警察们也有点发毛,现在还是大晚上的呢。可这种事情,如果警察不做,还得谁来做。

    他们壮着胆子,找来工具,先把一个缸给挖了出来。几个人一起动手,将缸里的血水倒入坑中,伴随着血水涌出,一具赤果果的尸体也滚了出来。

    血水的流出,令周边更是恶臭无比,每个人都皱着眉头,当看到尸体的时候,众人又露出惊骇。

    尸体上除了有些许尸斑之外,简直是完好无损,没有半点腐烂,能够清晰地看出来模样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女人的尸体,年纪不大,身体右侧有一处浅浅的刀疤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这一刻,潘云的嘴里忍不住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“你认识她?”……众人一起看向潘云。

    “你们还记得肾脏倒卖的那个案子么……她、她就是案子里的一个死者……我见过她的照片……”潘云惊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诊所倒卖肾脏的那个案子……”众人此刻也都反应过来,望着女人的尸体。

    那桩案子可是去年夏天的事情,实在是想不到,尸体竟然现在还没腐烂。而且,当时警方还去荒山寻找尸体,可却没有找到,不想竟然会在这里。

    刹那间,刑警队的警察们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原来这些尸体是被这里的人给挖走了。

    他们不禁有些庆幸,幸亏提前找到了,要不然的话,以后还不知道要出什么乱子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