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61章 你的本事就这么点
    张禹还能保持着冷静,说道:“你们不用担心,跟着我走,我带你们先下山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弟兄们还没到齐呢......”马四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,这里的人已经不少了,我看还是先离开这里为上。等带你们下山之后,我再回来一趟,到这里接其他人。”张禹严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“这个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众人互相看了看,跟着一起点头,“行,那咱们先下山。”......

    “走!”张禹一挥胳膊。

    他这个字才一落定,都不等院子里的人出来,院子里的一间草房后面,就响起了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“来都来了,我若是不尽一下地主之谊,岂不是有失礼数。”

    这个声音阴恻恻的,众人听到之后,不由得都是心头一紧,一起朝声音的来源看去。

    只见一个身穿黑色道袍的道士从草房后面走了出来。在道士的身边,还跟着十几个白色的纸人,纸人脚不着地,显得是那样的诡异。

    “你是什么人?”“你是谁?”......

    警察们看到这个人,全都发出惊骇之声。道士披头散发,样子本就让人发毛,身边又跟着这么多纸人,更是叫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众人一股脑地朝院门口这边退,张禹则是当仁不让地朝前走去。

    “又是你!”张禹已经认出了来人,正是当日在潘家山上遇到的纸道人。

    “张禹啊张禹,当日你破了我的管狐,我还没找你算账。没有想到,你又来坏我的好事,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!今天晚上,就是你的死期!”纸道人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!”张禹的脸上露出不屑。

    他向前一步,背在背上的金钱剑自动落在胸前,做好战斗准备。

    “你也不要太过自信!”纸道人说着,双掌向前一推,跟在他身边的纸人一起朝张禹扑去。

    十多个纸人铺天盖地,在张禹身后的那些警察们,不自觉地发出惊骇之声。

    “呀......”“我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丝毫不惧,心念一动,胸前的金钱剑直接分散开来,化作铜钱,一股脑地朝前面射去。

    “噗哧!”“噗哧!”......

    一个个纸人被铜钱剑撕得粉碎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铜钱在撕碎纸人之后,力道不失,跟着就打在纸道人的身上。

    纸道人哪里受得了这个,身子被打的抛飞出去,鲜血从嘴里喷射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纸道人直接就被打倒,张禹轻笑一声,不屑地说道:“你就这么点本事?”

    他目光朝前,只是盯着纸道人。

    在他的背后,不管是牛三江,还是马四海,包括所有的警察,现在的脸上都露出狰狞的笑容。

    他的眸子放出青色,双手的指甲变的老长,嘴巴里面露出森森的獠牙。

    “刷!”这些人一下子都朝张禹的后背扑去。

    东海明珠小区。

    夏月婵的家里,在她的卧室床上,两个女人正啥也没穿地搂在一起。

    这两个女人,一个是夏月婵,另外一个自然是鲍佳音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你真的和他做了......”夏月婵的脸色很是凝重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鲍佳音将自己和张禹的事情告诉了夏月婵。

    在她看来,不管是什么事情,自己也不应该瞒着这个女人。

    “是的......那天是危险期......所以......”鲍佳音有点尴尬地说道:“可你放心,我和他只是朋友......我的心里只有你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。”夏月婵有些惆怅。

    “你不开心......”鲍佳音柔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夏月婵苦笑一声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......你肯定不会开心,但是你放心,我和他是第一次,也是最后一次......”鲍佳音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要是这次没怀上呢?”夏月婵幽幽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鲍佳音哑然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“老实说,你是不是喜欢上他了?”夏月婵又是幽幽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......我只是把他当成好朋友,绝没有儿女私情。你相信我,我的心里只有你!”鲍佳音态度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禹确实是一个值得交往的好朋友......”夏月婵惆怅地说道: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”鲍佳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夏月婵苦笑一声,说道:“我的心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不详的预感......你在生孩子的时候,找他帮忙......那一旦我的母亲也要求我结婚生子的话......我该怎么办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听了这番话,鲍佳音瞬间傻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该怎么解答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是呀,自己在被逼无奈之上,一定要找男人生个孩子,这个人选的是张禹。

    同样,夏月婵也是女人,总不能一辈子都单身吧?

    篱笆院内。

    所有的警察露出獠牙,一起扑向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的一双眸子,只是停留在倒在地上的纸道人身上。

    张禹看不到这些,而纸道人看的清楚。他的脸上露出笑容,那是得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然而,这个笑容只持续了一秒钟,跟着就僵住了。

    原来,就在这一刻,张禹的双手轻轻向后一甩,手中夹着的符纸已经全部化作火球,向后射了出去。

    这些火球,从一个化作四个,迸射在所有的警察身上。

    “啊......”“啊......”“嗷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惨叫声、哀号声跟着响起。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拼死的挣扎,可没有半点作用,转瞬之间,化作了灰烬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......”纸道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。

    自己精心部署的计划,竟然就这么毁掉了。

    “你的本事原来就这么点,真是很让人失望。啧啧......”张禹不屑地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你怎么可能看出来他们都不是人的?”纸道人惊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凭你这个幻阵,想要难住我,简直是痴人说梦。我在第一眼看到那个牛三江的时候,就觉得他身上有尸臭味,于是我故意给了他一张辟邪符。果不其然,他根本不敢接,这就更加印证了我的猜测,他根本就是行尸。”张禹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、你既然发现了,为什么不干掉他?”纸道人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我知道,如果我干掉了他,那你一定会有感应。这样的话,你就会知道我的实力,绝对不敢轻易的露头。所以我才将计就计,只有这样,才能找到你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