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65章 都卖了
    “喝药了。”

    城中城小区,潘云的家里。

    张禹端着一碗中药进到潘云的卧室。她的卧室,虽然不像别的女孩子那样的温馨,可是女孩子终究是女孩子。

    在房间里,对着好些毛绒玩具,各种各样的大熊,应有尽有。看得出来,别看是女中豪杰,其实同样也有一颗孤独的心。

    他们在小翁山上将缸里所有的尸体都清理了出来,用张禹的话说,这些尸体是很危险的,极有可能尸变,最好还是当场处理掉。

    潘云请示了一下白队,跟着就由张禹出手,将这些尸体一把火给烧了。而这桩案子,自然不了了之,不能对外宣传。至于说刘仙姑,也真是倒霉得很,她死在车子里,是被掐死的。大清早就有人发现,并且保安。

    对于这个案子,警方同样也是不了了之,因为凶手都已经没了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一点小伤,你看看你,好像我身负重伤一样......”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潘云坐起了身子,白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“虽然现在伤势不重,可也得好好调理。喝药吧。”张禹把药递给潘云。

    “你......”潘云马上横了一眼张禹,像是在说,你把碗端给我是什么意思,难道不是应该喂我么。

    可是这话,打死她,她也说不出口。

    她只能一把将药碗接了过来,该说不说,女中豪杰就是跟普通的女生不一样,蛮苦的中药让她一口就给喝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给你!”潘云撅嘴将药碗还给张禹。

    在功夫,张禹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把碗放到一边,掏出手机一瞧,竟然是无当道观足球队俱乐部的经理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放在耳边接听,张禹说道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喂,张总,出事了。”经理赵亚东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俱乐部能有什么了不得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,镇海镇港和南都恒二向咱们球员报价了,想要买咱们的球员。因为他们出的工资,是咱们给的几倍,所以球员都人心思变了。您看怎么办呀?”赵亚东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报价......”张禹自从当了俱乐部老板之后,对于球队的运营也是知道一些的,俱乐部之间,球员是可以买卖的。通常对方报价之后,自家俱乐部自然也可以留人,选择不卖。只是工资若是差的太多,本队的球员难免心中不满。

    一算日子,这也到了夏季转会的窗口,张禹问道:“都买谁呀?报价多少?”

    “基本上都是一个亿,镇海镇港要买咱们的一个黑人中锋,还有左边锋,一个后腰,一个中卫。南都恒二准备买左边后卫和右边锋。价钱倒是挺高,黑人中锋给2000万欧元,国内球员都是上亿。”赵亚东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这么多?”张禹诧异呀。

    黑人中锋的2000万欧元,就相当于一亿五千万,而其他的球员也都是上亿,这加起来多少钱。在他看来,这可比看风水、卖房子来的快多了。

    “他们现在都是当红炸子鸡,咱们球队现在成绩又好,当然值这个价了,不少球队都盯着呢。”赵亚东也颇为激动。

    “那就卖了吧,还等什么呢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都卖谁呀?”赵亚东赶紧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用说,都卖了呗。”张禹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都卖了......”赵亚东大惊,急忙说道:“老板,都卖了的话......是不是不太妥呀......咱们球队正属于上升期,已经又冲超的可能性了。另外足协杯杀入四强,下一场就是对镇海镇港,要是把主力都卖给他,咱们还用踢呀。”

    “有钱还不赚呀,都卖了都卖了,要是还有卖别人的,一块都给卖了。”张禹毫不在乎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关键是......咱们接下来还怎么踢呀?”赵亚东迷煳啊。

    “不是有梯队么,不行的话,再低价卖几个,来年还卖他们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成么......”赵亚东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这老板纯是财迷呀,真是不过了。

    “我说成就成。对了,我还有个事想说,就是那个外援,我看了几场,射门水平也太差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欧洲的高水平球员,咱们也买不起呀。年纪大的,也未必能跑得动啊......”赵亚东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年纪大的,射门准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射门准的肯定有,关键是能不能跑得动。现在小罗还在家待业呢,可这样的球员,他根本跑不动,光射门准有什么用。”赵亚东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是玄学,所以不差这个年纪。小罗是吧,问他来不来,来的话,我让他焕发第二春,但是工资别太高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联系一下。”赵亚东现在这是直迷煳,根本想不通老板这是什么意思。小罗早就跑不动了,让他来有什么用?打酱油估计都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行了,能卖的就卖了。把小罗这样射门靠谱的外援给我弄来就成,有什么事电话联系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......”赵亚东只能点头,谁让张禹是老板呢。

    张禹刚挂了电话,外面又响起敲门的声音,“当当当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过去开门,来的正是温琼。温琼满脸的慈和,只是见张禹穿着一身道袍,总觉得不得劲。

    “小禹,你怎么穿这么一身?”

    “阿姨,我是无当道观的方丈,道教协会的副会长,在一定程度上,也是个道士。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道士,看起来真别扭。”温琼笑着来了一句,脱鞋进到屋里。

    张禹陪着她先来到潘云的卧室,见女儿躺在床边,边上还有一个药碗,温琼难免纳闷,关心地问道:“小云,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,就是感冒了。本来不想吃药,这家伙非给我熬中药。”潘云不想让母亲担心,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是小禹为你好,你看看他,衣服都没换,就来给你熬药,偷着乐吧。从来没有人,给你妈我熬过药。”温琼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是有什么需要,阿姨可以找我。”张禹马上舔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小子现在的嘴巴是越来越甜了。”温琼笑盈盈地看了张禹一眼,跟着又看向女儿,说道:“小云,既然感冒了,那就好好躺一会......看你憔悴的,昨晚没睡好吧......”

    那是肯定的,一宿都没回,早上八点才到家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潘云点了点头,她也是真困了。

    温琼亲自扶着女儿躺好,给女儿盖上薄被,又叮嘱了一番,这才拉着张禹到客房说话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