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54章 谁没有点过去
    “小敏,你不会是背着我,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情吧!”詹帅腾的身子此刻不由得一颤,就连说话的声音都在打颤。

    “帅腾......结婚之后,我敢发誓,我绝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......”徐晓敏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到底是怎么回事?你快点说!”詹帅腾急切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我上大学的时候,其实有男朋友......是我骗了你......”徐晓敏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咱俩结婚的时候......你还是......”詹帅腾惊道。

    “那个医院可以做的......我是后来做的......”徐晓敏低着头哭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闻听此言,詹帅腾指向徐晓敏,手都在哆嗦。

    徐晓敏低着头,哽咽地说道:“其实我也不想骗你的,只是我真的爱你,不想失去你......我上大学的时候,和班上的同学恋爱了......有一次我们看完电影,寝室的门已经关了,我们就去酒店住......当时我们就开了一间房,他说他不会碰我的......后来他又说只是抱抱......后来他说不会......呜呜......毕业的时候,本来说好在一起的......他说他先去南都打前站,找到工作之后就接我过去,不曾想,一个月之后,我发现我怀孕了,就告诉了他......他说他会好好照顾我们的......谁知过了半个月,他却回来陪我打胎,说是现在没有经济基础,根本养不了孩子......打胎之后一个月......他说我们俩不合适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!你......”听了这话,詹帅腾气的更是直哆嗦,指着徐晓敏叫道:“你为什么不早跟我说!”

    “这话让我怎么说呀......特别是咱们在一起的时候,你那么疼我、宠我......我怕失去你,就更不敢说了......本来好好的......可就是怀不上孩子......结果又被他给看出来了......”徐晓敏低着头,只是哭。

    现在鲍佳音和詹帅飞也都听明白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话说的也没毛病,处对象的时候,哪个女人会主动跟对方说‘我打过胎’呀。如果一上来就这么说的话,那这个女人是傻x啊。就凭这个智商,那也不能娶。

    詹帅飞看了看楚楚可怜的嫂子,有看了眼大哥,实在也不知道该说点啥。

    鲍佳音则是撇了撇嘴,说道:“你们男人果然没一个好东西,吃完就甩!谈恋爱的时候甜言蜜语,完事之后,就各种不适合。靠!”

    詹帅飞一听这话,马上说道:“你也不能说一耙子打死一船人吧。那都是渣男行径!”

    “对!你不渣行了吧。”鲍佳音本来就看大多数的男人不顺眼,眼瞧着徐晓敏这般,不禁很是同情。她过去抱住徐晓敏的肩膀,说道:“嫂子,别哭了。咱们先去道观坐会,我找张禹回来,不管别的,先把病给治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徐晓敏怯怯地看着詹帅腾。

    詹帅腾一脸的怒色,看那意思,恨不得要吃人。

    詹帅飞看着这个架势,心中寻思,兄嫂搞不好得打离婚呀。其实嫂子人不错,特别的贤惠,总不能因为这一件事,就钉死人家吧。

    再者说,那是婚前发生的,也不是婚后,就是隐瞒了一下,结果被戳穿了。这年头有几个娶媳妇能娶到***的,大多数不都是那样的。这是被人给点破了,不点破的话,过的不是也挺好。

    这一刻,詹帅飞回想了一下自己的大学生活。说真的,这四年来打着处对象的名义,也啪啪了三个女同学。套路基本上也是这个,先去远的地方玩,看电影还是怎么的,等寝室关门回不去了,就找个酒店住。开始说就是睡觉,也不碰。等躺到床上,就是抱抱,我保证不干别的;接下来就是我只亲一下,肯定不干别的;到最后就是我肯定不进去,等进去之后,也就那么样了。

    一年之后,就说不合适,然后再换一个。在詹帅飞看来,这种事情很正常么,大学四年下来,一个男生要是连个女朋友都没有,简直是一种耻辱。处对象之后,要是都没啪啪,那就更是一种耻辱。总不能光给女朋友买衣服,请吃饭,不让啪啪吧。最后就是看谁接盘呗。

    唯一的差别只是,自己比较小心,做好了一定的准备,以免怀孕。詹帅飞的钱包里,一般都装四五个杜蕾斯。

    “哥......其实嫂子这个事......得分怎么看......你要找***这个事吧,其实不太现实......就像咱们上学的时候,除非是歪瓜裂枣,要不然的话,不可能没有男人追......要不就是那种性格比较怪异的女人,她才有可能是****你说是不是......嫂子长这么漂亮,性格也好,没人追的话,那不现实呀......”詹帅飞舔着脸说道:“现在的女人,说处过一个对象的,起码处了仨,说处过三个的,起码得处过七八个......这种事,就看你怎么想吧......”

    他这么说,倒是为了缓和兄嫂之间的关系,为了让大哥消消气。不曾想,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鲍佳音听了这话,差点没气死。

    但想想好像也是这么回事,自己和夏月婵之所以能是****估计就是因为性格比较怪异。

    当然,还有一句话詹帅飞也没好意思直接怼他哥,那就是你结婚的时候也不是处男吧,啪啪的女生好像比我还多。

    詹帅腾和妻子这么多年感情,若是说因为这么件事,直接就离婚,多少有些不舍。毕竟妻子在婚内没做出任何对不起他的事儿,还孝顺父母。

    可眼下这件事,实在是叫人心里犯膈应。也就在这时,道观门口突然响起一个声音,“无量天尊!”

    四个人马上看出,一个胖乎乎的道士站在那里,道士打着揖手,正色地说道:“四位信士,我师父有请四位前往大殿说话。”

    四人一愣,刚刚不是还说不在么,现在怎么就说有请了。鲍佳音扶着徐晓敏,说道:“咱们进去吧。”

    虽说鲍佳音是男人性格,但她终究不是男人。她喜欢女人,加上自己也是女人,所以她更倾向于女人。在她看来,徐晓敏的事情,还不是被你们男**害的。

    除了张禹之外,在鲍佳音的眼中,男人几乎没好东西。完全是一视同仁。

    “哥,咱们也进去看看。”詹帅飞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詹帅腾勉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四人一起重新来到道观,李明月将他们请到大殿。只见大点之内,张禹身穿一袭白色的八卦仙衣正坐在神案之前。

    别看年纪轻轻,现在看来,还真有几分宗师的风采。

    “四位,请坐。”张禹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