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44章 肝胆相照
    “我疼......”鲍佳音恨恨地说道:“你现在不许动,不然的话,我咬死你......”

    说着,她的上下贝齿就轻轻地咬住张禹的下巴。那灵动的舌尖,更是慢慢地向上缠绕,仿佛这样能够减缓一下身上的疼痛。

    张禹也开始配合,两个人的嘴唇很快又贴到了一块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鲍佳音似乎缓了过来,低声喘息道:“现在你可以继续了......我好像适应了......但你慢点……”

    张禹早就等不及了,哪能客气,只一动,房间内就响起那极为悦耳的声音。

    (此处省略三千字)

    四个小时之后,房间内又一次响起透骨的**之音。

    坐在张禹腰间的鲍佳音,身子向后用力的挺着,半分钟之后,才无力地趴在张禹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唿......”她虽然吹气如兰,但十分的沉重,看得出来,很是疲倦。

    一点没错,随着这次的崩溃,她的身体仿佛都被抽空了。

    她的一只手,无力地抚摸着张禹的脸,隐然爱不释手。

    张禹被她摸的,都觉得有点尴尬,说道:“现在能放过我了吧。我已经赞助不少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时候,你敢不敢有点情调。”听了这话,鲍佳音的脸上登时露出不满之色,在张禹的肩上拧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实在感觉不到情调......有一种被**的感觉......”张禹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不要点脸呀,便宜都让你沾光了,你跟我说这个!”鲍佳音登时眉毛一掀。

    “话不能这么说,我怎么觉得是你占我便宜呢,除了刚开始那几下之外,我基本上就没活动过,全都是你骑在我身上,任由你摆布......”张禹可怜巴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动就享受了,那还不好呀......要不然,我躺下,换你骑我好了......”鲍佳音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......”张禹赶紧说道:“我都赞助三下子了,已经不少了,足够你怀孕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稳妥起见么,再来最后一次......说真的,我练瑜伽都没这么累过......”鲍佳音说着,从张禹的身上下来,躺到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“那你累了,就赶紧睡觉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咱俩就这一宿,以后我也不能找你了,要不然就属于出轨,对不起小婵了......不行的话,便宜你一回,你喜欢什么姿势,我都可以做出来......”鲍佳音红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因为刚刚的崩溃,她的一双眸子显得十分迷离,俏脸更是陶醉。

    初尝这般禁果之后,让鲍佳音十分的享受,显然是意犹未尽。考虑到以后就不能再找张禹干这种勾当,索性一次吃个饱。

    “真的假的?你都会什么姿势呀?”张禹会的都不多。

    “只要你能想出来的,没有我摆不出来的......”鲍佳音得意地白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“你都在哪学的呀?你们俩能用得上吗?”张禹好奇。

    “我们俩十五岁的时候,就一起看岛国片了......”鲍佳音说着,身子一扭,面朝着张禹,撅嘴说道:“也就是你吧,换做别的男人,我都宁可我去跳楼......”

    说完,一条腿已经压到张禹的腰上。

    “我哪点好呀......你就认准我了……”张禹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“你救过小婵,也帮过我......最重要的是......你的性格特别好......很随意,很亲切,不做作,很真诚,不会伤害任何一个朋友,是一个值得交往的好哥们......给了你,我也心甘情愿了......”鲍佳音这次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哥们……那......生了孩子之后呢,虽说不用我负责,可终究是我的......那个......”张禹总是觉得别扭。

    “不用你管呀!我是孩子他爸,小婵是他妈!”鲍佳音直截了当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呢?孩子长大了不觉得奇怪呀......”张禹又一次皱眉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叔叔呗......再者说,你不是都有女朋友了么。要不然,你把我娶了?”鲍佳音斜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“呵呵......”张禹只能尴尬一笑。

    “这就得了呗。”鲍佳音白了张禹一眼,脚丫子在张禹身上的某部位来回动了起来,接着又道:“再来最后一次,然后搂着我睡觉。”

    张禹被她的脚丫这一撩白,下面再次雄赳赳起来。可是张禹现在,心中却一点那种想法也没有,他感到在感情方面,自己有点迷茫。

    自己最爱的女人是杨颖,却要娶方彤,又要帮鲍佳音生个孩子。甚至,他对感情有些拖泥带水,或许正如鲍佳音所说的那句话,很随意,很亲切,不做作,很真诚,不会伤害任何一个朋友。

    张禹突然转身,不自觉地将鲍佳音搂入怀里。

    鲍佳音乍被他抱住,不由得身子一颤,惊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有点累,想抱会你,然后睡觉......什么也不做了......”张禹惆怅地说道。

    通过和鲍佳音的接触,他渐渐发现,最了解自己的人,最能感同身受的,好像就是身边的这个女人。或许,她不是女人,属于比较杂性,不过跟她在一起的时候,好像真的很随意,是自己最要好的朋友。

    听了张禹的话,鲍佳音突然有了相同的想法,她也觉得很累。这种累,不是身上的疲乏,而是心累。

    她身子向前一倾,紧紧贴在张禹的怀里,双臂将张禹抱住。

    这种拥抱,不同于儿女情长,更有着一种相知相惜的意味。

    张禹觉得这不同于爱,却很是体贴,能够让人放松。鲍佳音觉得温暖,好似肝胆相照。

    确切的说,这不是家,而是一个港湾,二人彼此的一个港湾。

    过了能有五分钟,鲍佳音突然低声说道:“张禹,以后咱们就只是朋友了……那种事情不能再做了……当然,万一我没怀上,还得做……我就是个假设……当我觉得累的时候,能不能让我抱着你……就像现在这样,咱们不做别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其实,在我累的时候,我也想抱着你……”张禹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鲍佳音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能是因为不用负责任,让人觉得轻松吧……”张禹说的倒是实话。

    “你这家伙,不用负责,就纯过瘾呗。”鲍佳音在张禹的后背捶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我也不想跟你那个……我的意思就是,跟你在一起,让人觉得特别的松弛……仿佛什么心里话都可以说,不用藏着掖着……”张禹真挚地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鲍佳音扑哧一笑,接着说道:“我也是,跟你这家伙在一起,觉得特有趣……你有时候傻乎乎的,有的时候又特聪明,无所不能……人与人之间,要是都藏心眼,那就没意思了……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叶不离,道名德,吊儿郎当,西安博奥交通设施,啦啦啦大大对本书的打赏,还有今天的20多章月票和400多推荐票。

    老铁正在蓄力,不要着急,大爆发是很快的。

    今天实在是撑不住了,老铁只能设置定时更新了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