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38章 一代宗师
    孙昭奕淡淡一笑,说道:“炼制符纸,可不是用一般的木料就可以,通常为四种,梨木、金丝楠木、桃木、枣木。这四种木料,梨木可以制作黄色的符纸,而且十分容易。金丝楠木主要是用来制作明黄色的符纸,通常需要雷噼之后才可,若无雷噼,根本无法成功炼制。桃木用来炼制蓝色的符纸,同样也得是雷噼桃木,枣木用来炼制紫色符纸,照样得是雷噼枣木。”

    张禹知道,雷噼木是用来做法器的,主要就是雷噼桃木和雷噼枣木这两种,其中以雷噼枣木最佳。

    但他没有想到,原来炼制符纸也需要用雷噼木。

    “太师叔,材料原来是这样,你若不说,我还真就想不到。对了,你光说到紫色的符纸,那金色的符纸是用什么炼制的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所知道的东西,也只有这些了。金色符纸如何炼制,估计只有祖师爷他老人家知道。”孙昭奕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孙昭奕又是淡淡一笑,说道:“放眼天下,能够使用蓝色符纸的人,都是凤毛麟角,更不要说使用紫色符纸之人。你若能使用紫色符纸,那便是一代宗师了。到那时,无当道观才有可能回到天下九宗之列。”

    张禹轻轻点头,说道:“这倒也是,蓝色符纸我不过是勉强驾驭,全部的真气只能画出来一张。等到真正驾驭蓝色的符纸,还不知要何时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不急,你还年轻,时间有的是。炼制符纸的材料,你现在已经知道了,至于说如何炼制,就要靠你自己了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其实此时此刻,他已经跃跃欲试了。

    孙昭奕的话,只是一个小小的点拨,但往往很多事情,差的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点拨。

    《道门五绝》中有混元鼎法,张禹现在已经懂得了火候,现在又知道了材料,差的就只是一个阵法。

    他用过的蓝色符纸上有一个阵法,张禹先前以为是人后加上去的,此刻他明白了,根本不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这个阵法按照混元鼎法上说法,是要在加持在鼎上的,材料上面,根本不用做任何的加持。也就是说,赋予在鼎上的阵法,能够将原材料更好的融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对于阵法,张禹还是有些信心的,自己来镇海的时候,就是靠阵法赚的钱。而且鼎现在也有,就是王胖子给他的那个“司母戊鼎”,明显也是一件不错的法器。

    孙昭奕似乎感觉到张禹的迫切,笑着说道:“你也不用这么心急,凡事一步步的走。你在外面还有事情,赶紧去忙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站了起来,当即朝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可没等走上两步,孙昭奕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,急切地说道:“等等。”

    张禹停下脚步,转头看去,“太师叔,还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我想跟你说,在收徒方面,不用太过计较,只要一心向道之辈,皆可收于门下。我无当道派,秉承的是祖师爷有教无类的原则,一定切记。”孙昭奕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记下了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件事,我先前给忘了......”

    孙昭奕平和地说着,随即站了起来,走向炕梢。在炕梢那里有几个箱子,装的都是行李,她打开中间那个,很快从里面翻出来一个大盒子。

    盒子的大小有箱子的一半,她十分谨慎地抱了出来,然后下炕,恭恭敬敬地来到张禹面前。

    “扑通”一声,孙昭奕跪倒在地,将盒子举过头顶,“请宗主收下此物。”

    张禹没想到孙昭奕竟然这么正式,赶紧说道:“太师叔,你先起来,这是什么东西。”

    说着,他便伸手搀扶,可孙昭奕并不起来,而是说道:“此乃祖师爷遗留之物,祖师爷言明,此物只可解开无当棺之人在得到授篆之后打开。在此之前,都有道派中辈分最高之人打开,但不得擅自打开。今日宗主已得授篆,自然要交给宗主,亲自打开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张禹伸手接了过来,孙昭奕这才起身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想到,无当道观竟然还有宝贝,看孙昭奕的郑重程度,这东西的意义似乎还要在无当棺之上。

    他心中好奇,将盒子放到炕上,然后仔细看管。

    盒子看起来十分朴素,但张禹能够认得出来,这盒子应该是枣木所制,其中蕴含灵气,十有**就是雷噼枣木,要不然的话,单凭枣木的话,恐怕保留不了这么长的时间。

    盒盖之上没有锁,张禹伸手去开,竟然没有打开。仔细一瞧,这才注意到,在盒盖上有个阵法。就是因为加持的这个阵法,所以才令人无法直接将盒盖打开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小的困阵与杀阵相结合的阵法,布局十分巧妙,就是在箱盖下方的铜扣上。

    铜扣一字排开,共有七个,端量片刻,张禹才看明白,原来是以北斗七星布局,更是玄妙到斗转星移,其中暗藏火凤杀阵。不难预见,若是破不了这个阵,箱子根本打不开,如果强行破开的话,里面的东西必然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以张禹现在修为,基本上只要是自己识得的阵法,大体上就能给破了。但眼下这个阵法,虽然看出了名堂,但似乎不能用大四象阵来强破。

    又看了一会,张禹不由得“咦”了一声,他终于发现阵法中的问题了。原来阵法之中留有破绽,估计也是祖师爷担心后继之人破不开,再一不小心真的把里面的东西给毁了。

    破绽就在左侧第二个铜扣之上,张禹伸手按住铜扣,将真气灌输进去,也就片刻功夫,就听“咔”地一声轻响,盒盖自己弹了起来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往里面一瞧,只见里面摆着三样东西,一块枣木道牌,上面用小篆勾勒着“无当”二字。

    在道牌旁边有一把枣木戒尺,上面并没有刻度。戒尺是道家法器之一,并不稀奇。

    另外,还有一封信,信封之上没有写任何字,只是看发黄的程度,着实有些年头。

    张禹先是拿起道牌,触手就能感觉到,道牌之上带着浓郁的古老气息,分辨不出年头。上面还有阵阵法力,法力之强,是张禹从来没见过的。而这法力十分奇怪,看的出来是道家之物,但法力似乎并非后天灌入进去的。因为这上面看不出来加持有什么阵法。

    在道派的门面有一个“令”字,另有四个篆文掌教信物。

    张禹将道牌放了回去,又拿起了那根戒尺,戒尺之上同样蕴含浓郁的古老气息,其中好像蕴含法力,又好像没有法力,感觉是那样的玄妙。

    戒尺背面刻有一个古怪的符文,另有三个篆字,写的是戒天尺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