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39章 大道
    “戒天尺……”张禹嘀咕一声,对这把戒尺充满了好奇。

    戒天尺上没有阵法,张禹可以肯定,这应该是一件法器,可却不知道该如何催动。

    最后,张禹将目光凝聚在那封信上面,祖师爷留下的这两件东西,估计在信上才能找到答案。

    张禹将戒天尺放下,伸手拿起信封。封口是封着的,张禹撕开之后,抽出里面的信纸,一共有三页。当他展开观瞧之时,脑袋是“嗡嗡”直响。

    原来,上面的字又是繁体字,看的让人揪心呀。特别是这些字,连笔连的还挺重,以张禹的文化水平,看这个实在有点抓狂。

    这一刻他才意识到,怪不得现在当道士的要求都那么高,还得大学本科,没点文化水平,看这些东西确实挺费劲。

    张禹一个字一个字的辨认,看了半天,才把第一页上的字给认个大概。

    “你终于看到这封信了,我相信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,修为定然大进,可传承我无当宗的衣钵。无当宗想要重振辉煌,发扬光大,势必广收门徒。本宗的宗旨为有教无类,凡愿遵守本宗戒律者,皆可收入门墙。戒律共有十条,称之为无当十戒,一戒违戾父母师长,二戒杀生屠害无辜,三戒叛逆宗派,四戒**骨肉,五戒毁谤道法,六戒污漫静坛……此十条戒律,当须明证入册,立于门墙,凡入无当宗者,当对掌教信物宣誓,恪守十戒。如有不遵本门戒律者,吾有戒天尺留于你用,凡对掌教信物宣誓者,无论真心假意,皆可用戒天尺打之。戒天尺暗藏道家玄机,入门墙者不论道法高低,亦难躲过。一尺可教骨断筋折,真气全消;二尺可教丹田破裂,永世难以修炼;三尺可教魂飞魄散,永世不得超生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张禹不由得暗吃一惊,这东西竟然如此厉害。

    同样他也明白了,为什么戒天尺看起来像是法器,又有点不像是法器。原来戒天尺打不了正常人人,只能打对掌教信物宣誓,背叛宗派戒条的人。如何催动,现在还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且对于信上所说的内容,张禹也是深信不疑,因为掌教信物上面所蕴含的法力实在是太强了。

    张禹接着往后面看,“本宗共有三宝,此三宝为戒天尺、孽罗琴、九玄镜。戒天尺以咒语催动,此咒语为*&¥#&……孽罗琴可借雷火之威,可催人心智,无奈当年绝天岭一战,孽罗琴被琅琊道人所破,现落于何处,已不知晓。然孽罗琴不能尽毁,上有&字符文,若有缘能够找到,可用符篆催动,此符篆为……九玄镜乃玄门奇珍,能破译天下间所有符篆,当年我身负重伤,无力自保,九玄镜被苦头和尚夺走。九玄镜以九玄符文配合咒语催动……”

    看到这里,张禹不禁感慨,无当宗当年确实挺惨的,宝贝都让人抢走了。那么多对头,祖师爷还能保住性命,看来真是不容易呀。

    他又接着往下看,这也是最后一页,“宗派的光大,除了道法修为、门徒多寡之外,还要时刻铭记二字道德。道,布道世人;德,德被苍生。香火旺盛,广结善信,方为根本,莫要只顾个人修为,舍弃大义。所谓善信,不在金银财帛之多寡,而在信众之多少;不在一味索取,而在相互扶持,有善方有信,水可载舟亦可覆舟。信众越多,布道越广,方可成就大道。万人一炉香,远胜一人万两金,切记!切记!”

    这些内容很是直白,说的就是善信。对于这个,张禹也听贾真人说过,同样也知道白眉宫和阳春观对于善信的争夺。他们挣的主要是钱,也就是大老板,一次能结多少万的善信。对于那些小钱,其实并不太过在意。毕竟是大庙。

    而祖师爷的意思是,钱多钱少无所谓,就在于人数上面,人数越多越好。结善信不一定是人家来给道观送钱,道观也要无偿帮助信徒。这样才是真正的大道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了一会,将上面的内容全部记下,手指轻轻一弹,信纸化作灰烬。

    他跟着拿起道牌和戒天尺,看向孙昭奕,说道:“太师叔,东西我都看过来,我也知道该怎么做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就好。宗主您去忙吧。”孙昭奕礼敬地说道。

    先前跟孙昭奕的一番对话,加上看了信上的内容,这让他豁然开朗,也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    出了后院,张禹来到前院。

    所有的人都在大殿内等他,张禹也不客气,直接在中间的位置坐下,简单的说了番开场白,有那愿意皈依无当道观的,那就可以行拜师礼了。

    众人一听说张禹要收徒弟,那自然是高兴不已,张禹随即将本门十戒写了出来,宣读了一番,想要拜入门墙,必须得遵守十戒。

    整个道教都有戒条,无当道观的十戒和其他道派都差不多,而且还算是少的,白眉宫的戒律有好几十条。

    所以,自然也没有人反对。

    拜师要行拜师礼,而且也不能一起拜,得一个一个的来。毕竟入门要有先后次序,拜师这又不是拜把子,多少人凑在一起磕一个就完事。

    道家的拜师礼,还相当的繁琐,张禹相当于度师。当日拜贾真人为临度师的时候,还有不少礼仪,更别说是拜度师了,更加严谨。

    张禹让众人出去按照年纪排队,一个一个的进殿行拜师礼。不想,这时候有人不干了,“师父,您当时可是答应让我们先拜的。按照年纪的话,是不是不太好呀……”

    说这话的,正是肥头大耳的李明月。

    “没错,我们是先来的。”“对,得我们先拜。”“师父,你答应的。”张清风、王春兰、赵秋菊都赶紧喊了起来,提醒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这个自然,当有先来后到,就由你们四个按照年纪最先排队。其他的人,在你们之后。”

    此刻,他不难看出众人拜师的积极性,最要命的是,为了排在前面,这些人的生日报的一个比一个大,到了最后,干脆亮身份证,以免有人虚报年纪。

    先前那四个,瘦小枯干的张清风年纪最大,成为大师兄,然后是李明月,三师姐是王春兰,四师姐是赵秋菊。

    其他的人,以此类推。

    “弟子张清风从即日起愿皈依无当道观,拜张禹真人为师,从此恪守无当十戒,一戒违戾父母师长,二戒杀生屠害无辜,三戒叛逆宗派,四戒**骨肉,五戒毁谤道法,六戒污漫静坛……”……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