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727章 圆光术
    中盟洞玄部道士!

    张禹再次得到升篆,获得了鹅黄色的符纸,以及经文法术。

    他退出去之后,后面还有几个排队的,继续升篆。

    外面的人看到他出来,那是一个个崇拜的五体投地,简直太厉害了。

    也就仗着大伙是道士,还是比较自觉的,如果赶上某些脑残粉,估计都得冲上去把张禹抱住啃几口。

    对于张禹来说,现在还不能休息,还得继续努力升篆。刚刚神打符都出来了,接下来升三洞部道士,还不知道能出什么幺蛾子呢。

    翻开经书观瞧,上面的几项符咒、法术,几乎就没有什么容易的了。唿风唤雨都在其中,这些法术,对于别人来说,或许挺难的,可对张禹来说,简直是探囊取物。

    其中最难的一项,叫作“圆光术”,这门法术之难,张禹估计没人能够做到。即便有人能够做到,怕是法力也得极为高深。

    所谓圆光术,初期是在掌心出现一道圆光,想要看到一个人在做什么,基本上就能看到。到了中期,圆光能有盘子大小,到了后期,圆光就跟一个大镜子似得,甚至还能收发自如,想要谁看到,谁就能看到。说白了,就跟电视里的神仙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这门法术跟西方的水晶术差不多,但是西方人大多是需要带着法力的水晶球来驾驭,而东方道家则是用纯粹的法力来驾驭,难度之大,可见一斑。

    张禹心下皱眉,这要是要求使用圆光术,那还升个屁,直接就可以结束了。但明知道会这样,也得尝试一下,不拼一回,终究对不起自己。

    再者说,以前这种法术,自己想都不敢想,现在知道法门了,或许就成功了呢。

    张禹趁现在有时间,仔细研究这个法门,主要是以自身的法力为基础,配合意念,也就是心眼,最后再辅佐咒语,就可以催动出来圆光。

    “找谁试试呢?”

    琢磨了一会,张禹心中大概有了谱,旋即决定,不如就找夏月婵试一试。

    毕竟最近夏月婵的母亲出家当道姑了,也不知道她现在的心情如何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集中意念,催动体内真气,心中默默念起咒语。

    蓦地里,令他无比振奋的一幕出现了。在他的掌中,真的出现了一个光镜,而在镜中,竟然有夏月婵的身影。

    镜中的夏月婵,穿着一袭白色的罗裙,站在自家的卧室之内。这个卧室,张禹来过,当初给夏月婵拔除煞气。

    在夏月婵的脸上,带着一抹惆怅,跟着嘴角又微微上翘,好像是想到了开心的事。女人还真怪,心情转变的是那样的快。

    光镜只能看到人的影子,听不到声音,这时夏月婵突然转回身子,嘴巴张了一下,看起来,好像是说“进来”。

    紧接着,有一个人出现在画面之中,是鲍佳音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两位,张禹就知道,肯定是聊什么私房话呢。

    “刷”地一下,画面消失了,很明显,是自己的修为有限,顶多也就能驾驭一两分钟。

    张禹看到的景象,一点也没错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此刻,东海明珠小区,夏月婵的家里。

    夏月婵穿着一袭白色的衣裙,鲍佳音来到她的家里做客,两个人并肩而立,看着外面的景色。

    “小婵,好几天不见了,你最近好么。”鲍佳音扭头看着她,眼中满是柔情,只是声音有点感慨。

    “还好。”夏月婵轻轻点头,看到鲍佳音投来的目光,不知道为什么,她有点害怕,有点内疚,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我今天过来……是有点事……想、想跟你商量……”鲍佳音吞吞吐吐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呀?”夏月婵一愣,鲍佳音向来直率,从来没有这样扭捏。

    “我上次不是跟我妈摊牌了么……说咱俩在一起……后来你问我怎么样,我说没事……其实是跟你撒谎了……”鲍佳音低着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,不可能没事的,你肯定是在瞒着我。佳音,到底出什么问题,你就说吧。”夏月婵的声音温柔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妈跟我说,我要是想要跟你在一起也行,但是必须得答应她一个条件……”鲍佳音硬着头皮说道。

    听了这话,夏月婵更是一惊,牛艳玲吃错药了,这种事都能答应鲍佳音?

    她好奇地问道:“阿姨让你答应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那个……我妈让我……必须跟男人生孩子……有了孩子之后,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…….”鲍佳音低着头,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呀……其实……阿姨这已经算是很大的让步了……”夏月婵也不知道该怎么说,但她知道,牛艳玲这是咬牙提出的条件,鲍佳音不可能不答应。

    “我也知道……”鲍佳音点了点头,说道:“如果我不答应,只怕我妈就得自杀……只是……我若是和男人生孩子……哪里能对得起你……所以,我才来找你商量……因为我知道,这种事不能瞒你……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鲍佳音忍不住淌下了眼泪。

    “佳音……我们俩……”夏月婵本想说,‘我们俩在一起其实是大错特错’,可是鲍佳音为了她都跟牛艳玲摊牌了,如果自己再说这样的话,实在是对不起身边这个人。

    她把话说到一半,再也张不开嘴了。

    “小婵……”鲍佳音一把将夏月婵抱入怀中。

    夏月婵任由她抱着,眼角也不自觉地淌下泪水。

    母亲的事情,起码有了结局,有了一个好的归宿。可是自己呢?自己能找到归宿吗?

    不想,在鲍佳音抱了她能有一分多钟之后,突然说道:“我想跟你商量……我打算跟张禹生个孩子……你、你觉得可以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夏月婵的心头就是一颤,竟然勐地一下子挣脱了鲍佳音的怀抱。

    见到夏月婵这般,鲍佳音也是心头一紧,垂下头,流着眼泪说道:“小婵……我要是这么做……真的对不起你……可是我不能没有你……也不能真的让我妈跳楼呀……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“佳音……我……”夏月婵赶紧上前搂住鲍佳音,急切地说道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……只是……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只是了半天,到了嘴边的话,她也没说出口,硬是个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鲍佳音哽咽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……这事……其实……也……不是不行……”夏月婵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嘴里挤出来的这句话。

    说出口的时候,她都觉得扎心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