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96章 小心驶得万年船
    潮起潮落。

    在海上讨生活的人都知道,一般一天下来有两次涨潮,两次落潮。时间还很固定,每天都会相差一个小时。具体缘故,好像是有一个小小的时差,为什么会这样,笔者也没具体研究过。反正就是每天涨潮的时间,要比前一天晚一个小时。

    比如说今天是上午六点涨潮,晚上六点涨潮。那第二天肯定是上午七点,晚上七点。

    此刻的海面上,一艘巨轮正慢慢地驶向海岸。回来的正是海上娱乐城,不过今天的时间相较于平常有点晚。平常回来的时候,都是赶落潮,等潮涨起来再走。时间看起来固定,但每天落潮涨潮的时间,差不多也就在停靠的时间中变化。

    今天海上娱乐城回来的晚,是涨潮的时候回来的,此刻的岸边,已经聚集了很多人。众人已经说好的将近十点回来,午后就走,现在可好,船晚点了,顶多是逗留一个小时。大家伙等的都很焦急,特别是以前输了钱的,现在筹集了赌本,准备上船把钱给捞回来。

    娱乐城顶楼的办公室内,屠上千的手里拿着电话,望着岸上的人流,心中多多少少的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手机响了起来,屠上千马上接听,恭敬地说道:“老板,我已经按照您的指示晚回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很好。”电话里响起尹雄的声音,“船不用落锚,就逗留一个小时,随后就走。如果有警察赶过来,我会让人马上通知你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屠上千答应一声,随后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在办公室的沙发上,坐着一个少妇,正是赌场的经理。

    她看了眼屠上千,说道:“老板可真是大惊小怪,咱们已经得到确切的消息,派出去的十二个人全部死了,警察怎么可能找到咱们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这么说,小心驶得万年船。老板的做法还是正确的。咱们赶潮水回来,如果警察到的话,咱们马上就可以出海远遁。如果没有警察来,才说明真的没事。”屠上千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个小时......连我上岸透口气的时间都不够,而且还得持续一个月这样......真是小心到家了......”经理不以为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咱们的命都在人家的手里,还不是让咱们怎么做,咱们就怎么做。”屠上千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算了,不提这个了。唉......”经理不由得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船终于靠岸,等在岸边的人纷纷上船。

    在人流中,有一男一女,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,留着络腮胡子,手里提这个皮箱,瞧穿戴有点成功人士的派头。女人看起来像是一个水性杨花,穿的衣服都很暴露,迷你裙,小坎肩,一件抹胸露着肚脐。

    不熟悉他俩的人,自然认不出来。如果是熟人,仔细看的话,可以认出,男人是张禹,女人是潘云。

    二人上了甲板,随着人流进到船舱。

    像一样一女来的,迎宾不会让人家去选导游,因为这是找不自在。只是征求二人开什么样的房间,潘云表示开一个套房,选在9楼,目前窗户靠大海的。

    交了房费,领了房卡,二人直接上楼。

    进到906房间,房门一关上,潘云就说道:“张禹,他们果然真狡猾,选在涨潮的时候回来,又没有落锚,只要我们警方大队人马一动,他们马上就会开船逃跑。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只能按照原定计划行事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有把握?说下雨就下雨?”潘云明显有点不信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东西都带齐了,只要一下去,咱俩就分头行动!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!那听你的,我现在就下楼准备。时间有限,就一个小时,你可快一点。”潘云说完,就直接出门。

    张禹则是马上打开皮箱,从里面将行雨的令旗等物取了出来,按照上次布置的阵法布置开来。

    一切就绪,他从兜里掏出来一张画好的符纸,穿在桃木剑上,敞开窗户,片刻之后,就听“噗”地一声,符纸自燃喷了出去。

    潘云现在早就到了船头,她的样子看起来,十分的不开心,仰头吹着海风。

    同时她的心中还在琢磨,张禹等下会下大暴雨,真的那么灵吗?

    正寻思着呢,天空突然洒下雨点,雨点之急、雨点之快,简直无法想象,根本就是瓢泼大雨。

    刹那之间,潘云就成了落汤鸡,整个身子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她心中暗吃一惊,还真下了。

    不过她马上反应过来,转身朝船舱方向跑,结果脚下一滑,一个趔趄摔倒在甲板上。

    这一来,身上湿的更没样,她慢慢地爬起来,前面正好是驾驶室,潘云一瘸一拐的来到驾驶室,伸手拍了拍门。

    驾驶室是从里面反锁的,现在铁门打开,里面站着一个穿着大副服饰的汉子。

    另外,在驾驶室内还有两个汉子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开门的汉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摔了一下,雨这么大,能让我避避吗?”潘云一脸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她的身上,衣服几乎是透明装,白色的小摸胸内,露出红色的文胸,下面的小裙子紧紧地贴在大腿上,也就是脚上穿着一双大靴子。

    汉子见她这般样子,脸上露出笑容,温和地说道:“那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,就将潘云请了进来。

    里面有大沙发,还有几把椅子,潘云苦着脸,现在还是一副委屈的模样。

    那汉子又道:“我刚刚就看你一个人在船头站着吹海风,心情好像不太好,怎么回事呀?”

    里面另外的两个汉子,也都看向潘云,好似贪狼一般,盯着潘云暴露的身材。

    潘云委屈地说道:“男人真特么的没有一个好东西,那个王八蛋,才一上船,就说要找一个导游......然后双飞!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这么说,男人也有正经的。”汉子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另外一个汉子也道:“可不是么,其实......男人有的时候,就是逢场作戏......出来玩,图个刺激......”

    他嘴里说着,拿过来一条干毛巾递给潘云,“瞧你身上都湿了,要不要我帮你擦擦。”

    潘云撇了撇嘴,白了他一眼,“你给我擦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也就是好心,你后面不是也够不着么......”汉子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。”潘云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也来。”“我也来帮忙。”余下两个汉子,一看潘云这般说,立刻都拿起毛巾冲了过来,像是生怕前面那个一个人吃独食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