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85章 礼物
    “出事了。”电话一接通,欧阳艳艳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电话里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刚刚来了三个人,说是消协的,但是我认出来一个,好像是那个张禹。”欧阳艳艳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禹......”电话里的男人一愣,随即问道:“他都说了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他看出了我的病,说是当年以毒攻毒伤了胃经。而且还说,能够治好我的病。”欧阳艳艳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还有这个本事,他有没有说,是用什么方法?”男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了,跟你当年说的方法一模一样。还说只需要三个月的时间,就能让我痊愈。”欧阳艳艳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体内的余毒虽少,可依旧霸道,用以毒攻毒的方法,实在太过凶险。用阵法疏导排出余毒的方法是最为安全的,可对针法的要求很高,我尚且做不到。但我想,他应该不会无偿的给你治疗,开出了什么条件?”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要龙阳神酒的配方,还有配方的来路。”欧阳艳艳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难道说......试药的事儿,他也知道了?”男人诧异地说道:“我想起来了,先前有警察去过三院,应该有一个就是这小子。怎么哪里都有他?”

    男人顿了一下,接着又道:“你答应他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没有。”欧阳艳艳说道。

    “唉......”男人叹息一声,说道:“以你现在的情况,绝对活不过六十,几年之后,病情就会明显加重。他既然能治,不如就跟他做这笔交易。”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都暴露了。”欧阳艳艳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院那边已经没有了证据,就算将药方给他,他也掀不起什么风浪。你大可以跟他谈,看他的真实目的是什么?”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。”欧阳艳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,你最近最好提防一下,我的仇家找来了。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找上你。”男人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会吧。”欧阳艳艳说道。

    “最好不会,可是张禹都能找到你,他们也不好说。这个张禹做事,看起来还算光明磊落,可是那些人......什么事都能干出来......”男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明白了,我会留意。”欧阳艳艳说道。

    在距离天君生物公司不远,有一家饭店,饭店的包房内,此刻坐着四个老头。

    其中一个,如果张禹见到,一定能够认出来,正是自己的“病友”沈万三。

    “师弟,这些天都查到些什么?”这时,一个年纪最老的家伙看向沈万三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已经可以确定,在精神病院里试药的人正是尹雄无疑。他现在试的药,正是本门的疲筋散,而且效果比本门的还要厉害,根本抵挡不住。另外,他还发明了一种慢性疲筋散,如果人长期服用,不消三月,定会骨弱筋软,跟废人无疑。”沈万三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这是想找本门报仇,咱们必须要找到他,先下手为强,绝不能给他时间,让他羽翼丰满!”最年长的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尹雄当初中了三圣沙,容貌尽毁,没人知道他现在的样子,想要找到他并不容易。不过我还是发现了一个问题,就是天君生物公司生产的一种药酒,好像是尹雄的杰作。那里的老板叫作欧阳艳艳,或许跟尹雄有些关系,我们不如拿她下手,逼尹雄现身。”沈万三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最年长的老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给她下五更寒,如果她跟尹雄有关系,尹雄一定会出手相救。谁出手救她,谁就是尹雄无疑!”沈万三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法子不错。”最年长老头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、潘云和肖科长三人一起出了天君生物。

    肖科长上了自己的车,张禹上了潘云的车,表面上一前一后。

    在潘云的车内,潘云看了眼张禹,突然说道:“你好像认识那个女人?”

    “我认识一个和她长得一摸一样的人,不过绝不是一个,她比我认识的那个人,年纪要大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长得那么像?”潘云没见过夏月婵,自然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像极了,就好像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若不是我和夏月婵很熟,见过她的母亲,我都怀疑他们两个是不是亲生母女或者是亲姐妹。”张禹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查过这个欧阳艳艳的底细,只是很可惜,根本查不到。记录只有她来国内开这家公司的,之前的一概全无。想要查她在美国那边的资料,我们一个小小的公安分局是绝对做不到的。对了,她的病怎么样,你跟她说了些什么,能不能从中打开缺口呢?”潘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应该跟试药的人有很大的关系,只是还不清楚她到底有什么样的身份。但是她的病,绝不是一年两年,我相信试药的那个人,应该是治不了,或许到时候,她会来找我也说不定。”张禹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现在上哪?”潘云看向他。

    张禹耸了耸肩膀,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说来也是真巧,潘云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掏出手机一瞧,是老妈温琼打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妈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“小云,你在做什么呢?”电话里响起温琼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和张禹在车上。”潘云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正想让你找他呢,既然在一起,那就来家里一趟,一起吃饭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......”潘云答应。

    放下电话,她看向张禹,说道:“我妈让咱俩去她那边吃饭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去呗,反正快到饭口了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潘云驾车直奔区领导大院,来到母亲所住的二层小楼。

    现在已经六点钟了,二人一进到大客厅,就看到温琼坐在一张大的按摩椅上看电视新闻。

    “妈。”“阿姨。”

    “你们来了。”见到二人到来,温琼的脸上露出微笑。

    等二人来到近前,温琼指了指茶几,说道:“张禹,这是我给你准备的一点小礼物。”

    张禹和潘云一起看向茶几,只见那里并没有什么东西,只有几页纸。

    “什么礼物呀?”张禹不解。

    “拿起来看看不就知道了。”温琼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好奇地将几页纸拿了起来,原来是一纸批文,上面写的是《特批无当集团董事长张禹为区议员。》

    注:本书没有书记什么的,自然也就没有这个代表和那个委员。这个身份,就用议员来代替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