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77章 试药
    张禹哪能不认识握力器,只是他心中纳闷,精神病院还有这种医疗手段么。

    他接过之后,假装不认得,故意说道:“这是什么宝物?”

    “此乃本座的新宝贝,这么握一下试试,看你能不能握的动。”护士长说道。

    “岂能握不动。”张禹说完,便使劲一握。

    这握力器的分量不轻,最大指数是90公斤,上面有点子显示针。

    以张禹的实力,如果配合上真气,绝对能够直接达到90公斤。但他没有这么做,只是握了45公斤,其实这已经算是很有劲了。

    护士长满意地点了点头,说道:“泼猴,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张禹猴里猴气的跟着护士长,来到一间病房,这间病房外面是大铁门,铁门打开之后,里面有两个患者。

    一个患者能有五十岁,双眼无神,在病房里来回熘达,嘴里只念叨着一句话,“千万不要过天堂桥,那边有鬼......千万不要过天堂桥,那边有鬼......”

    另外一个患者能有六十岁,好似小孩子一般趴在床上,屁股撅着,他的面前有一个空花盆,也不知是看什么。

    “泼猴,以后你就在这里修炼!”护士长指了指最里面的一张床。

    “菩萨!我不要在此修炼,我要去报仇,我要去大闹天宫!”张禹扯着嗓子喊道。

    “以你的修为,现在根本不足以大闹天宫。如果不听我的话,我就要念那紧箍咒了。”护士长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菩萨莫念,老孙听话还不好么......”张禹的表演相当到位,两个跟头就翻到了最里面的床边。

    护士长满意地点了点头,走到中间那张床旁,说道:“沈万三,你在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嘘......我正在等金子从这里长出来......”六旬老头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这话,登时就懵了,原来这花盆是聚宝盆呀。

    “先握一下这个再等。”护士长说着,将握力器塞给了沈万三。

    沈万三握了一下,就是8公斤的分量。护士长皱了皱眉,说道:“你使劲握!要是不使劲,我把聚宝盆给你砸了!”

    “不要、不要......”

    沈万三马上用劲,咬牙切齿的才握了10公斤。

    护士长点了点头,又来到那个五旬男人面前,男人停了下来,嘴里说道:“千万不要过天堂桥,那边有鬼......千万不要过天堂桥,那边有鬼......”

    “带他去做体质测量。”护士长皱了皱眉,就转身出去了。

    有护士拉着五旬男人离开,大铁门关上之后,房间瞬间安静。

    张禹猴里猴气地打量着房间,里面是全封闭的,连个窗户都没有,倒是有个卫生间,可是也没有门。篷顶上有日光灯,四周有两个监控探头。

    他蹦了一会,就到床上盘膝坐下,双手合十,好似念经。

    没过一会,铁门再次打开,那个五旬男人被护士押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个护士此番带了个大托盘,上面放着水杯,还有各种药物。

    护士长先带着护士来到张禹的面前,张禹马上说道:“观音大士,你可算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泼猴,这是仙丹,还不快快服了。”

    护士长说着,从药盒里面拿出药来,乱七八糟的加上一起,又是胶囊,又是药片,能有十粒。

    她递到张禹面前,张禹接过,嘴里说道:“多谢菩萨。”

    说完,就把药全都扔进嘴里咀嚼起来。这些药物多是西药,但是他很快尝出来,其中有一味好像是中药,具体是什么药物,一时间却也分辨不出来。

    “泼猴,喝点水。”护士长将水杯递给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小心谨慎,并且使用心眼查看,一口水将药物咽下,他跟着就发现一股紫色的气流直接扫在自己的力魄之上,速度之快,令人是猝不及防。

    刹那间,张禹就感觉四肢百骸没有半点气力,身子一软,倒在床上。这让他心头大骇,难道说自己前来卧底,被人给发现了。

    好在,护士长只是轻轻点头,收了水杯,又来到沈万三那里。沈万三吃了药之后,也是身子一软,趴到了床上,其症状跟张禹的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倒是那个五旬男人,被灌了药之后,没有半点反应,嘴里仍然是念叨着那句,“千万不要过天堂桥,那边有鬼......千万不要过天堂桥,那边有鬼......”

    护士长随即出门,大铁门关上。

    张禹躺在床上,仿佛连动弹的力气都没有。不过现在,他算是松了口气,原来自己不是被发现了,而是被用来试药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心中同样大惊,惊的是这个药,实在是太厉害了。以自己的修为,服用此药之后,尚且支撑不住,怕是这个世上,恐怕没有几个能挡住此药的。

    “千万不要过天堂桥,那边有鬼......千万不要过天堂桥,那边有鬼......”这时候,五旬男人熘达了过来,还是在房间内转来转去。

    见他没事,张禹不禁纳闷,这家伙吃的药难道跟自己吃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他打量起这个男人,男人的双眼没有半点神采,脸上布满了迷茫与恐惧,说起话来断断续续,只会这么一句。

    “他是怎么回事......”张禹有心给他号脉,奈何现在都没力气起来。不过他隐约意识到,自己服用的药应该是急性药物,过上一阵子,应该能缓过来。

    病房内没有钟表,也没有窗户,根本不知道现在是几点,是白天还是晚上。

    张禹安静地躺着,查看着力魄的状况。紫色的气流慢慢消散,正跟自己预料的一样,也就是一个小时,气流就全部消散。他仔细的审视了一番,对身体应该没有副作用,药性就是让人瞬间骨疲筋软,四肢无力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张禹也不禁感叹,这到底是什么药?这么厉害。

    张禹清楚,在这段时间内,也就是没人对他下手,否则的话,自己都能死上一百个来回。一个精神病院,用人来试验这种药,简直无法想象,这幕后的主使人,到底会是谁呀?

    又过了一会,那个沈万三从床上爬了起来,手里捧着花盆,像是生怕被人抢走。原来是去上卫生间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他应该是也恢复了。张禹干脆也起来了,连跳带蹦的到了那个五旬男人的身边,他要看看,这个男人为什么服药后没事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