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75章 膨胀了
    “远个屁!”张母直接说道:“那个佳音古古怪怪的,一看就不正常。咱家不能娶她,倒是那个小婵不错,我认定这个儿媳妇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就看出佳音古古怪怪了?”张禹诧异啊,老妈的眼睛这么毒么,还能把鲍佳音同性恋的事儿给看出来,那为什么没看出夏月婵呢?

    “你妈我这么多年是白活着的么,虽然我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,但这丫头肯定有问题,搞不好心根本不在你的身上。所以,咱们不能要这个儿媳妇!”张母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您怎么能说夏月婵行呢?”张禹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问过她了......她愿意!”老妈又是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张禹差点没一口血喷出来,夏月婵和鲍佳音是一个战壕的,夏月婵怎么可能会愿意呢?

    张禹急道:“老妈,您别跟我开玩笑......她怎么可能愿意呢?”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可能呢?我儿子多好呀,又有本事,长得也一表人才,人模狗样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您这是夸我,还是埋汰我呢?”张禹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夸你呢,这不是读书少么......那个啥,你妈我是过来人,我试探性的问了那丫头,对你有没有意思,那丫头脸都红的跟猴屁股似的,要是对你没意思,能是这个表情么。另外......人家天天在这陪我,忙前忙后,特别的周到,特别的有眼力,要是对你没意思,人家搭理我和你爸干什么呀?”老妈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是......妈,您这不能朝秦暮楚,我找你们过来,主要是去方彤家的......”张禹都好急哭了。

    “那个方彤我又没见过,这个小婵是真好,人长得漂亮,又有气质,整个大牛屯多少年都没出过一个像小婵这样的丫头!我反正是认定了!”老妈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牛屯出来这样的,那不是太正常了么......爸,我妈给忘了,这事你记得呀......”张禹急道。

    “我开始的态度......跟你一样......可是你妈,你也知道,咱家她说的算......我就是有建议的权力,拍板的事儿......你长这么大,你看我在家做过主么......”张父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”张禹不禁点头,就好像去年来镇海,老爹其实是不同意的,奈何在家里说的不算。

    张禹只好再看向老妈,“妈,这个......方彤过年都来咱家了......您不能这样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别跟我提过年,我一往那想,我就头疼......”老妈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提这个......可我都答应方彤了,我后天带她过来见你们......”张禹挠头。

    “你一定要带来,那就带来吧,我给你把把关。”老妈悠悠然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就成把关了!”张禹惊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给你把关,谁给你把关呀?难道指望你爸!”老妈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......”张禹再次皱眉,只能再次委屈地看向老爸,“爹,您看这事怎么办呀?这是陷我于不义呀......”

    张父无力地说道:“你知道你妈为什么会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呀?”张禹纳闷。

    “膨胀了呗......见你这么出息......对儿媳妇的事儿,她现在能不挑肥拣瘦么......你妈什么人,你自己不清楚呀,有一颗攀比的心,见别人进城赚钱了,不是马上也让你来镇海......”张父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想,这话倒也不假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呢?这老鳖犊子,我能摔成这样还不都是你害的,你还敢说我坏话。我跟你说,儿子是我生的,能这么出息,那是遗传我......所以儿媳妇的事儿,必须得我来做主!”老妈傲慢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人就生出来了!”张父不满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少来顶嘴,要是遗传你,那就是一辈子木匠了......就说要不是我,力主让咱儿子来镇海,他能这么出息吗?能有这么多女孩子喜欢他吗?能闯出来一片天吗?”老妈理直气壮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老爹哑然,当初的情况,也确实是这么回事。

    张禹一向不敢跟母亲顶嘴,他也看出来了,正如老爹所说,确实是有点膨胀了。其实也是,谁家的儿子出息了,当妈的能不膨胀,能不得意。肯定恨不得让全天下的人都知道,老娘是张禹他妈。

    张禹讨好地说道:“妈,方彤乖巧听话,肯定比夏月婵好......”

    这倒是真的,他可不敢娶夏月婵。

    “这种事,我给你把关,我还能坑自己的儿子呀?”老妈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倒是......”张禹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......赶紧给我揉揉,别光说嘴皮子......让你爹给摔的,疼死我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”张禹连忙继续按摩,心中叫苦,这可怎么办?

    老妈不记得方彤了,现在眼睛里只有夏月婵。这个第一印象是很重要的,而且各方面条件,似乎夏月婵还真就比方彤优秀。长相、气质,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虽说方彤家里有钱,人家夏月婵家里就算差点,可也不是缺钱的人。

    张禹都有点担心,万一带方彤来见父母,母亲拿陌生的方彤跟夏月婵比较,不是没有看不上的可能性。到时候,让自己怎么跟方彤解释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会,张禹咬了咬牙,心中拿定主意,暂时还是别让母亲和方彤见面了,自己必须马上想办法治好母亲的失忆。

    这也不仅仅是母亲一个人,同样还包括着骆辰和小灵的父亲。

    想要调查这件事,只有两个渠道,一个是再上赌船,这个风险不小,一旦被碰上,那是人家的地盘,就算自己有通天彻地之能,可到了海上,人家手里再有枪,死成什么样都不一定。

    相对而言,去精神病院调查,应该能够容易一些。如果说精神病院的人用自己试药,自己或许还能抓住其中的药性,将其化解。

    可是去精神病院调查的事情,他自己可完成不了,需要一个人帮忙,那就是潘云!

    张禹给方彤打了电话,托辞暂时见不了老妈,这让方彤有点担心,哄了半天才算作罢。他跟着又联系了潘云,相约明天见面,商量一下调查的事情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越前骏翼,书友16061,颖城爱读书,吊儿郎当,疯大大的打赏,以及今天的37张月票和400张推荐票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