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74章 花式受伤
    “失忆......龙阳神酒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想到了问题的关键,小灵父亲的症状,张禹之前就认定,很像是因为服用了龙阳神酒,不然的话,那样的年纪,绝不止于如此。

    小灵父亲过后的失忆,用小灵的话说,先前还好端端的,突然就这样了。这绝不可能是巧合,必然是服用了某种药物。

    “失忆药,龙阳神酒......”张禹终于慢慢地给出了一个答案,“是精神病院用病人在试药......”

    他虽然不敢肯定,但除了这个解释,似乎给不出其他的答案。

    可以说,用精神病人来试药,是最为安全的一件事。因为这么做,轻易不会被人发现,精神病人又整天语无伦次的,就算是突然多出些症状来,家属也只能眼瞧着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医院的人真是禽兽不如!”张禹暗暗地咬了咬牙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,一切都是揣测,很难确定真相。想要查个究竟,怕是没有那么容易,请警方出面,一旦拿不到证据,势必打草惊蛇。

    琢磨了一会,张禹认为,除非自己去精神病院走一趟,暗藏其中,或许能够发现端倪。一般的人进去,只怕是什么都看不出来,运气不好再被试了药,搞不好就是第二个小灵的父亲了。

    可今天的张禹比不以前,堂堂一个大董事长去精神病院卧底,开玩笑呢?

    不知不觉,车子就快到金都花府了。这档口,张禹的手机响了起来,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掏出来一瞧,夏月婵打过来的,这让他颇为意外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接听,说道:“喂,夏小姐么?”

    “是我,张禹你在哪呢?”夏月婵柔和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正打算回家,有事儿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的......昨晚叔叔和阿姨的腰闪了......我给他们按了摩,又找了黄金海岸的大夫和按摩师帮忙,可现在也没好......你要是有空,就过来看看呀......他们的水平,肯定比不上你......”夏月婵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一听说父母闪了腰,张禹大惊,连忙说道:“我这就过去。”

    随即,他就告诉司机,赶紧去黄金海岸。

    司机立刻掉头,张禹又问了一下夏月婵,父母现在的情况怎么样。大事倒是没有,正趴在床上,又大夫的话说,以二人的年纪,怎么也得半个月下不来床。

    一听说这么久,那肯定是伤的不轻,张禹纳闷,这好端端的,怎么两个人还一起扭伤了。

    张禹问起这个问题,夏月婵干脆把电话给了张母,张母就是敷衍了事,让他过来就成。张禹没辙,只能等到了再说。

    等到黄金海岸的时候,天都黑了。骆辰见突然来到海边,不禁有点担心,即便相信张禹,毕竟印象中没有这个人。

    张禹带着她来到酒店,进到父母的套房时,牛艳玲和夏月婵都在,父母趴在床上。张禹逐个打了招唿,几人很是意外,张禹怎么还带了个女人,这女人看起来一脸憔悴,也不知是干啥的。

    张禹的解释是,这是自己的朋友,头部受到了撞击,对脑子造成了影响,自己正打算给她治病,结果父母这边又出了事,就一起来了。

    解释之后,他就来到床边给父母把脉,父亲的脉搏显得是肾经亢奋。有点像自己喝了龙阳神酒的效果,母亲倒是正常。再给父母按摩了一下腰,扭得确实不轻,特别是老妈,不仅仅是腰扭了,腿还摔了一下。

    张禹终于忍不住说道:“爸妈,你们这是怎么弄得呀?”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父支吾了半天,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倒是母亲撇嘴说道:“就是摔的呗。”

    张禹一看就是不尽不实,估计是边上有人,不方便说。

    于是,他把骆辰先交给夏月婵,请夏月婵帮忙带骆辰先去洗个澡,收拾一下,现在的样子,实在是太磕碜了。

    骆辰见到这么多女人,倒是放下心来,随同夏月婵去洗澡。

    张禹接着又跟牛阿姨客气了几句,请牛艳玲回去休息。

    等把她们都送走了,张禹这才重新回到床边,皱眉说道:“爸、妈......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我发现有点不正常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不正常了?”张父有点心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肾也太强了,吃什么补品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喝了这里的龙阳神酒......这酒是真好呀......”张父感慨道。

    张禹一听说龙阳神酒,心头就是一惊。

    不等他说话,张母就骂骂咧咧地叫道:“好个屁!你要不喝这救,我能摔成这样!”

    “这怎么还跟喝酒有关呀?”张禹更为诧异。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张母有点尴尬。

    “爸。”张禹看向父亲。

    张父也不吭声。

    “妈,到底是怎么回事呀?我好煳涂死了?”张禹焦急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让你爸说!这个老不要脸的!”张母没好气地骂道。

    “爸......”张禹小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我这不是觉得......我这两天状态不错......所以,我就寻思着玩点花样......结果一不小心......呵呵......”张父尴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个老不死的!非要在浴室里,来什么苏秦背剑......结果脚一滑......差点没摔死我......”张母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样啊......呵呵......”张禹也觉得尴尬,自己的父母可真是人老心不老,还会花式动作呢,怪不得刚刚不好意思说。

    “你这臭小子笑个屁呀,给老娘揉揉腰,疼死我了。”张母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遵命。”张禹赶紧给老妈按摩。

    老妈摔的可不轻,上了年纪,不像年轻人那么容易恢复。即便由自己出手,最起码也得三四天。

    张禹紧跟着想要答应了方彤事,皱眉说道:“妈,我还答应后天去方彤家,看你们俩的状态,得方彤来看你们了。”

    “方彤......”老妈突然说道:“我觉得就不去她家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......妈,您这什么意思呀?”张禹急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小婵不错,你把小婵给娶了吧。”老妈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这是开什么玩笑呢?”张禹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鲍佳音和夏月婵,这俩属于那个啥,老妈这是煳涂了吧。他急着又道:“咱们这还是跟牛阿姨一起来的,您怎么又扯到夏月婵了......越来越远了......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