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67章 三足鼎立
    吕真人很是狡猾,他没有自己提出来,因为不管他怎么提议,估计袁真人都不会答应。

    袁真人先前不是说杨祈昭有见地么,那就让杨祈昭来说。

    当然,最好的法子就是让张禹车轮战,由张禹和杨祈昭先互相pk,不管是谁赢了,再去面对周通伯。那这样的话,周通伯就赢到家了。

    杨祈昭还想赢呢,他也不是傻子,若是自己先跟张禹干一局,哪怕是自己赢了张禹,估计也干不过周通伯呀。

    所以,杨祈昭说道:“为了公平起见,我认为我们三个人呈品字形站位,我攻击周道友的山海镇,周道友攻击张道友的山海镇,张道友攻击我的山海镇。谁的山海镇先被破掉,就算淘汰。剩下的二人继续攻击,直到只剩下一块山海镇。”

    吕真人听了这个法子,略一琢磨,便点头说道:“很有见地。”

    他跟着看向袁真人,说道:“不知袁真人以为如何?”

    这个法子虽然没有车轮战那么稳妥,可是同样也算是很靠谱的了。

    他清楚,如果说是车轮战,让杨祈昭先上,周通伯殿后,那袁真人不一定能答应。搞不好会出现昨天的情况,就是张禹赢了杨祈昭之后,袁真人找理由要求较量暂停一宿。毕竟表面上,得公平一些,连续打两个,确实有失公允,也看不出来谁的山海镇更强。

    互相攻击这个法子,在吕真人看来,应该更好。杨祈昭攻击周通伯,估计那就是一个摆设,料想杨祈昭也不敢真攻击,装装样子罢了。而且看杨祈昭的状态,就算有心攻击,也没多少真气了。

    周通伯攻击张禹的山海镇,那张禹还不能还手,他要攻击的话,只能是先攻击杨祈昭,这给了周通伯一个缓冲。

    看得出来,杨祈昭这小子是动脑子了,即便是二打一,还显得光明正大。

    袁真人微微皱眉,她哪能看不出来这个提议中的问题所在。可关键在于,自己这边就张禹一个,要是让张禹先对杨祈昭,再对周通伯,那就更不用玩了。

    找理由搪塞什么的,也得分时候,在有些情况下,以袁真人的身份,真就是宁可站着死,不能跪着生。毕竟人到了一定的份上,面子要比生死都重要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这样。”袁真人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两位会长这一确定,斗法即刻开始。有人过来将封禅台中间的桌子给撤了,张禹和周通伯、杨祈昭三个人呈品字形站立。

    按照规则,三人左手上拿着山海镇,右手上拿着生煞的法器。

    在张禹的左侧站的是周通伯,他手里的镜子对着张禹的山海镇。在张禹的右侧站着杨祈昭,杨祈昭的葫芦对着周通伯的山海镇。

    台下的众人看到这个架势,精神头全都十足,不过对于胜负,他们认为没有什么悬念,就是看张禹能坚持多久。

    在不少人看来,张禹的葫芦或许能够攻破杨祈昭的山海镇,可是张禹绝对没有机会赢下周通伯。

    或许,不等张禹拿下杨祈昭,他的山海镇就先被周通伯给攻破了。

    而在这其中,杨祈昭隐隐被认为是最弱的一方。

    发令的任务,交给了秦局长,秦局长站了起来,大喊一声,“开始!”

    他的声音一落,张禹、杨祈昭、周通伯三个的法器中几乎是同时喷出黑色的煞气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,绝大多数看不到煞气的颜色,台下的人只是看热闹,想要看看最后的胜负。因为谁都知道,山海镇一旦被煞气攻破,就会自动烧毁。

    但不是说,只有张禹一个人能够看到煞气,起码袁真人和吕真人都是能够看到的。

    张禹三人的法器中,同时喷出煞气,张禹的葫芦中,喷出的是阵阵气流,杨祈昭的葫芦里喷出来的是丝丝气流,而周通伯的镜子里,射出来的却是浓郁的黑雾。

    一看到这里,谁强谁弱,两位会长已经能够看的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袁真人,胜负已分了吧。”吕真人直接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,也许张禹的山海镇更强也说不定。”袁真人笑道。

    “更强......我怎么看不出来呀......我看你,只是再找心理安慰罢了。”吕真人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山海镇是破煞法器,普通的煞气,如何能够攻破山海镇。周通伯的法器最强不假,可是他射出的煞气,如果攻不破张禹的山海镇,岂不是说明,张禹的山海镇最强么。”袁真人淡淡地笑道。

    “恐怕到时候只有你一个人这么认为吧。”吕真人不屑地说道。

    边上的不少人也在议论,到底是孰强孰弱。

    冯崇绝站在师兄身边,低声说道:“师兄,张禹的情况怎么样,也不知道能不能赢?”

    贾真人微微皱眉,担心地说道:“现在的形势不乐观,那个周通伯最强,小禹次之,杨祈昭最弱......不过,以张禹的法器,想要攻破杨祈昭的山海镇,几乎没有可能,而周通伯的法器,却是极有可能攻破小禹的山海镇。”

    “那、那岂不是输定了......”冯崇绝一听这话,登时就绝望了。

    “或许......会有转机吧......”贾真人说这话的时候,自己都没有底气。

    外行看热闹,外号看门道。

    外行现在能看到的是,周通伯气势如虹,小脸红扑扑的。张禹和杨祈昭的脸色都是白的,脑门子上全都是汗。就凭这个,也能看得出谁强谁弱。

    “看来......还是周通伯最强。”“还用你说,我也看出来了。”“一个白天,连续加持两件法器,这个周通伯也太强了。”“可不是么。”......

    镇海大学的学生们,现在更是议论纷纷,“不是说刚入门的时候,正一教的道法强么,现在来看,好像不是这么回事。”“谁说不是,全真教好像也很厉害,导员说的好像不对。”“你小点声,让导员听到好不高兴了。”“对对对。”“你说日后咱们是加入白眉宫,还是加入阳春观呀。”“那都是大道派,你以为那么容易进去呀。不过全真教好像很强,以后的选择更多,这个云来观就不错。”“嗯,有道理。”“我都听说了,这次胜了的人,将会成为道教协会的副会长,掌握度牒资格的审批权。以前这个权力都是在白眉宫,现在要是变成了全真教,那......那以后正一教的度牒就难拿了......”“还有这事呀,我说怎么这么激烈。”......

    伴随着台下的议论,台上的比拼现在已经到了白热化。张禹的头顶,现在都冒出蒸气了,葫芦里喷出来的煞气,从先前的气流,渐渐衰弱,变成了丝丝气流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