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60章 收雨
    “哗......”“哗......”“哗......”......

    豆珠般的雨水连着线下来的,好似瓢泼一般。什么叫倾盆大雨,此刻的景象就是这般,雨水落在地上,崩的是水花乱溅。

    整个白眉峰顶的人,现在身上的衣服全都湿透了。

    袁真人木讷地站着,嘴巴半张着,都有雨水流入她的嘴里,可是她压根都忘了这个茬了。心情的激动,简直无与伦比。

    白眉宫上下,此刻的心情和袁真人也差不多,他们不敢想象,张禹这是怎么做到的。

    上官宁的眼睛也是直勾勾的看着张禹,道冠、道袍全都湿透,她仿佛没有知觉,只是在心中嘀咕,“他就是爷爷选中的人......无当道观真的要复兴了......”

    吕真人也有点懵了,一个连授篆都没有的,是怎么求来雨的。他有点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,可是又不得不信,因为身上也都湿透了,脸上全都是水。

    台下众人也在发懵,刚刚还有人惊唿,不过很快就有人反应过来,“收雨吧,受不了了!”

    适才别人求雨,也是下雨,他们还有心情来议论议论。可是眼前这个雨,实在是没法议论别的了。

    众人也都反应过来,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喊道:“收雨吧!”“收雨吧!”“收雨吧!”......

    “知道你的求雨,赶紧收了吧!”“行了行了,不用下了,收了吧!”“是呀,赶紧收了吧!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现在和其他的人已经,身上就跟才从河沟里爬出来一样。

    他赶紧收雨,其实所谓的收雨,就是把阵法给撤了。

    别人求雨的时候,行雨阵都没等撤掉,雨就停了。所以,也没人管收雨的事儿,奈何张禹求来的雨太大了,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张禹三两下就把阵法可撤了,可是意外发生了,雨竟然没停,仍然是哗哗直下。

    正常祭雨是有步骤的,布云、行雨、收雨。如果按照老王头教的手段,他知道该怎么收雨,但估计也就跟周通伯差不多,不等收雨自己就停了。可是此番布阵行雨,张禹是第一次用,没人教他怎么收雨。

    阵法倒是让他给撤了,雨仍然再下,这让他挺意外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下呢!”“收雨呀!”“你不会是不会收雨吧!”......

    台下众人又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雨瓢泼之下,下了五分钟都没停,在这么大雨里挨浇,真有点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秦局长终究不是练家子,年纪也不小了,他是第一个受不了的。他看了眼袁真人,又看了眼吕真人,说道:“两位真人,咱们是不是先避避雨呀。”

    话是这么说,可封禅台上哪有个避雨的地方?

    两位会长现在也从震惊中缓过来了,知道不能这么继续挨浇。

    吕真人朝张禹喊道:“赶紧收雨!”

    张禹回头看了眼他,没有说话,因为他收不了。

    袁真人担心吕真人又找茬,马上说道:“布云行雨,乃是承天之道,雨势即成,哪能说收就收。”

    “那这收不了算什么呀?”吕真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张禹令天道所感,降下甘霖,现在强行收雨,恐是逆天而行。如此反复,必遭天谴,我看......这样挺好!”袁真人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还好啊......这接着怎么比呀......”秦局长直皱眉,自己这身子骨,禁不住这么浇。

    “眼下时间不早,他们三个也该休息一下。我看不如这样,暂且下山,明日再比!”袁真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也只能这么办了。”秦局长点头。

    两位真人当即宣布,整队下山。

    仗着山道上修着台阶,要是土路的话,现在估计连山都下不去了。到处都是水,颇有一种水淹白眉山的意境,说来也怪呀,别的地方都没下雨,就白眉山这里,大雨哗哗的。

    他们在上面斗法,知道是怎么回事,可今天来白眉山旅游、看风景的,真是倒了霉。

    大晴天的,谁知道能下雨呀,出门也没带把伞。先前一会掉点雨点,倒也不算什么,反而让人觉得不错。有那小情侣一起来的,还蛮有情调,全当雨中漫步了。

    当大暴雨这一下来,立马就傻了眼,到处找地方避雨。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就下雨了?”“天气预报没说有雨呀。”“你懂什么,天气预报一向不准。”“这也太不准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道教中人和镇海大学的学生们,倒是能够井然有序的下山。

    道派的人被淋的都没心情说话了,那些学生们的兴致倒是蛮高的。

    有那学生一边走一边讨论,“道法是厉害呀!这回的雨是真大。”“可不是么,现在还下着呢,比先前那两个大多了。”“学会这个,估计以后打炮降雨了,直接就能人工降雨。”“对了,这个是哪个门派的?”“好像是什么无当道观的。”“无当道观,听着有点耳熟。”“我记得前阵子来过咱学校招生。”“我想起来了,好像有这么回事。”“这无当道观在哪呀,以前都没听说过。”“我听说有个无当道观足球队,应该是在光明镇吧。”“是么,等有机会去看看。”“就冲这大雨,估计这道观应该也挺有实力。”......

    张禹走在后面,是跟白眉宫的人,以及正一教那些道观的方丈们一起下山。

    不少道观的方丈,以前张禹都不认识,现在却是一个个主动跟张禹打招唿。纷纷自我介绍,先混个脸熟。

    正一教这边就剩下张禹一根独苗了,属于唯一的希望。特别是对于张禹的实力,这些人也着实佩服。一个没授篆的人,就有这般实力,一旦授篆了,那实力还不得培增。

    沿路回到了白眉宫,时间也不早了,该吃晚饭了。袁真人少不得要尽地主之谊,留大伙吃饭,可没一个吃的,纷纷告辞。

    全真教的意思一下,告辞离开,倒也正常。不过,正一教这边,也都纷纷告辞。实在是没法留下了,也没带其他的衣服来,身上湿漉漉的,怎么吃饭啊。白眉宫就算是有新道袍,估计也供应不了这么多人的。

    袁真人也知道这般道理,客气了几句,送了几步,便行作罢。张禹和王胖子倒是被留下,明天还得比,就别来回折腾了,全当是主场作战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