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52章 不会
    这个题目一出来,正一教的人心中暗喜,这可是他们的强项。当然,也不说谁念都管用,起码大伙都会。

    不过,张禹听了这个规则之后,立马就头疼起来,因为他不会。

    张禹也会一些咒语,可是头痛咒和肚痛咒,他并没有学过,老王头好像不会这个。

    眼下张禹心中叫苦,这若是跟谁对上了,岂不是只有挨咒的份。

    唯一能让抱有希望的是,正一教这边人多,他们一共17个,对面12个,搞不好是可以轮空的。

    张禹只能祈祷自己这一局轮空了。

    双方刚刚标名挂号,名字也都装进了小球里。袁真人和吕真人各自抽出来一个,然后交给秦局长打开,确定对阵。

    “第一轮,长寿观登云子,无量观杨祈昭。”

    随着贾真人念了名字,这两位立刻出列,站到封禅台中间。

    长寿观可是大道观,无量观根本就没什么名气。可以说,两家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。

    尤其是登云子在正一教中,着实有些名气,绝非什么杨祈昭可别。加上咒术又是正一教的强项,所以不用看,大伙也能想到,登云子赢定了。

    登云子和杨祈昭客气了一下,只见登云子的脸上满是自信,显然是不屑于对方。

    随后,二人就开始对咒起来,他俩也不出声,都不知道默念些什么。

    张禹还打算偷师呢,现在看来是白扯了。好在没抽到自己。

    没一会功夫,二人就开始抱着头,脸上露出痛苦之色。

    又过了半分钟,登云子突然忍不住发出痛唿之声,“啊、啊、啊......”

    他双手抱头,呲牙咧嘴,再也无法念咒反抗。而杨祈昭则是得理不饶人,仍然继续默念着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正一教这边的人有点懵了,登云子怎么会被一个无名小卒给咒倒了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“这......这个杨祈昭到底是什么来头。”“不知道呀。”......

    终于,登云子再也忍不住了,嘴里叫道:“我认输!我认输!”

    听他认输,杨祈昭这才停下来,微笑着说道:“无量天尊,承让、承让。”

    “这咒术应该是正一教的强项,真没想到,第一轮下来,赢的竟然是无量观。”吕真人见自己这边获胜,不由得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袁真人只是淡淡地说道:“这才开始而已。”

    嘴里这么说,她在心中却是无比诧异。登云子的实力,袁真人也十分清楚,怎么会被一个无量观的小子给咒倒了呢。

    这道题目可是她出的,竟然第一轮就输了,确实有点丢人。

    好在第二轮、第三轮、第四轮胜出的都是正一教这边。

    王杰坐在位置上静静地看着,就好似大盘鸡屎一般。他在心中嘀咕,这是真给咒倒的,还是假装头疼倒下去的呀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一个坤道悄悄地来到他的身边,用胳膊肘撞了一下他。

    王杰转头一瞧,过来的人是上官宁。他刚要张嘴询问,上官宁忙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然后用极低的声音说道:“哥,张禹授篆了吗?”

    “好像没有。”王杰也是低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还报名呀......”上官宁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他不报名,难道我上啊......再者说,师叔有些本事,我见识过......”王杰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“他是有些本事......可是他没授篆,肯定不会头痛咒和肚痛咒......”上官宁低声说道:“等下万一上去,肯定是只有挨咒的份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......为什么不会呢?”王杰这下也有点急了。

    “这是经篆里的咒语,授篆之后才能得到经文,才能知道咒语,才能使用咒语。”上官宁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王杰登时惊唿一声。

    旁边的人听到他的声音,马上看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......”王杰干笑两声,跟着看向张禹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不想此时,前面的贾真人喊道:“第五轮,无当道观张禹,邱祖庙凌空子。”

    “呃......”闻听此言,王杰把到了嘴边的惊叫声硬是给咽了回去。他苦着脸看了眼妹妹,像是在说,你真是乌鸦嘴呀。刚说万一轮到张禹,马上就轮到了。

    上官宁也没想到这么快,看了眼张禹,心中暗说,你自求多福吧。

    “啊?”跟王杰一样,张禹一听到自己的名字,心里就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边上的几个道士都看向他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张禹说完,硬着头皮走到中间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因为足球队的缘故,现在倒是有了点名气。但是修道之人,也不一定关心这个,在场的不少道派,都没听说过无当道观。

    而邱祖庙在镇海市着实有名气,这个凌空子更是住持曹真人坐下二弟子,道派中人大多都认识他。

    一看到他俩对上了,不少人都嘀咕起来,“这个无当道观张禹是什么来头。”“不知道。”“凌空子可是邱祖庙高手,看来这个张禹输定了。”“那还用说。”......

    白眉宫这边的人和阳春观那边的人,倒是不乏认识张禹。一见到张禹出手对抗凌空子,自然也议论起来,“这次有意思了。”“可不是么,算是棋逢对手。”“你看谁能赢?”“不好说,我觉得张禹。”“张禹风水上面的修为很高,就是不知道咒术方面怎么样?”“那你说呢,风水上那么高的造诣,咒术上能差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当然,说这话的话,那是因为不知道张禹没授篆。

    “无量天尊。”“无量天尊。”

    张禹和那个凌空子打了个照面,和先前的四对一样,相视而立。彼此间意思了一下,跟着就开始咒对方,确切的说,张禹是等着凌空子咒他。

    张禹看着凌空子,凌空子也看着他,张禹很快发现,凌空子的目光集中在他的眉心处。

    没过一分钟,张禹就感觉到头有点疼,好像是灵慧魄受到了冲击。他赶紧静下心来,使用心眼观看,跟着就发现有一条红色的气流正在冲击自己的灵慧魄。

    他赶紧催动真气,挡住自己的灵慧魄,红色的气流并不是很强大,张禹的真气完全可以将其抵消。于是,他的头马上就不疼了。

    “头痛咒原来是这么回事......”张禹一下子明白了头痛咒的原理。

    原来是通过咒语来冲击灵慧魄,进而造成人的头疼。可是这咒语是什么样子的呢,他却是不知道。

    张禹悄无声息的抵消了对方的头痛咒,可在旁人的眼里,自然会看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众人能看到的只是,张禹和凌空子面对面的站着,谁也不动。

    刚刚的四轮交手,不管怎么说,都是有反应的。现在这两位可好,就跟没事人一样。

    镇海大学的学生们,一个个不禁议论起来,“他俩是不是都不会呀?”“有这种可能。”“这可真巧了,来俩滥竽充数的。”......

    他们这些学生,自然不太懂,可是封禅台上的这些人,那可是懂行的。

    要知道,每个道派只能派出一个人,那派出来的人绝对是顶尖的。别的道派没有准,可是邱祖庙在镇海市属于大派。凌空子作为曹真人的二弟子,不可能不会咒术。这两位在干什么呢?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“还没分出胜负。”“到底咒没咒呢?”“肯定得咒呀!”“那怎么没有反应呢?”......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