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30章 致命
    星期二,吉祥集团。

    范世吉大清早就来到了公司,他显得有些兴奋,显得有些急不可耐。仿佛是在等待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范世吉立刻接听,直接说道: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老板,已经得到可靠消息,蒋宪彰死了,蒋家现在暂时没有宣布死亡消息。另外,蒋雨霆因为昨天太过慌张,发生交通事故,又碰巧遇到了蒋雨霖。回家之后,机密泄露,不慎坠楼。现在胸椎摔断,即便能抢救过来,恐怕也会是个残废。”电话里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蒋雨霆,命可真苦,看来我的钱是省下来了。继续打听蒋家的情况,有任何消息,都要马上向我汇报。”范世吉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电话里的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另外,蒋家现在一定会想办法暂时隐瞒蒋宪彰的死亡消息。这几天,咱们绝不能让蒋家清静了,你马上给我通知蒋家的那些私生子,把消息散布给他们。到时候,蒋家就有热闹看了。”范世吉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

    范世吉跟着挂断电话,随即又抓起电话,拨了个号码。

    “让翱翔到我办公室来一趟。”

    没一会功夫,晋翱翔就来到董事长办公室。

    “老板,找我有什么吩咐。”晋翱翔恭顺地来到范世吉的老板台前。

    “出货!把我手里的筹码再放出去8%!”

    闻听此言,晋翱翔不由得大惊,急忙说道:“老板,这未免太多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也不多!如果一点希望也不让蒋家兄弟看到,他们怎么可能出来和我决战!又怎么可能彻底掉入悬崖!”范世吉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话是这么说,可一旦蒋宪彰醒过来,天子集团的实力,是要比咱们强的......”晋翱翔担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已经得到可靠的消息,蒋宪彰死了。”范世吉得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死了?”晋翱翔又是一惊。

    “蒋宪彰一死,蒋家大乱,他们还拿什么和我斗。这两兄弟都是很角色,这次若是不赶尽杀绝,日后他们必然卷土重来。我可不想养虎为患,所以这一次要将他们一网打尽!照我说的做就好,放货撑死他们!”范世吉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晋翱翔马上点头。

    今天的张禹,穿的十分整齐,一身阿玛尼的西装,显然的沉稳干练,看不出半点与年纪相符的青涩。

    他坐在萧铭山的车上,正一起前往蒋家。二人的表情都很严肃,彼此间都清楚,这或许是人生中的最关键一战。尤其是萧铭山,这或许是他的最后一战。

    张禹还年轻,可萧铭山这个年纪,一旦输了,就再也无法爬起来。

    车子快到中午的时候,来到天子马场。才一到马场外,好家伙,外面堵满了人。有警察、有记者,有那形形色色的人,各种车辆,将马场外堆得是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而马场也是如临大敌,出动了上百保安将大门堵住,不许任何人进入,双方完全僵持。

    张禹和萧铭山难免纳闷,拉下车窗,就能听到外面的喧嚣与叫喊之声。

    “凭什么不让我们进去!”“我要见我爸!”“外面有传言,说我爸已经过世了,我们要进去看看,确认一下!”“没有错!你们别在这挡路,快点让马鸣雪出来,给我们个交代!”......

    一听到这喊声,张禹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了,显然是蒋家的私生子又打到门上,目的当然不是看望老爹,他们能跟蒋宪彰有啥感情,图的不就是蒋家的家产么。蒋家家大业大,随便分点,也都他们几辈子的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走后门吧。”萧铭山一阵无奈,掉转车头,朝马场后门开去。

    蒋家外面乱成一锅粥,蒋家内部却显得很安静。这种安静,似乎让人窒息。

    从那些大夫们的身上,就能看到这一点。

    他们的面前都放着钱,一人一箱子,但是不许离开,更不许打电话什么的。在每个大夫的房间内,都有两个保镖跟着。现在不说是蹲监狱,其实也差不多。

    蒋宪彰的房间内,空调一个劲的吹着,本是春天,气温刚好,可在这里,就跟过冬天差不多。

    马鸣雪枯坐在床边,双眼无神,脸上都是泪痕。马鸣风坐在姐姐旁边,身上穿着羽绒服,冻得是直皱眉,却也不敢说冷,只是宽慰姐姐。

    蒋雨霖和蒋雨震都站在窗边,望着外面的景色,谁也不知道这两兄弟现在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......”门外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请进!”蒋雨霖沙哑地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张禹和萧铭山从外面进来。

    看到是他俩,蒋家兄弟打了招唿,马鸣风意思了一句,马鸣雪只是轻轻点头,仿佛已经无力说话。

    张禹和萧铭山对着床上的遗体简单的拜祭一下,跟着看向蒋家兄弟,张禹说道:“蒋大哥、蒋二哥,节哀之余,我们是不是应该谈一下现在该怎么办了?”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蒋雨霖说道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今天早上范世吉又在股市上抛出大量吉祥集团的股份。我在想,我们是不是应该全力接盘,跟范世吉一绝死战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父亲过世,我那些兄弟都打上门了,公司的资产,恐怕很快就会冻结。只怕我现在拿不出来那么多钱。”蒋雨霖有些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错......”蒋雨震也是轻轻摇头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要放弃!”一见到二人的态度,萧铭山大急。

    “资本战争,除了战术之外,拼的主要还是资金,我现在真的拿不出多少钱了。”蒋雨霖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现在你最关键的时候,范世吉抛出这笔股票之后,哪怕与背后的庄家联手,手里也不会有超过51%的股份。我们只要全力以赴,一定能够赢下来!”张禹郑重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分析师已经给我分析过了,如你所言,范世吉他们所掌握的筹码,确实不足51%。范世吉的做法,应该不是他没钱了,他现在已经拿足了金都地产的筹码,此刻的做法,很有可能是在诱我们入局。一旦我们输了,只怕将一无所有。”蒋雨震正色地说道:“张禹,你本身就是一无所有。自然可以拼,大不了重头再来,可是我们呢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,蒋雨震的一双眸子死死地盯着张禹。

    一点没错,就如蒋雨震的说法,他和张禹不一样,他是输不起的。

    “二弟说的很有道理。”蒋雨霖点了点头,同样也看向张禹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