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22章 不祥之物(第九更)
    中年女人送张禹和孟星儿出了别墅,随即就掏出手机,拨了丈夫杭建功的号码。

    电话很快接通,里面响起丈夫有些沙哑的声音,“喂,小怡,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刚刚来了一个白眉宫的无当斋居士,说是能治好咱们儿子,不要需要结个善信,你回来看看呀。”邹怡说道。

    “白眉宫的......结多少?”杭建功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是......你有5%的吉祥集团股份,那是不祥之物,他想要这个。”邹怡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!”闻听此言,杭建功登时怒道:“他怎么不去抢呀,我的这些股份,现在价值几十亿,还不祥之物,这种不祥之物,有多少我要多少!”

    “那你......给不给呀......咱儿子......”邹怡担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给!”杭建功直截了当地说道:“我已经从镇海市请了阳春观的陆真人前来。陆真人惯能治疗疑难杂症,保管药到病除!再过一会,他就能到,到时候我陪陆真人一起回家,给儿子治病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吧......不过......”邹怡还是担忧。

    “不过什么?”杭建功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让我准备一些东西......我准不准备呀......”邹怡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杭建功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坐着宾利离开西子湖别墅区。

    邹怡打电话跟丈夫说的一切,张禹自然不会知道。

    孟星儿一边开车,一边说道:“张禹,你可真是狮子大开口呀。”

    “有吗?”张禹微笑。

    “据我所知,吉祥集团也是市值几百亿的大企业,你开口就要5%的股份,这1%就是几个亿,5%起码不得二三十亿。结个善信要这么多钱,难道还不算狮子大开口么。”孟星儿说完,瞥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张禹并没有去看她,只是说道:“那你说,杭家会给我吗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问我这个问题?”孟星儿问道。

    “随口问问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价是狠了点,但杭家就这么一个儿子,应该差不多。只是......”孟星儿皱了皱眉。

    “只是什么?”张禹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是他的事情,因我而起,我带你前去给他治病,你结果要人家5%的股份。说真的,我都有点于心不安。”孟星儿幽幽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这次前来,就是想办法弄这笔股份的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这次轮到孟星儿好奇了。

    “暂时不能说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说就算了,如果我想查,也能查出来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二人随便聊着,不久来到杭城大球场,彪哥的车跟在后面,先后下了车,令彪哥又是一阵羡慕。

    彪哥心中嘀咕,老弟这也太狠了,到哪都能遇到香车美人呀,而且一个赛一个,我怎么就没这个命呢。

    比赛的对手也是国甲弱旅,张禹催动了神行马甲,无当道观足球队自然化身为跑不死,这场比赛,根本没有悬念。

    眼瞧着张禹的球队能够不知疲倦的奔跑,孟星儿好奇地说道:“你的队员,怎么一个个这么能跑,如何训练的?”

    “玄学训练。”张禹一本正经的吹牛叉。

    “玄学......真有这么玄么......”孟星儿有点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等我治好杭家崎的病,你就知道玄学有多玄了。”张禹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拭目以待。”孟星儿妩媚一笑。

    比赛上半场结束,道观球队4比1领先,这个比分,加上道观队的体能,预示着整场比赛已经以胜利告终。

    一路到来,加上又踢了半场,张禹估摸着,时间也差不多了,自己要的东西该准备好了,怎么杭家还不给自己打电话呢。

    自己没有杭家的电话,他觉得让孟星儿打电话,似乎有点不妥,于是说道:“我要去杭家了,你呢?”

    孟星儿淡淡一笑,却是那样的百媚丛生,“这么着急。”

    “有点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现在电话还没来,我想他们不会打电话了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确定的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开的价码,显然是太高了,杭建功不答应,也在情理之中。如果不错的话,他应该已经找到其他的人来给杭家崎看病了。我觉得你还是不要去自讨没趣了。”孟星儿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看出来了?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说,以前和杭家还有一些关系。”孟星儿也笑了。

    “那我就更要去了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你的意思,除了你之外,别人肯定治不好。”孟星儿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说肯定治不好,毕竟人外有人天外有天......因为我自己没有十足的把握,所以我想观摩一下。另外,如果那人把杭家崎给治好了,你的问题,我又得重新去琢磨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应该留在这里。”孟星儿说道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因为这样才可以自抬身价。至于说我的问题,大不了日后我再喜欢上什么人,和他......”说到最后,孟星儿自嘲地一笑。

    “5%的股份,我的身价已经很高了,用不着继续抬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很有趣。”孟星儿笑道。

    “何以见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说不上来!”孟星儿说着,站了起来,又道:“胜负已分,咱们走吧,不管是谁治好的杭家崎,我也应该去感激一下。”

    通常女人说一个男人有趣,大多不是因为这个男人风趣幽默。之所以有趣,是因为她对这个男人好奇。

    杭家别墅内,三楼的房间。

    此时此刻,有七个道士站在里面,陪同在侧的还有杭建功与邹怡。七个道士中,一个年纪比较长,身穿白色八卦仙衣,上面还挂着条条青色丝带。另外六个,则是杏黄色的道袍。

    年长道士正是阳春观的陆真人,他表情严肃,好似如临大敌。

    邹怡在一边瞧着,小声地问道:“陆真人,怎么样?能行吗?”

    “放心好了,我阳春观既然出手,那必然是药到病除。”陆真人说着,从怀里掏出一个锦盒,将锦盒打开,里面是一枚金色的药丸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?”邹怡好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此乃阳春金丹,配上我阳春观的真武七绝阵,能够包治百病,起死回生。你们暂且出去,稍作等候。”陆真人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......”邹怡和丈夫赶紧出了房间。

    在房间外,还站着九个和尚,包括带头的济闲大师,一个个都露出不服之色。原本是自己的生意,现在可好,一波一波的来人,以后还让不让人混了。

    相比于张禹,济闲大师认为屋里这帮道士更加恨人,刚刚见面的时候,那目空一切的样子,还有那说话的腔调,差点没把和尚们给气死。

    济闲大师在心中默默说道:“阿弥陀佛,治不好、治不好......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