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11章 这活我干不了
    “他还敢这么做?难道不要命了!”萧铭山惊诧。

    “他敢这么做,自然是有所依仗。”张禹又是笑道:“眼下蒋老爷子昏迷不醒,在他看来,蒋家自顾不暇,就凭萧叔叔你一个人,根本无法跟他抗衡。只要他吃进那3%,占尽先机,就可以不惜一切代价,先把你解决,然后再反手去做其他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没错......”萧铭山倒吸一口凉气,如果赫云帅的3%被范世吉买走,两个人之间的差距就是6%,范世吉真的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在证券市场上扫货,进而将他给逼死。

    萧铭山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小禹,那你说现在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你借我三十亿,蒋家再借我三十亿,我去陪范世吉玩玩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十亿?”萧铭山一愣,这可不是小数,张嘴就借三十亿。

    蒋家的人也是一惊,几乎是同时说道:“三十亿!”......

    “怎么了?难道不能借么。”张禹故意摊了摊手。

    “能。”萧铭山马上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的手里还有7%金都地产的股份呢,萧铭山哪敢跟张禹说一个不字。说句难听的,张禹手里的股票,也不止三十个亿。

    见他答应,张禹看向蒋家这三位。

    蒋宪彰还在床上躺着呢,就指望张禹想办法搭救,要是不答应张禹,那找谁来救。再者说,人家张禹也说是借了,又没说要。

    但是,蒋雨霖还是有些为难地说道:“张老弟,我们蒋家的家当虽然不少,三十个亿也能拿的出来,只是眼下,我父亲昏迷不醒,账面上的钱,几千万或许没问题,可这么大个数,没有我父亲的签字,根本动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这笔钱实在太多了,我父亲不醒,根本调动不了。能不能这样,等我父亲醒了,由我父亲签名,把钱给你划过去。”蒋雨震也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蒋老爷子醒过来,估计事情都结束了,机会也没了。你们哥俩,再加上阿姨,我相信......三十亿,应该没啥问题......就说是借给我们无当足球队,账面上的事儿,你们这么多人,难道还做不了主么......”张禹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马鸣雪、蒋雨霖、蒋雨震互相看了一眼,脸上都露出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张禹接着又道:“范世吉把你们家害成这样,难道你们就这么算了?机会只有一次,错过的话,恐怕就没了。你们自己想,我现在挺累的了,打算回去睡觉。”

    这番话,也是潘老爷子教给他的。毕竟是借三十个亿,不是三十万。

    “好!我答应你!”蒋雨震突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雨震?”马鸣雪一愣。

    “妈,范世吉将我父子害成这样,这个仇我不能不报!”蒋雨震正色地说道:“集团一下子运作三十个亿太难,就算我和大哥、母亲点头,账面也很难运作,起码需要个三五天。但我天子集团刚刚上市不久,并没有什么负债,我手里的股份拿到银行也能抵押,另外我私人再给你凑五个亿。明天先借你十五个亿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十五个亿我出了。”蒋雨霖也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我!”这时,蒋雨霆冒出来一句。

    听到他的声音,众人一起看过去。

    蒋雨霆有点尴尬,但还有鼓足勇气说道:“我手里还有4%的股份,横竖我也就这样了......算是最后的一点补偿......如果你们能吃掉范世吉的公司,替父亲报仇,我就算是死了,也瞑目了!”

    “铃铃铃......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张禹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来一瞧,是鲍佳音的电话号码,这让张禹纳闷,这都大晚上了,鲍佳音找自己干什么呀?他多少都有点担心,这女人不会又出什么幺蛾子吧。

    张禹不好意思在房间内接电话,干脆出去接听,“喂,你好。”

    “喂,张禹,你在哪呢?”电话里响起鲍佳音有些伤感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我在外面有点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我家一趟呗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去你家......你不是在黄金海岸么?”张禹诧异。

    “我有点事,就先回来了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爸妈呢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在那玩的挺高兴,你放心好了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找我有啥事?”张禹又问。

    “你赶紧过来,我有急事。”鲍佳音的声音带着忧伤。

    “好吧、好吧,我的事正好办完了,这就过去。不过离得不近,得一会功夫。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回到房间,表示现在没有其他事了,自己就要告辞。

    萧铭山父女也没有其他事情,此刻也都告辞,一起离开。

    萧铭山把张禹送到香海花园小区外,张禹一个人进到小区,心中仍在纳闷,鲍佳音的声音有点不对,也不知是出了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来到鲍佳音家门口,张禹按动门铃,片刻之后,里面响起鲍佳音的声音,“谁?”

    “我,张禹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声音落定,房门打开,只见鲍佳音的身上穿着黑色的紧身衣,下面是黑色的紧身运动裤,双颊通红,身上还带着酒味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喝酒了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心情不好,就喝点酒呗。”鲍佳音说着,转身朝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张禹自己换鞋,关门跟了进去。鲍佳音直奔二楼,晃晃悠悠的,就跟打太极一样。

    在二楼的小客厅内,有一个小圆桌,圆桌上面摆着两个酒瓶子,都是威士忌。

    鲍佳音来到圆桌那里坐下,抓起酒瓶子喝了一口,她瞧了眼外面的月色,似乎也无心欣赏。

    “怎么心情又不好了。”张禹在一边坐下,看了一眼桌上,其中一个酒瓶子都空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我妈坦白了!”鲍佳音无奈地说了一句,又喝了口酒。

    “坦白了......”张禹一惊,赶紧问道:“那阿姨什么反应?”

    张禹知道,如果自己告诉父母,自己是那个啥,估计老妈当场就得把他给砍死。

    “我妈要跳楼自杀......”鲍佳音难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个......应该没有吧......那后来呢?”张禹都有点担心,牛艳玲对他不错,可别因为鲍佳音的事儿,出什么惨案。

    “后来,她让我必须生个孩子,否则的话就死......”鲍佳音说着,又喝了口酒。

    她说话的时候,酒味很重。等她喝完这口,张禹赶紧将酒瓶子夺了过来,说道:“生孩子......其实也挺好......你妈能当外婆,你也能当母亲......”

    “关键是......我和谁生呀?”鲍佳音幽幽地看向张禹。

    她长得漂亮,此刻一脸的迷醉,都说喝醉的女人更漂亮,现在来看,是一点也不假。鲍佳音平日里看起来,没有多少女人味,现在一瞧,却是女人味十足。

    张禹吓了一跳,赶紧说道:“你别找我......这活我干不了......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