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08章 不是你,还是谁
    “老三,你在做什么?”蒋雨霖的声音很冷。

    “没、没做什么……”蒋雨霆有点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做什么,你动父亲的枕头做什么?”蒋雨霖嘴里说着,人已经慢慢朝里面走在。

    在蒋雨霖的身后,陆续进来了萧铭山、马鸣雪和蒋雨震。

    蒋雨霆一只手扶着父亲的脖子,一只手拿着手头,这一刻,他已经无所适从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    不过,他嘴里却是说道:“我、我给父亲整理一下枕头……怕他睡的不舒服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会担心父亲睡的不舒服,实在看不出来呀……”蒋雨霖冷笑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……”蒋雨霆勉强保持着镇定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蒋雨霖冷声说道:“张禹说是你害父亲,我开始还不相信,没有想到,真的是你!”

    “不……大哥……我怎么会害父亲……”蒋雨霆紧张地说道:“你别听那小子挑拨离间!”

    “挑拨离间?哈哈……”蒋雨霖有点痛苦地笑道:“我一直怀疑是二娘对父亲做了什么,现在发现,我真的错了!刚刚我跟你说,父亲的枕头被人做了手脚,你可倒好,饭吃的挺快,马上就上楼将二娘他们换下来,一个人留在房间里,然后就动父亲的枕头……你能告诉我,你这是在做什么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好奇……想看看枕头到底有什么手脚……”蒋雨霆连忙解释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手脚……我想你要比谁都清楚吧……我现在给你一个坦白的机会,否则的话,别怪我对你不客气!”蒋雨霖的声音冷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大哥……你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……我不明白……”蒋雨霆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那我就让你明白!”蒋雨霖说着,从兜里掏出手机。

    他先是朝萧铭山说道:“萧叔叔,能给张禹打个电话么,让他这就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萧铭山说着,马上掏出手机,拨了张禹的号码。

    现在的萧铭山,脑子里也有点迷煳,不明白这到底有什么问题。但适才他是和蒋雨霖一起出门的,蒋雨霖说过枕头的事儿,现在蒋雨震的手里确实拿着枕头,这里面显然大有文章。

    蒋雨霖也拨了个号码,说道:“阿雄,你现在马上过来。”

    他只说了一句话,没过多久,就见一个三十来岁的汉子从外面跑进来。

    汉子的手里,拎着一抬摄像机。

    “老板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给我放一下,刚刚都发生了什么。”蒋雨霖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汉子马上将摄像机打开,只见小屏幕中出现的是床头蒋雨霆拿出枕头,从里面掏出一样东西,放进兜里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马鸣雪看到这里,立刻怒声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什么东西……”蒋雨霆虽然没有看到,可是现在已经冷汗直冒。

    蒋雨震更是一个箭步,抢到蒋雨霆的身边,伸手就去掏他的兜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蒋雨霆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呢!”蒋雨震怒道。

    蒋家老二的体质最好,要不然也不能男女通杀。

    就蒋雨霆那体格,跟蒋雨震相比,根本不算啥。蒋雨震三两下就从他的兜里将小葫芦翻了出来,拿到蒋雨霖这边。

    马鸣雪和蒋雨霖看着小葫芦,实在是不明白,这是个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马鸣雪叫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说实话,蒋雨霆自己也不知道这是做什么的。不过他知道,父亲的昏迷不醒,肯定跟这东西有关,要不然的话,父亲现在怎么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不知道……”蒋雨霆咬着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?那谁知道?”马鸣雪狠狠地叫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个装饰品……”蒋雨霆已经知道事迹败露,只能咬牙硬挺。

    “老三!父亲现在昏迷不醒,都是因为这个东西,难道事到如今,你还想隐瞒什么吗?”蒋雨震也是怒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是我兜里的,我就是看看父亲的枕头!”蒋雨霆现在也是豁上去了。

    “父亲待你不薄,你竟然做出这种事……老三,你现在若是如实承认,咱们一切好说,可你若是冥顽不灵,那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了!”蒋雨霖同样怒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父亲的情况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蒋雨霆干脆耍起了诬赖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看到录像,但他可以肯定,录像应该是从外面用望远镜拍摄的,录的绝对不清楚。而自己掏出葫芦的时候,直接就放兜里里,不会被人看到。

    蒋雨震看了一眼蒋雨霖,跟着又看向蒋雨震,“老三……这东西,我虽然不知道是做什么的,但我认为跟父亲的昏迷肯定有关。如果不说出个所以然,你信不信我不会让人出这个门!”

    “二哥……这就是一个小葫芦……能有什么用啊……照你的意思,难道还是我害了父亲,你觉得可能么……”蒋雨霆一脸无辜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你,还是谁!”

    蒋雨霆的声音刚落,从房门口那里突然响起一个声音。

    听到声音,几个人一起望去,就见两人此刻站在那里,一个是张禹,一个是萧洁洁。

    “张禹,你来的正好,快看看这东西是怎么回事!”蒋雨霖一见到张禹,立刻急切地喊道。

    张禹跨步进到房间,来到蒋雨霖身边。

    蒋雨霖看向蒋雨霆,说道:“把东西给他。”

    蒋雨霆轻轻点头,将刚刚抢来的小葫芦递给张禹。张禹接过来一瞧,瞬间发现,在葫芦上面布置着一个阵法,如果说是以前,以张禹的修为,还无法看出这个阵法是做什么用的,但是现在,他修行了奇门八法,很多阵法即便是没见过,可只要一见到,大概能够确定是做什么用的。

    这葫芦绝对是一件法器,上面布置的阵法应该是锁魂阵的一种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张禹全完可以确定,蒋宪彰之所以变成这样,就是拜这个东西所赐。

    床边的蒋雨霆明显有点紧张,但他还是强作镇定,说道:“张禹,你不要血口喷人,我就是看看枕头!你说我害父亲,有什么根据?你们可不要听他信口雌黄!”

    张禹淡淡一笑,说道:“是不是信口雌黄,我觉得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这东西应该是你的吧?”

    “这就是一个普通的小葫芦……我就是看枕头……这东西是我兜里的……”蒋雨霆狡辩道。

    “那这葫芦有什么用?”张禹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用也没有,就是个装饰品!”蒋雨霆叫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呵……”张禹先是一笑,接着说道:“你要是这么说,那就好办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什么意思?”蒋雨霆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那还不简单,我把这个葫芦装进一个枕头里,你在这个枕头上躺一宿,若是你没事,那就说明这事跟你无关,要是你有点什么意外……那我们就不管了……”张禹淡笑着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