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05章 略施小计(十更求票)
    看到枕头,张禹心中大概有了数,问题显然是出在这里。

    能够触碰到卧室枕头的人并不多,估计只能马鸣雪和蒋家三兄弟。蒋雨霖是长子,已经没了母亲,如果父亲现在出事,对于他似乎并没有好处。获利最大的,应该是马鸣雪母子。

    可是,想到刚刚楼下发生的一切,似乎又不太可能。刚刚那么多私生子女前来闹事,摆明着是想要分一杯羹,马鸣雪就是再傻,也不可能把老爷子出事的消息给散布出去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她散播的,那马鸣雪的可能性也不大。

    再想到最后一个嫌疑人蒋雨霆,张禹认为这家伙的问题最多。

    张禹已经知道,蒋雨霆手里5%的金都地产股份全部转让给了范世吉。另外天子集团还增持了3%金都地产的股份,这些股份也进到了范世吉的手里。

    蒋雨霆要是和范世吉没有勾结,那才真叫邪门了。

    另外,张禹还想到一件事,当初在海上娱乐城,蒋雨霆明显是找人合伙算计萧洁洁,结果让他给撞破了。紧跟着,自己在赌场遇到了老千,明摆着对方是专门对付他,应该是受到了蒋雨霆的雇佣。

    但是,骆辰告诉张禹,要千他的人有三个,其中一个是范世吉。自己和范世吉一毛钱的关系也没有,范世吉凭什么无缘无故的千自己。而且自己当时在赌船之上,自己只得罪了蒋雨霆,为什么是范世吉雇人。

    答案可能只有一个,那就是两个人属于一伙的。

    表面上,蒋宪彰出事,收益最大的是马鸣雪母子,可是蒋雨霆将股份无故转让,到了摊牌的时候,蒋宪彰必然会知道。那个时候,蒋雨霆该如何交代。

    潘重海也说了,萧铭山有蒋宪彰这个盟友,范世吉想要吃掉金都地产谈何容易。只有蒋宪彰倒下,家里群龙无首,范世吉才能得偿所愿。

    想通了这些,张禹可以肯定,这所有的一切都能蒋雨霆有关。

    “我父亲怎么样?”见张禹的手一直放在蒋宪彰的脉门上,半天没个动静,蒋雨霖有点着急了。

    张禹将手松开,轻轻摇头,顺便瞧了眼床边几人的脸色。

    见他摇头,蒋雨震的脸上闪出一丝失望,没有出声。

    蒋雨霆只是愁眉苦脸,没有任何反应,倒是马鸣雪不爽地叫道:“我就说他白费!那么多大医院的大夫都没办法,他就能有用!”

    张禹也不搭理她,只是朝蒋雨霖说道:“蒋大哥,我有几句话想要单独跟你说。”

    “好,咱们出去聊。”蒋雨霖点头。

    二人当下一起出了房间,蒋雨霖带着他来到一间小会客室坐下。

    “怎么样?”蒋雨霖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怀疑你父亲的事情给蒋雨霆有关系。”张禹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......不太可能吧......”蒋雨霖明显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他早已先入为主,认定是马鸣雪搞的鬼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肯定觉得,你父亲一旦倒下,这对蒋雨霆来说,不见得是好事。可你想没想过,为什么就这么巧,范世吉在向萧叔叔发难的时候,你父亲突然倒下。而蒋雨霆的股份又到了范世吉的手中呢?你父亲倒下,蒋雨霆或许不是最大的收益者,可他如果和范世吉联手,那他就是最大的受益者了。”张禹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蒋雨霆轻轻点头,“在范世吉的事情上,他确实值得怀疑......”但他跟着又道:“可我父亲白天好好的,晚上睡前也是好好的,那个时候,只有马鸣雪一个人能在他的身边,雨霆就算想做什么,恐怕也做不成,同样也不可能不被发现。”

    “我怀疑你父亲的枕头上被人做了手脚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枕头......”蒋雨霆不解。

    “没错,枕头上有问题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能有什么问题?”蒋雨霆问题。

    “现在我还没法确定,但只要将枕头给打开,一定会有所发现。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那咱们现在就去将枕头给打开!”蒋雨霖说完,拉着张禹就要走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拦住他,说道:“你父亲今天应该不会有大碍,就算着急,也不在这一时半刻。你说咱们就算马上将枕头的问题找到,会不会有人承认是自己做的呢?”

    “肯定不会,那你说怎么办?”蒋雨霖问道。

    “有一句话叫作做贼心虚,我有个办法,能让那个人不打自招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办法?”蒋雨霖问道。

    “只要略施小计……”张禹当即在蒋雨霖耳边低语了几句。

    听了张禹的说辞,蒋雨霖点了点头,说道:“好,那就这么办!”

    两个随后起身,重新回到蒋宪彰的房间。

    马鸣雪、蒋雨霆、蒋雨震、萧洁洁、萧铭山都坐在床边,现在大部分的大夫已经走了,显然是无计可施,只留下一个值班。

    见到二人回来,马鸣雪冷冷地说道:“出去嘀咕些什么呢?有办法吗?”

    张禹微微一笑,说道:“我怀疑蒋伯伯不是生病,而是中了一种邪术。”

    “邪术?什么邪术?”马鸣雪明显不信,说道:“医生都说是植物人,怎么还冒出来邪术了!”

    “阿姨,我听蒋大哥说了,蒋伯伯是睡着之后,就再也没醒过来。而将人变成植物人,绝对是头部受到剧烈的撞击,才会这样。难道说,是有人晚上伤害过蒋伯伯的头部?”张禹故意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少血口喷人!”马鸣雪立刻跳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阿姨,我又没说是你伤害了蒋伯伯,那么激动干什么。我怀疑有人给蒋伯伯下了邪术,所以蒋伯伯才会这样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么说,那你有办法治好宪彰吗?”马鸣雪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有办法,但是我师父能。”张禹肯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师父是谁?”马鸣雪直截了当,“立刻把他请来,只要能治好宪彰,多少钱我都给他!”

    “我师父是白眉宫的贾真人,道法高深,能破各种邪术。我的风水术就是从他那里学的。”张禹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别那么多废话了,赶紧给他打电话,请他过来!”马鸣雪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点,我师父在做功课,要来也得晚上。这样吧,看在蒋大哥的面子上,我亲自去一趟白眉宫,请我师父出山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只要治好了宪彰,你的这个情,我也领了!”马鸣雪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晚上见。”张禹转身就走。

    萧洁洁见他要去白眉宫,马上跳了起来,说道:“我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吊儿郎当,越前骏翼,颍城爱读书,莞城三少大大的打赏,以及今天的20张月票和将近400张推荐票。

    发现这更新一少,票也就少了,老铁也不好意思要票。今天更新十章,这才敢冒死吼一声,都来砸死我吧!!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