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604章 蒋家的大麻烦(第九章)
    天子马场后面的别墅区。

    张禹、萧洁洁、萧铭山、蒋雨霖四人一到地方,就见别墅院外停着好些车,私家车、医院的车,起码有二十几辆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架势,张禹心中暗说,果然是大人物,出点事来探望的人,都得排队。

    别墅大院有保安守着,见到蒋雨霖到来,是直接放行。来到别墅门口,按了门铃,由保姆开门,请四人进去。

    好家伙,才一进门,就听里面乱糟糟的,好似菜市场一样热闹。

    “我是我看我爹的!”“听说我爸病了,我来看看不行吗?”“我也是来看我爸的!”“听说我爸突然昏迷,我想看看怎么回事?”......

    这其中有男有女,人数着实不少。

    来到大客厅,果不其然,好几十人,有站着的,有坐着的,有的打眼一看就像是保镖。在楼梯口那里,站着一个女人和几个保镖,这个女人张禹认得,正是马鸣雪。

    只听马鸣雪大声嚷道:“你们喊什么呀?还跑到这里来胡乱认爹,信不信叫警察把你们都给赶出去呀!”

    “二娘!你不认识我们,我们可认识你!我是私生子不假,可也是我爹亲生的,现在我爹重病,我来看看不行呀!”“就是,我爹重病,我来看看怎么了?”“二娘,你不会是担心我们争家产吧!按照法律规定,就算我们是私生子,同样也有继承权,这点你改不了!”“报警怎么了,我们可是带着律师来的,就算是这房子,也有我们一部分呢!”“可不是么,我爹突然出事,我还觉得这事蹊跷,把警察喊来正好!”......

    大客厅里站着的男女们,一个个又是呜呜喳喳,说什么的都有。

    张禹皱眉,看向萧洁洁,低声说道:“怎么个情况呀?”

    萧洁洁小声说道:“听我蒋伯伯有好些个私生子,怎么一下子就冒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啊......”张禹那叫一个汗。

    此刻,马鸣雪又喊了起来,“宪彰还没死呢,你们就想着分家产了!现在都给我滚!”

    “我爹没死,我们就想探望一下。”“对,我们就是想探望一下,你什么态度呀。”......一众私生子、私生女大声吆喝,丝毫也不示弱。

    “把他们撵出去,撵出去!”马鸣雪实在是受不了了,气急败坏的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蒋家的保镖着实不少,毕竟这么大的天子马场能没有些人手么。

    保镖们见她发话,再也不客气,当即是连拉带架,将这帮人全都撵了出去。自然,这叫嚷之声也令人头疼。

    等这帮人出去了,大客厅内才恢复了清静。

    蒋雨霖带走到楼梯口走去,保安们见到他,自然是规规矩矩的打招唿。蒋雨霖轻轻点头,来到马鸣雪面前,他淡淡地说道:“二娘……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叫“二娘”的时候,他明显有些不情愿。

    “这些狗崽子也不知道是从哪听到的消息,一个个跑这来认爹!我看就是来分家产的!”马鸣雪恨恨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狗崽子……”蒋雨霖冷笑,“他们要是狗崽子,那我父亲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娘没心情跟你吵架!”马鸣雪没好气地说了一句,转身就朝楼上走去。

    蒋雨霖朝张禹、萧铭山做了个请的手势,四人一起上楼。

    看到蒋家的情况,张禹有点头疼,这有钱人家是要命哈,出了点事,为了家产都能打个四分五裂。好在我就小阿姨和方彤两个,日后好好相处,可别发生这种事,太吓人了。

    来到楼上的一间大卧室,卧室内现在好些人,有蒋雨震、蒋雨霆,穿白大褂的大夫六七个。

    马鸣雪先一步进门,就急切地说道:“宪彰的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依旧昏迷,看样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醒过来。”一个大夫颇为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马鸣雪微微皱眉,以她的性格,估计就算不错了。她走到床边,露出一脸的担忧之色。

    蒋雨霖、张禹四人也进到房间,一起来到床边。蒋宪彰静静地躺在床上,身上还穿着睡衣,一脸的平静与安祥。往日的他,脸上带着一丝威严,可是现在,却像是一个慈和的老人。

    蒋雨霖使劲闭了下眼睛,似乎是担心眼泪躺下来,他跟着看向张禹,说道:“张老弟,麻烦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。”张禹说着,就伸手抓向蒋宪彰脉门。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?”见张禹突然这般,马鸣雪立刻喊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来给我父亲看病的。”蒋雨霖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他!”马鸣雪不屑。

    “老弟,你尽管给我父亲诊治,不必受别人干扰!”蒋雨霖嘴里说这话,一双眸子却是看向马鸣雪。

    “你看着我是什么意思?难道我会干扰他,就怕他没这个本事!”马鸣雪没好气地说道。

    自从蒋宪彰昏迷之后,蒋家都乱套了,正如蒋雨霖所说,父亲昏迷的不清不楚,睡觉前就马鸣雪一个人在场,怎么就能一睡不醒,变成植物人呢。所以,他难免怀疑马鸣雪。

    而马鸣雪也不是好脾气,看出蒋雨霖怀疑她,自然火气更好。

    于是,两个人之间就再也没有了好脸色。

    “妈、大哥,你们少说两句吧。让他给父亲瞧瞧,行不行再说。”这次,说话的是老二蒋雨震。

    “他要是能治好,我给他跪下都行!”马鸣雪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跟着,她也不再言语。

    张禹现在已经抓住了蒋宪彰脉门,蒋宪彰的脉搏有些弱,还有几项老年病的存在。不过这都不是什么问题,人上了年纪,大多都会这样。

    单凭这几项老年病,绝不至于让蒋宪彰成为植物人,同样也不会将蒋宪彰的脉搏这么弱。

    张禹有些纳闷,跟着平静心神,使用心眼查看。只一瞧,让他登时一惊,只见在蒋宪彰的顶轮天冲魄那里,左边的天魂现在被一团团的银丝所包裹,右边的地魂上,也有条条银丝,但是不多。

    可张禹很快发现,从蒋宪彰后脑那里,慢慢浮现出来一条银丝,缓缓地来到地魂那里,将地魂给缠住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暗自嘀咕一句,这个世上可真是无奇不有,还有这种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他继续观察,又过一会,又有一条银丝从蒋宪彰的后脑浮现出来,再次将地魂给缠住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东西,从哪出来的?”张禹从来没见过这种银色的丝流,更为让他不解的是,这东西为什么会无缘无故的从后脑生出来。

    但他可以肯定,这东西必有源头,于是朝蒋宪彰的脑后看去,只枕着一个枕头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