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96章 是你!
    黑龙实业,看起来规模不大,就是一栋看起来并不起眼的四层楼。楼顶有个大招牌,写着“黑龙实业”四个大字。

    这时候,两个女人从里面走了出来,一个是萧洁洁,一个是莫莉。萧洁洁的脸上尽是失落,莫莉也有些沮丧。

    “莫莉阿姨,他要四十个亿,简直跟抢一样啊......”萧洁洁扁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正如潘重海所料,萧铭山自然也发现了黑龙实业持股3%,于是让莫莉前来洽谈,希望能够拿下这笔筹码。萧洁洁为了将功补过,也过来帮忙,结果却被对方的要价给吓退了。

    当然,也不能说吓退,好说说尽,就是没有,少一毛钱也不行。

    莫莉无奈摇头,从兜里掏出手机,拨了萧铭山的号码。电话很快接通,莫莉说道:“老板,我们已经见到了那个赫云帅......这人要价四十亿,绝不二价......咱们账面上根本没这么多钱,他寸步不让,您看......好,我这就跟萧小姐回去......”

    挂了电话,莫莉看向萧洁洁,说道:“咱们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这些股份咱们没有拿到......我爸的公司,怎么办啊......”萧洁洁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也没办法,而且这个范世吉手中的筹码肯定,就连蒋家的股份也在他们的手里,咱们就算拿到这3%,恐怕也是杯水车薪......”莫莉苦笑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这么说......就没有办法了......”萧洁洁都好哭了,在她看来,公司要是有个闪失,一切都是她的责任。

    “听天由命吧......”莫莉只能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档口,一辆奥迪轿车开了过来,车子在黑龙实业门口停下。紧接着,车门打开,一个西装笔挺的青年人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张禹!”萧洁洁马上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洁洁!”从车内下来的人正是张禹,他早就看到了萧洁洁,微笑着说道:“你怎么来这了?”

    “我爸查到这里的老板有3%的股份,希望能够买到手。可是对方开价开高,我们根本买不起。”萧洁洁扁着小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要多少钱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早有预见,这笔股份的价格不能便宜了。

    “四十个亿。”萧洁洁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一惊,自己手里的7%,按照潘重海的意思,也就是卖四十个亿,这个赫云帅可好,3%就敢开价四十个亿。“这小子也太狠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就跟抢钱似的......”萧洁洁满是委屈,跟着反应过来,说道:“你怎么也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也查到这里有3%的股份,所以想来看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真好......只是那个人,根本不还价......”萧洁洁感动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先前说帮忙,也没看出来具体干点啥,此时此刻,却是出现在紧要的地方。

    对方开价四十亿,连萧铭山这边都买不起,更别说是张禹了。

    当然,萧铭山也不能说是买不起,只是账面上哪有那么多钱,就算是抵押贷款,也未必来得及。而且这笔钱只买3%,实在是太伤筋动骨了。

    “都是朋友,应该的,我还指望着你父亲给我投资呢。”张禹真挚一笑,说道:“我上楼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我陪你。”萧洁洁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我自己上去就行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黑龙实业董事长办公室在四楼最把头的房间。

    房间很大,里面显得空空荡荡,一张老板台,旁边有沙发、茶几,两个柜子,就再没有其他了。

    在沙发上,坐着两个人,一个是二十五六岁的青年人,他身上穿着黑色的衬衫,相貌英俊,眉宇间带着一丝儒雅和一丝邪气。此人不是别人,正是黑龙实业的老板赫云帅。

    在青年人的旁边是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群叔,咱们这单生意看来是要赔钱呀。”赫云帅看向中年人。

    “怎么看也不至于赔钱,咱们的本钱才十三个亿,哪怕现在在证券市场上卖出去,也能大赚一笔。”群叔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赚恐怕不太可能,范世吉吃饱了,不差咱们这3%,萧铭山的筹码不够,拿了这3%也没用。可让我纳闷的是,这段时间的成交内,肯定有人偷偷拿了差不多7%的筹码。不是范世吉,必然是萧铭山,结果现在可好,两个人都不是,那还能是谁呢?”赫云帅满是纳闷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是一些大户也看出了端倪,建的老鼠仓也没准。”群叔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赫云帅自信地说道:“我敢保证,这是一个人在建仓!”

    “要是一个人,那是干什么呀?就算有百分之七,也不见他亮出来,难道他也想吃了金都地产?”群叔不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明白。”赫云帅伸了个懒腰,笑着说道:“要是知道是哪位高人,我还真想问问,他这是什么目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谁知道。”群叔也笑了,说道:“实在不行,咱们就卖给萧铭山算了,他们出的价,其实也成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价卖了,我丢不起那个人。咱一向是干没本钱的买卖,这次投了十几亿,就赚这么几个钱,岂不成了笑话。我宁可砸手里头。”赫云帅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......”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赫云帅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房门打开,一个女秘书走了进来,礼貌地说道:“老板,有个想见您。”

    “谁呀?”赫云帅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人自称是无当斋居士张禹。”女秘书说道。

    “无当斋张禹?”赫云帅楞了一下,说道:“没听说这个人呀,请他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女秘书答应一声。

    很快,她就带着张禹从外面走了进来。

    一见到张禹,赫云帅登时就是一愣,腾地一下站了起来,“是你!”

    张禹独自前来,见到沙发上坐了两位,他也不知道哪个是赫云帅。不想对方冒出这么一句,让他也是一愣。

    张禹好奇地问道:“你是?”

    “呵......”见张禹这般说话,赫云帅不由得一笑,“不记得我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仔细打量,他的记性不错,觉得好像有点眼熟,却是想不起来在哪见过。张禹轻轻摇头,说道:“忘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记得我不要紧,我记得你就行。”赫云帅哈哈一笑,直截了当地说道:“我就是赫云帅,你找我有什么事?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