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94章 早有预见
    张禹对眼前的事情,也就是知道个大概,范世吉要求萧铭山召开董事会,商谈董事长的问题。而金都地产的董事长不是别人,正是萧铭山,难道说范世吉要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他看过一些电视,好像有这样的事儿,谁的股份多,就是谁说的算。看这意思,范世吉的股份似乎真的比萧铭山的多。

    如此大事,张禹一个外人,又不是很懂,自然帮不上忙。他当即告辞,由萧洁洁陪着他一起下楼。

    进到电梯的时候,萧洁洁扁着小嘴,一脸的委屈,瞧那样子,都好哭了。

    “洁洁,到底是怎么了?”张禹关心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惹祸了......”萧洁洁难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只看了个大概,具体是怎么回事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段时间,我爸转给我5%的集团股份,外面都说股价要跌,我那天朋友一起出去玩,那里面就有炒股的,也说我们公司的股票要跌。如果有的话,暂时先给高价卖了,等跌下去之后,再给买回来,就能赚一大笔差价。我觉得有道理,就能卖了套现,等着回头再买。哪曾想,跌了没几天,回头就大涨,我就算想买也买不起了。只能等着再跌......结果可好,现在没跌下来......有人就要吞掉我爸的公司了......张禹,我惹大祸了......怎么办......”说到最后,萧洁洁忍不住哭出声来,抓住张禹的胳膊,可怜巴巴的。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......那个范世吉买了你的股票之后,手里的股份现在比你爸多......以后金都地产,就会是他的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洁洁轻轻点头,“金都地产是我爸的心血......要是因为我没了......那我......那我就是罪人,我也没脸活了......呜呜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也别哭呀,车到山前必有路,我看你爸挺淡定的,应该还有办法......对了......”说到此,张禹突然想到一件事,那就是当初骆辰让他买金都地产的股份,说是肯定能大赚一笔。张禹自己不懂,只能找潘重海帮忙,也不知道买了多少,赚没赚,现在还没有金都地产的股票了。

    “对什么呀?”萧洁洁纳闷地问道。

    张禹没有立刻实话实说,毕竟用人家公司的股票赚钱,好像有点趁火打劫的意思。而且他也不知道,潘重海这边的情况如何。于是,张禹说道:“我的意思是,如果从股市上面,买到很多你们公司的股票,是不是就能帮到你爹,保住公司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萧洁洁轻轻点头,说道:“我当初有5%,卖了十多个亿,可现在想要买到这些,就需要三十亿......股价整整翻了一倍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别着急上火,总会有办法的。”张禹赶紧宽慰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办法呀?”萧洁洁扁着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我暂时不清楚,但是你放心,我会帮你想办法的......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张禹!”一听张禹这么说,萧洁洁的身子不由得一震,一步抢到张禹的面前,一双晶莹的大眼睛,水汪汪地盯着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不禁倒退一步,赶紧说道:“我会尽力想办法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你,一定会有办法的......每次都是你救我......”萧洁洁哭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家都是朋友。”看着萧洁洁那含情脉脉,又带着依赖的目光,张禹的心里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呜呜呜......”萧洁洁勐地抱住张禹,她没有说话,只是哭。

    “你别哭、别哭......你们不是一点召开董事会么,我去想想办法......那个什么,你先回去,跟你爸打听一下消息,等会咱们电话联系......你看好不好......”张禹温柔地说着,轻轻地推开萧洁洁。

    “好,我听你的。”萧洁洁重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好......我就先走了,等下电话联系。”张禹急切地说道。

    正好这时候,电梯的门打开,张禹一步跑了出去,跟着离开了金都地产。

    他也知道,这丫头好像对自己有意思,可是自己和方彤已经确定了关系,鲍佳音那边的事儿,自己还没整明白,他可不想继续多生是非。

    张禹搭车直奔潘重海所在的工作室,到了地方,他自己有钥匙,开门进去,只见大客厅内围坐着那几位操盘手,一人看着三台电脑,却是不见潘重海的影子。

    “都辛苦了,老爷子呢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在屋里呢。”一个操盘手指了指一边的房间。

    张禹敲门进去,只见潘重海正坐在大沙发上,手里拿着几页纸翻来翻去。

    “潘爷爷。”张禹笑呵呵地打招唿。

    “小禹,你来了。快坐。”潘重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在旁边的沙发上坐定,跟着说道:“那个啥,上次说买金都地产的股票,不知道情况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只吃入7%,没有达到我的预期。不过么,赚上十几个亿是没有问题的。再过一段时间,或许能赚的更多。”潘重海淡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7%......看起来不少呀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定计划是10%,可对方不给咱们机会,在低位拿到的实在不多。”潘重海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就行了,老爷子,我想问您一个事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咱们这个股份,拿到金都地产的董事会上,能起到作用吗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潘重海诧异地打量了张禹一眼,笑着说道:“你也看出来有人要吞掉金都地产了?不错呀。这个数字的股份,如果现在拿去董事会,一定是举足轻重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张禹一惊,“您老人家难道早就看出来了?”

    “是啊,你让我操作这支股票的时候,我就看出来了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您怎么不说呀?”张禹急道。

    “你也没问我,再者说,当时你不就是为了赚钱么。难道说,你和金都地产的萧铭山还有些交情?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那个现在......吉祥集团的范世吉想要当金都地产的董事长,还要冻结金都地产的资产,看他手里的股份,好像是比萧铭山多。我想帮帮萧铭山,也不知道咱们这些够不够……”张禹当即将先前发生的一切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来得这么快!”潘重海听了这话,不禁皱眉,马上将放到茶几上的几页纸拿了起来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