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85章 两个不安定因素
    “两个不安定因素?”闻听此言,范世吉沉吟一声,说道:“差在什么地方?”

    “上次就有人在低位跟咱们抢筹,他好像故意控制仓位,所以无法确定是什么人,但我可以肯定,这个人手中的筹码还没有放出来。也不知道,这个人到底是何方神圣。”晋翱翔说道。

    范世吉点了点头,又道:“另外一个呢?”

    “这两天咱们大力吃入筹码,不曾想,又有一个人冒出来跟咱们抢筹。”晋翱翔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又是谁?”范世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一家叫作黑龙实业的公司。”晋翱翔说道。

    “查过底细没有?”范世吉又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查过了,黑龙实业的老板叫作赫云帅,他的公司是在去年注册的。好像跟萧铭山没有交情。”晋翱翔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吃入了多少?”范世吉问道。

    “百分之三。”晋翱翔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不多。应该不会影响大局。只是这个人的动机,很值得怀疑。”范世吉说道。

    “在我看来,这人将筹码摆在明面上,很有可能是想要待价而沽。如果不出所料,萧铭山很快就应该会发现萧洁洁手中的股份已经在证券市场上抛售,那个时候,萧铭山一定会急于吃回筹码,那人手中的百分之三,很有可能会卖出个大价钱。”晋翱翔说道。

    范世吉点了点头,说道:“和我预料的差不多,这个叫赫云帅的人很有头脑。百分之三......如果能够拿下的话,咱们应该就赢定了。你去联系一下他,把股份买过来。我不想有一点闪失。”

    “是,老板。”晋翱翔说完,又迟疑了一下,说道:“这人既然看出来咱们想要吃入金都地产,只怕他会漫天要价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担心这个,能买则买。咱们不差这百分之三,如果连咱们都买不起,他萧铭山同样也买不起。即便能买的起,照样也不够,还是咱们赢。到那时,他还会伤筋动骨,更没有钱跟咱们斗了。”范世吉自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板英明。”晋翱翔佩服地说道。

    鲍佳音的房间内。

    “你倒是挺自觉呀,真不把自己当外人,直接就上床!”

    张禹一回到房间,那是毫不客气地上床躺下。鲍佳音见他这般,立刻表示不满。

    “我不上床,那上哪睡呀?我这一天天的,都好让你折磨死了,我脱光睡,就算是给你面子了。你要是觉得不方便,你睡地板。”张禹也是不客气,更是委屈地说道:“我从小到大不撒谎,自从认识你,都开始满嘴跑火车了,我容易么!”

    “我有宫寒,你怎么忍心让我睡地板?”鲍佳音马上瞪向他。

    “有没有,你自己心里还不清楚!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睡地板,我妈看到像是什么事呀?”鲍佳音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不管!我这还老睡地板了!”张禹撇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你这么说,你还在别的女人家睡过地板?”鲍佳音饶有兴致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该你什么事,睡你的觉吧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能睡踏实呀,你妈到底什么情况,刚刚问明白没有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提了,我妈好像是受到了什么撞击,脑袋有点断片,过年的事儿全忘了。所以......她怕当时让人误会她有什么病,就应承下来见过你了。”张禹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吧......”鲍佳音跟着皱眉。

    “我还能骗你呀,现在我爸我妈都误会我是脚踏两条船,我都不知道找谁说理去了。”张禹更是委屈。

    “你放心好了,我会帮你圆过来的。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拉倒吧,你能把你自己的事儿给圆明白就不错了。我都我的事,让你越描越黑。你说说你,长得也不错,怎么就有那种爱好呢......”张禹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事......怎么说呢,我爸喜欢儿子,结果生了我,所以我妈在我小时候,都把我当男孩子养......结果整的我没啥朋友,就是和小婵关系好......后来我们俩......别提了......反正我喜欢她,她也喜欢我......”鲍佳音也是把张禹当成好朋友了,连实话都说了。

    “可是这种事......你怎么跟你妈交代呀?反正我知道,我要是敢喜欢个男人,我妈得宰了我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用你说,我妈也得掐死我呀,然后她再自杀......丢不起这个人......”鲍佳音也是愁眉不展。

    “你都知道这种情况,那你得想个办法呀,总是这么拖着,那也不成啊。就算我这片让你揭过去了,以后你妈也不能让你继续单着呀。”张禹苦口婆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可是......要不然,你凑合把我娶了算了,到时候你在外面找什么女人,我都不管......”鲍佳音无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停!”张禹立刻说道:“姑奶奶,你饶了我吧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这事不靠谱,就是这么一说。行了,越想越头疼,睡觉睡觉。”鲍佳音说完,身子一扭,背朝着张禹,然后将被抓过来,盖到自己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我也睡!”张禹坐起来,开始脱衣服。

    鲍佳音听到他脱衣服的声音,转头说道:“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穿这身睡觉不别扭呀!”张禹撇着嘴说道:“你又不是女人,怕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”鲍佳音点了点头,随后她也在被窝里动了起来,没片刻功夫,就将一个束腰从被窝里丢了出来。

    张禹看到这个,不由得一愣,好奇地问道:“我看你也没带束腰呀?这个是哪变出来的?”

    “该你什么事?你脱你的,我脱我的,睡你的觉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稀罕管你呀。”

    这两位可好,一边脱衣服,一边打起了嘴架。或许正如鲍佳音所言,她的朋友不多,更是没有男性朋友,张禹算是唯一一个。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,倒也蛮有趣的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,张禹脱好了,就剩下背心短裤,他背朝了鲍佳音,闭眼就睡。没一会功夫,小唿噜就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尼玛呀,真是没心没肺,沾枕头就能睡着啊.....”鲍佳音回头瞪了张禹一眼,撇了撇嘴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