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82章 留宿
    煳弄了之后,鲍佳音不再叫疼,牛艳玲也算是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牛艳玲柔声问道:“佳音,怎么样了,现在还疼不疼......”

    “不疼了......”鲍佳音故意有气无力地说道。

    她心中暗说,你要是再问张禹那种问题,我这还得疼。

    幸亏牛艳玲的心思都在女儿身上,忘了刚刚的那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不疼就好......吓死妈了......”牛艳玲跟着看向张禹,说道:“小张啊,佳音的这个情况严不严重啊......”

    张禹有心说不严重,可万一再有点什么风吹草动,鲍佳音还得继续演。张禹只能说道:“那个......怎么说呢......这种妇科疾病,也是病来如山倒,病去如抽丝......但是有我在,也不算什么大病......”

    他来个模棱两可的回答,反正不管怎么样,自己到时候横竖都有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......”牛艳玲点了点头,说道:“小张呀,我看这样,今晚你们就别走了......一旦佳音再疼什么的......你要是不在,我也处理不了呀......还不得心疼死个人......”

    “应该......没多大问题了......”张禹说这话的时候都好哭了。

    他想说,你要是放我们走,你闺女的病马上就好。奈何这话,没法说啊。

    “你是她的男朋友......你们俩,早晚不也得在一起......就这么定,我下去给你父母安排房间......”牛艳玲说完,又看了眼女儿,确定不疼,是起身就往外走。

    一瞬间,张禹傻了眼,他苦哈哈的看向鲍佳音,指了指牛艳玲的后背,像是在说,你看怎么办呀?

    鲍佳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示意他不要露陷,等牛艳玲出了房间,下楼的声音响起,鲍佳音才低声说道:“事到如今,也只能先这样了......”

    “可怎么收场呀......还有那个电话的事儿......”张禹急道。

    “电话的事......我有办法,我等下就给那个女的打电话,让她别演了,就说误会了,她也有个儿叫张禹,过年也有个女的到她家见面......结果搞岔了......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么巧的事儿,你妈能信呀......”张禹皱眉说道:“反正我妈不能这么二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妈才二呢!”鲍佳音瞪了张禹一眼,说道:“除此之外,不是也没办法了么......要不然,你想一个靠谱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都让你坑死了......你爱怎么说就怎么说吧......”张禹都好哭了,“现在可好,把我家都给留下了......你说这接下来怎么收场......”

    “接下来......”鲍佳音咬了咬嘴唇,说道:“不行今晚就凑合留下吧......走一步看一步,你晚上问问你妈,到底是怎么回事......我现在都觉得你是纯心的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纯心的!天地良心呀......要不然咱们就实话实说!”张禹委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......我的错......你先下去看看,得混且混,我给那个女人打电话......”鲍佳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下去,我现在见你妈都哆嗦......生怕她问我电话的事儿......我看还是等你处理完再说吧......”张禹苦哈哈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好吧。”鲍佳音也是无奈。

    牛艳玲下楼之后,给张禹的父母安排房间。

    她家的房子大,楼下就是三室两厅两卫的格局,一个书房,两间卧室。客卧也是相当的整洁,装修很好,大床也舒服。

    张父、张母一听说儿子答应了,自然是没问题。而且老两口一看这个架势,儿子和鲍佳音应该是搞对象。张父虽然知道方彤和儿子的事儿,可现在也不敢胡说八道,只等着回头问问儿子,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彪哥现在不知道该怎么办了,还回不回去了,他给张禹打了个电话,张禹表示回不去了。你自己先回家,把事情告诉小阿姨一声,我们明天争取回去。

    一听说还得争取,彪哥更是直迷煳,你们这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,进龙潭还是入虎穴了。既然张禹那么说,他也不管那些了,只能先行告辞。

    牛艳玲对张禹的父母那叫一个热情,吃过晚饭,坐在大客厅里拉家常,瓜果梨桃,各种干果摆了一茶几。

    张父的话少,比较朴实,张母平常精神头足,奈何现在有点迷煳,只能有一搭没一搭的聊。话题自然都是在两个孩子的身上,鲍佳音的特殊癖好,谁也不知道,光看外表,不仅男人稀罕,长辈也觉得好。

    张母对鲍佳音是称赞有加,得知鲍佳音是律师,更是羡慕不已。看看人家的大房子,在镇海市内能有一套这样的房子,那得多少钱呀?可要比他们乡下的别墅值钱多了。

    等了半天,还不见两个孩子下来,牛艳玲提议一起上楼瞧瞧,看看鲍佳音的情况怎么样,顺便也带张禹的父母参观一下自己的家。

    楼上和楼下的面积差不多,又是书房,又是健身室,这让张母觉得更是靠谱,娶这样一个儿媳妇也不错。

    进到鲍佳音的卧室,鲍佳音还在床上装死,张禹在一边“细心”呵护,看起来真像是那么回事。张母也嘘寒问暖一番,鲍佳音表现的很好,一个劲地唯唯诺诺,倒像是个乖巧孩子。

    聊了一会,牛艳玲说道:“嫂子,你们两口子坐了一天的车,看起来也有些累,咱们这就下楼休息吧。不打扰他们年轻人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母点头,三个家长这就要出去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牛艳玲已经给自己的老爸老妈安排了房间,想走是走不了了。

    可是自己呢,等下睡哪呀?这要是不说清楚,谁都得认为自己是跟鲍佳音睡在一起,以后就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张禹赶紧说道:“阿姨,我晚上睡哪呀?”

    牛艳玲看了眼张禹,又看了眼床上乖巧的女儿,心中暗说,你们俩都已经那个啥了,现在还假装不好意思,跟我明知故问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张禹的父母都在,孩子脸皮薄。于是,牛艳玲心说,那给你个台阶下吧。她故意说道:“佳音这突然病了,晚上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情况......你们俩都处这么久了,你就留在她房间照顾她好不好。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