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70章 卧槽
    这场被渲染成“镇海德比”的比赛,在外界看来,就是一场一花的热身赛,胜负毫无悬念。

    不过因为镇海一花的招牌,镇海卫视体育会直播,就连国家体育5频道也在直播。

    两位解说在上半场的时候,都有点无精打采,在他俩的预测中,镇海一花最少打道观队四五个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二人已经来了精神,解说董导说道:“这比赛怎么就突然峰回路转了,本来毫无悬念,现在光明无当道观竟然扳平了。这上四个中锋,全场逼抢,真收获成效了。朱指导,您对这场比赛的技战术和过程怎么看呀?”

    朱指导当初可是当过国家队的主教练,他中气很足地说道:“无当道观用的战术,跟我当初执教国家队时候用的战术差不多,疯狗式战术,就是靠不惜体力,凶勐的拼抢取得主动权,进而赢球。只是当时,执行力比较差,不像今天的无当道观,执行力这么强。比分落后不可怕,重要的是精气神......”

    说到此,他顿了顿,接着又道:“谁都能看出来,道观球队在技术方面,远远比不上镇海一花的球员,可是他们的执行力特别强,就是教练的意图展开高位逼抢。如果能够这么保持下来,这场比赛的胜负实在难说,但我可以保证,这支球队在未来将会成为一支强队!”

    不仅仅是电视里的解说,重新认识了镇海光明无当道观足球队,就连网上,也开始众说纷纭,道观足球队已然成为话题的焦点。

    这其中,最为热闹的贴吧,自然当属镇海一花同城死敌镇海镇港。

    那贴子,现在是铺天盖地。冷嘲热讽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一楼:隔壁就是能吹牛x,什么水平呀,成天野兽、野兽的,现在被国甲保级队教做人。

    二楼:可不是么,咱们用替补就横扫北都京控,北都京控上一场8比0横扫道观队,现在一花全主力被人压着打,也不嫌丢人。

    三楼:一花向来能吹牛x,我看这次要是被淘汰就有意思了。

    四楼:我看不至于被淘汰。

    五楼:这还有准了。

    六楼:你们记不记得隔壁有一个小子,说不赢道观队三个,就直播日五档电风扇,我都给截图了。

    七楼:还有吃翔的呢。

    八楼:这嘴巴扇的是啪啪响呀。

    而镇海一花贴吧里,现在也热闹了,各种卧底跳出来,开始各种言论。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“日五档电风扇”的贴子,已经被人翻出来鞭尸。

    105楼:挖!

    106楼:老哥,家里有电风扇吗?免费提供。

    107楼:好一口毒奶,我花被你奶死了。

    108楼:坐等楼主开日。

    109楼:楼主健在否?

    110楼:建议永丰。

    111楼(楼主):尼玛波,道观队是足球队么,整来的田径队吧,这么能跑。真是ri了。宝宝心里苦,宝宝不说。

    112楼:报告,活捉楼主。

    113楼:真是疯狗足球呀,服了!我花要是有一半的跑动量也行啊!

    光明镇的球场上,比赛仍在进行。

    镇海一花虽然换人,但是场面依旧没有改变,照旧是被道观足球队全面压制。

    球场边的加油声与呐喊声更是响彻天地。

    这个世上,很多人同情弱者,希望看到弱者挑战强者。每当在弱者发起勐攻的时候,他们也会更为期待。

    无当道观足球队现在已经成为光明镇上球队,光明镇的球迷们,发自内心的希望自己的球队能够挑落强者。

    在镇海市,镇海一花一直都是王者,直到出现了镇海镇港。但是镇海一花的地位,仍然不可撼动,就连镇海镇港也不能占到便宜。

    现在一个国甲的保级队能把镇海一花打成这样,简直是从来没见过。

    球场上,道观球队是攻势如潮,不过仍然是得势不得分,半天也没法将皮球送入对方的大门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的过去,当比赛进行到85分钟的时候,皮球出界。

    紧接着,就见一个一花的球员躺倒在地。队医赶紧过去检查,很快发现是跑抽筋了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接连又躺下两个一花的球员,都是抽筋了。队友们帮忙抻腿,躺在地上的球员更是怨声载道。

    “我的玛呀,他们是踢球还是长跑的,这么能跑。”“是人么,怎么赶上骡子了。”“我从来没这么累过,今天遇到的是人么。”“太能跑了,受不了了。”......

    他们一个个叫苦,可是场边的球迷不干了。足球场上的规则是,比赛中断,表不中断,比赛得照样进行。

    道观足球队正压着一花打呢,随时能都实现大逆转,你一花的球员全都躺下了,这算什么?

    于是乎,场边嘘声四起,更是有球迷开始出声叫骂,“装死呀!赶紧起来啊!”“是不是输不起呀!还躺下不起来了!”“这就开始卧槽了!”“不会踢个国甲保级队还卧槽吧!”“丢不丢人呀!”“好不好意思!”“能不能起来了!”“别装死了!”“别耽误时间了!”......

    球迷喊什么的都有,因为是光明镇的主场,所以大多数都是骂一花球员装死。

    看到这一幕,温琼不由得得意地看向付森博那边,微笑着说道:“看来这道观球队还是蛮不错的,把镇海一花踢的都在地上不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乔国定马上附和,“球迷们都在喊一花装死,说他们是故意浪费时间。这场比赛,即便是因为时间问题,最后平了,其实也是道观球队赢了。我相信这场比赛结束,会有很多人记住踢趴下一花的光明镇足球队。”

    付森博铁青着脸,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道观队以弱打强,就算是打平了,也如乔国定所说,你镇海一花都开始躺在地上不起来,浪费时间了,谁胜谁负已经算是明朗了。

    特别是乔国内最后那句话说的不错,很多球迷一定会记住踢趴下镇海一花的光明镇道观足球队。这不正是宣传手段么。

    辛传礼也是尴尬,不知道说点啥好了。这镇海一花也太丢人了,让国甲倒第一给踢成这样,好不好意思?

    这些谩骂的声音,同样也传入了孟星儿几个人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孟星儿也是冷着脸,现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孔叔捷则是故意说道:“啧啧......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,看来这个现成的便宜,我们是捡定了......打平之后,过几天应该会重赛,在你们一花主场踢的时候,可不要再这样了......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