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30章 缺什么来什么
    当天晚上,潘重海父子就留在无当道观,张禹独自回家。两个晚上不见杨颖,二人自然有点小别胜新婚的意思,难免要啪啪一顿。

    次日上午,张禹约了彪哥到无当斋谈一下关于竞标的事情。虽然已经得到了温琼的承诺,只要他看上的地皮,给个底价就行,可具体流程他不知道,直接去找温琼,似乎有点大材小用的意思。

    一到无当斋,方彤比他去的都早,见到他来,就撅嘴说道:“你这买卖还干不干了,三天两头不见人影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没啥生意么,出去干点私活,赚点外快。你怎么还天天坐班呀?”张禹笑嘻嘻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算是合伙人呀。”方彤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    两个人坐下闲聊,很快彪哥就赶过来了。进门看到他俩,脸上立时露出坏笑。

    打了招唿,张禹请他坐下,说道:“彪哥,关于竞标的事儿,你打听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都打听明白了,虽然是公开招标,可政府方面也下了邀请函,很多大的地产商都已经拿到标书了。没有收到邀请函的,只能自己去区政府跑一趟,进行资格验证,也就是证明自己有钱。”彪哥咧嘴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等下就去一趟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没问题,等下我送你过去。对了,有个事还得跟你说一声。”彪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咱们这个楼盘,这周六要进行封顶仪式,完事之后,老板请咱们去黄金海岸吃饭,算是庆功宴。我寻思着,我就不带媳妇去了,你这边……”彪哥说到这里,故意看向方彤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干什么呀?去黄金海岸玩,我也得去!”方彤马上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当然明白彪哥的意思,那是别带杨颖,再把黎曼送到杨颖那里,省的黎曼起疑心。张禹心说,我家都成你的托管中心了,你一出去花,就把媳妇送来。

    “行行行,谁叫我认识你了呢。”张禹无奈。

    “这才是铁哥们。”彪哥咧嘴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过话说,这楼盖的可真快呀,已经封顶了。”张禹诧异。

    “现在都是浇筑的,只要钱到位,那还不快。就是里面的设施和外层保暖需要的时间长。下周一还有个验收,就是走个形式,没啥大不了的,咱哥们干活,靠谱着呢。”彪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铃铃铃……”这时,张禹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掏出来一瞧,竟然是温琼打过来的,难道又出什么事了。

    张禹放在耳边接听,说道:“喂,阿姨呀。”

    “小禹,你现在有空吗?”电话里响起温琼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有空,有什么事吗?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来区政府一趟,我让秘书到楼下接你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这就过去。”虽然不知道有什么事,张禹还是答应下来。

    挂了电话,张禹说道:“彪哥,咱俩现在就去区政府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去,闲着也是闲着。”方彤真是不甘寂寞。

    “我们是去干正事,你就别去,等下中午回来一起吃饭。”张禹只能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哈!”方彤扁了扁嘴。

    张禹和彪哥离开无当斋,赶往区政府。到了地方,果然见到一个女秘书等在门外。

    彪哥真没想到,张禹在政府里还有熟人,竟然能在门口候着,这简直太牛叉了。

    张禹让彪哥在下面等着,他跟着秘书上来,来到副区长温琼的办公室。

    温琼只需要一个眼神,就让秘书很自觉地退下,然后她微笑着看向张禹,说道:“小禹呀,今天让你来,主要是有件东西,忘了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。”张禹好奇地走到办公桌前。

    温琼从桌上拿起来一张请柬,递给张禹,慈和地说道:“这是竞标会的邀请函,等下你拿着这个下楼取标书就好。光明镇一带的地皮,不是现场开标,也不是价高者得,是按照规划的好坏来定。所以,还是我说的那样,你写个底价就成。至于说,标书上面怎么写,你最好找个懂行的,帮你做一下功课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阿姨。”张禹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本来这事,让人把邀请函给你送去就好,用不着你亲自过来。只是阿姨这两天实在有些累,挺怀念你的按摩手段,想让你帮着按按。”温琼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没问题。”

    张禹把邀请函揣进兜里,温琼到一旁的大沙发那里趴下,由张禹帮忙按摩。张禹那手法实在是太舒服,令温琼时不时的还要呻吟两声。

    当然,张禹也就是按按肩膀、后背,大腿、小腿等无关紧要的位置。让屁股这个位置,他可不敢按。

    正按到大腿的时候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,“当当当……”

    温琼马上给张禹做了个手势,让他到一边坐,嘴里同时说道:“谁呀?”

    “是我。”外面说话的是适才的女秘书。

    温琼坐了起来,整理了一下衣服,才道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女秘书进门,礼貌地说道:“区长。”

    在她的后面,还跟着一个五旬长者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吗?”温琼问道。

    “鑫鑫集团的徐总想要见您。”女秘书说道。

    “进来坐吧。”温琼点头,指了指一旁的沙发。

    女秘书引着徐总来到张禹的对面的沙发坐下,温琼则是坐在中间的沙发上。

    寒暄了两句,等秘书退下,温琼才说道:“今天来找我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鑫鑫集团老板名叫徐鑫,他没有马上回答,而是看向对面坐着的张禹。

    张禹明白是怎么回事,刚要告辞,温琼却微笑着说道:“无妨,有什么话就说吧。”

    “温区长,是这样的......”徐鑫马上说道:“当初你让我接手镇东区这边的镇海鑫鑫足球俱乐部,这一接手,就是四年。眼下我经济拮据,想来你也知道,俱乐部都从国超降级到国甲了。现在我想低价转让出去,不知道您能不能帮帮忙,这个摊子,我实在是接不起。”

    “俱乐部的事儿,我也听说了,确实有点为难你。现在玩足球的大企业太多,跟烧钱一样。这样,我会帮你物色一下,找人接手。”温琼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多谢温区长了。其实我有个提议,不知当不当说。”徐鑫又道。

    “说吧。”温琼微笑。

    “眼下很多企业都拿足球当名片,相当于广告投入,不过那得是大企业,像我们这些小鱼小虾,别提当名片了,连基础投入都捉襟见肘。你这边接管光明镇一带的事儿,我也听说了,所以我寻思着,不如让戚家接管这个足球队,要是把主场搬到光明镇去,再加上大力的投入,估计用不了多久,光明镇就能名声大噪。”徐鑫笑呵呵地说道。

    温琼听了这话,不由得眼睛一亮,徐鑫说的这话,确实也有一定的道理,当初她请徐鑫接手镇海鑫鑫俱乐部,也是为了扩展镇东区的招牌。

    要知道,偌大的镇海市,可不止一家足球俱乐部,不仅仅是一个城市的名片,甚至还是一个区的名片。就好像镇海一花和镇海镇港俱乐部,简直就是响当当的招牌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足球烧钱太厉害,徐鑫根本烧不起。没有钱就没有好球员,自然在成绩上面也白费。去年降级了,今天看来也不怎么样。要是再降级的话,那就寒碜了。

    徐鑫烧不起,戚家肯定能烧得起,但是过多的指望戚家,那女儿势必得搭进去。自己已经决定把托付给张禹了,怎么可能再拿出来当作筹码。

    琢磨片刻,温琼说道:“你这个想法很不错,我会考虑的。还有别的事么?”

    “没有了,只希望......温区长能够尽快给镇海鑫鑫找到好的下家......眼下联赛开局三连败......估计再输几场的话,很容易提前降级......”徐鑫满脸为难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会尽快的。”温琼微微点头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