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29章 参谋(第五更)
    这个房间也不是很大,里面有一张土炕,还有一个很久的大水桶。水桶里面盛满了水,下面点着柴禾正在烧。水已经有点温了,正冒出热气。

    另外还有一个超大的柜子,整整站了一面墙的距离。

    让二人发懵的自然不是这个,而是在那张炕上,潘胜正趴着跟那只大白兔玩耍,甚至嘴里还不住地说道:“大白兔、大白兔......”

    孙昭奕静静地坐在炕上,也不知是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听到潘胜说话,张禹诧异地说道:“他、他会说话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怎么突然就能说话了?”潘重海也是不解。

    孙昭奕淡淡地说道:“你总是把他当犯人一样关着,人早就自闭了,如何会跟你说话。我要的东西买来了吗?”

    “买来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孙昭奕慢悠悠地下炕,从边上抓起一个脸盆,嘴里又道:“把药都铺到炕上,等下我要用。”

    说着,她已经走到对面的大柜子前,将抽屉一个个拉开。

    那竟然是一个大药柜,孙昭奕似乎不用去看,都知道哪个柜子里装的是什么药。片刻功夫,她就将十几味药丢进脸盆里,然后来到炕边,将张禹铺好的药,从中各抓了一把。

    张禹这才发现,好似是好找斤两抓的,一把差不多就是一两重。

    药都抓齐了,孙昭奕又找来两个捣药用的杵子,一大一小,一并放到炕上,说道:“把药都给捣烂了,注意别太大劲。你跟它学着点。”

    说完,她拿起炕上装药的纸包,将一味味的药材放进药柜的抽屉里。

    而在炕上,诡异的一幕发生了,那只正在和潘胜玩耍的大白兔,竟然主动过去用前爪捧起那根小的杵子,然后蹲在脸盆旁边,开始捣药。

    潘胜学着大白兔的样子,拿起另外一个杵子,也开始捣药。

    张禹和潘重海看的是直迷煳,这是演的哪一出儿呀。

    都说兔子会捣药,却从来没见过,今天算是见识了。

    潘重海忍不住揉了揉眼睛,确定一点没错,这才惊诧地说道:“我养了他这么多年,也没这么听话过。”

    潘胜的力气大,但是不敢太用力,学着兔子的样子,没用多一会,就把一盆药都给捣碎了。

    当兔子停手,潘胜也跟着停手。孙昭奕拿过脸盆,将里面的药汁全都倒进大水桶里,随后指着潘胜说道:“把身上的衣服都给脱了,到桶里泡着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潘胜马上答应,七手八脚的就把身上的衣服裤子都给脱了。

    潘重海见孙昭奕也不转头,就是这么看着,不禁替儿子尴尬,说道:“这、这......不太好吧......”

    “我又看不到。”孙昭奕似乎听明白了他的意思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跟着解释,“太师叔是盲人。”

    “盲人......”潘重海暴汗呀,从哪里能看出来这位是盲人的,刚刚拿药什么的,比正常人都熘到。

    等潘胜自己坐进了大水桶之后,孙昭奕先说了一句,“不叫你出来,不许出来。”随后,她又说道:“上炕坐吧。”

    她率先上炕,张禹和潘重海在炕边坐下。

    孙昭奕平和地说道:“观主,道观的事情怎么样了,我听王杰说,这里最多还能住一个月。”

    因为有外人,孙昭奕没有直接称唿宗主,顺便还拿出来太师叔的派头。

    来的时候,张禹和潘重海也看到了,拆的是一片狼藉。

    张禹当即说道:“太师叔,我现在已经拿到了度牒和批文,就差买地了。住的地方不是问题,我开了一家无当斋,来不及的话,就到那里先住着。”

    孙昭奕感慨地说道:“真没想到,这么快就拿到了。对了,你是怎么做到的?”

    “我拜了白眉宫的贾真人为临度师……”张禹当即就把结识贾真人的过往,简明扼要地说了一下。

    听了张禹的讲述,孙昭奕点头说道:“原来是这样。其实这也很好,建道观的话,地方不要太偏僻,毕竟咱们不能单单只有一个小庙,还要有香火,还要多结善信。不然的话,就是一潭死水。”

    张禹从贾真人那里也明白了这一点,学了祖师爷的法术,就要报答祖师爷。随便煳弄,肯定是不行的。可张禹也有点为难,说道:“太师叔,您说的这个,我现在也懂了。只是想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一点没错,就好像白眉宫,能有今天的地位,也是千百年的经营。想要一朝得道,并非易事,也并非有本事就行,需要大的造化、大的机缘。你已经做到了第一步,现在需要开始规划第二步了。”孙昭奕说道。

    “第二步,我该怎么做?”张禹问道。

    “渐渐的打响无当道观的知名度。”孙昭奕直接说道:“我原本打算在你得到授篆之后,再进行这一步,可你现在已经是白眉宫的临度弟子,那就不必拘泥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尽力的……”张禹没啥底气,自己赢了东西方星相风水交流会,原本以为能给无当斋扬名,结果可好,就一个客户上门,还是个骗子。

    事实证明,那可不是说嘴的事情。看看人家白眉宫,多大的气派,整个一个旅游景点,自己得干到什么份上,才能有那么一天。

    不经意间,张禹看到了对面坐着的潘重海。

    温琼告诉过张禹,潘重海是一个很厉害的商人,也不知道在这方面有没有心得。张禹说道:“潘爷爷,您孙子都在我们这出家修行了,所以我也不把您当外人,关于这事,您有没有什么合理化建议。”

    “刚刚听二位所言,我也算是明白了一个大概,你们这是想将无当道观发扬光大,正在进行规划。”潘重海微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点没错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潘重海心中暗说,你们道观就这么两个人,还发扬光大呢?算上我儿子,总共才三个。

    不过,儿子终究在人家手里,张禹的本事,孙昭奕的本事,他都见识到了。一个能在一个小时之内就让儿子说话的人,会是白给的么。

    潘重海思量片刻,说道:“如果想要在短期内打响知名度,办法只有一个,那就是做广告,搞媒体轰炸。”

    “道观也能做广告?”张禹第一次听说,电视广告里都是这个洗发水,那个羽绒服啥的,哪有道观做广告的。

    “这个广告,不一定非得说是销售产品的广告,其实有很多无形广告的。就好像一些电影、电视剧,《少林寺》、《少林足球》让人对少林寺有了更为广泛的认知;《武当》《太极张三丰》《僵尸道长》,让人对武当派、茅山派有了进一步的认知。其实这也是一种宣传。”潘重海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孙昭奕说道:“很有见地。”

    张禹则是纳闷地看着潘重海,说道:“你还有时间看这么多电视呢?”

    “我一个孤老头子天天憋在家里,不看电视,拿什么打发时间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对。”张禹笑了。

    “想要宣传到位,你投资个无当足球队,现在很多人这么搞,宣传的效果很不错,就是费用有点大。拍电影的话,你现在连道观都没有,怎么也得等等。”潘重海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潘爷爷,我看您这一点也不煳涂,要不然,您重新出山得了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帮了我这么多,特别是潘胜的事情,我一直无以为报,在背后给你参谋一下,自然没有问题。可若说重新出山,我暂时没有这个打算,你也说过,有人故意算计我们潘家。一旦我重新出山,那人势必也会知道,也会给你带来麻烦。”潘重海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没想到,这位老爷子考虑的挺周全。对于经商的事情,亦或是经营道观,自己一个愣头小子,能懂什么。法律方面,现在有鲍佳音帮忙;社会上的事儿,有大彪哥帮忙;警察方面的事儿,有潘云帮忙,实在不行,还有她老妈。

    可真让张禹做买卖什么的,身边还真没一个能帮得上忙的。有这么一位在背后参谋,显然能够解决很多问题。张禹当即说道:“那就拜托您了。”

    ****

    废话不多说,明天晚上十更爆发,恭祝我的亲哥亲姐们春节快乐!!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