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28章 出家修行
    “你也说那个人是骗你的了,他能摆出来夺魄阵,显然也是玄门高手。从你的面相上,肯定也会发现一些端倪。连我当时都看错了,他自然也看不出来,于是就用这个理由,诱你出来。”张禹一本正经地撒谎。

    这是温琼的意思,不能让女儿再为这个分心了。只有隐瞒这一切,才能让潘云踏实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。”潘云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张禹随即微微一笑,说道:“睡了这么久,现在会不会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咕噜......”潘云尴尬一笑,说道:“你不说还好,这一说,我还真饿了。”

    一听说女儿饿了,温琼立刻说道:“小云,你想吃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想吃鸡蛋面......”潘云脱口而出。

    张禹马上想到,自己当初给潘云做过,笑着说道:“那我去给你做。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留下陪小云说话吧,我去做。”温琼站了起来,满意地看了张禹一眼,觉得这个未来女婿是真靠谱,还蛮体贴人的。

    张禹陪潘云在房间说话,作为一个警察,潘云对昏迷期间发生的一切,自然是无比好奇。母亲一出去,她就连珠炮似的发问,非要问明白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张禹半真半假,将情况说了一下。没一会功夫,温琼就托着一大碗鸡蛋面上来,潘云也是真饿了,特别这面还是母亲做的,实在太过久违。味道虽然比不上张禹做的,可吃起来却是那样的香。

    张禹坐了一会,就提出告辞,毕竟还有潘重海父子在外面等着,得先给安顿了,以免潘胜突然发病。温琼也知道他有事,让女儿好好休息,她亲自送张禹出门。

    当走到别墅的大客厅时,温琼突然道:“小禹呀,阿姨有件事,想请你帮忙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张禹不解,这么大的领导干部,能有什么事,需要他帮忙。

    “我不想让小云......一辈子不幸福......可是这一局,我又不想输......我看的出来,大伯对你另眼看待,你能不能想办法,劝他重新出山。”温琼慈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话怎么说?”张禹不太明白。

    “你只要想办法劝说潘云的大爷爷重新出来经商就好。”温琼也不多做解释。

    “那我尽力吧。”张禹点头。

    出了别墅,张禹坐上面包车,让潘重海开车前往无当道观。在路上的时候,张禹就想过了,带回家里,实在是不太方便,潘胜还是个危险人物。是以张禹决定,不如先带去无当道观。太师叔也精通医道,或许能够提供一些帮助,另外自己也有日子没见到她老人家了,是时候去回报一下工作情况,看她老人家怎么说。

    王记寿材店。

    潘重海开车一路来到这里,在门外一停下,他不禁皱眉,这是个什么地方呀。

    “到了,咱们下车。”张禹拉开车门,率先下去,潘胜听话地停在后面。

    潘重海锁好车,跟着来到门前,忍不住问道:“张禹,这是哪呀?”

    “我的道观。”张禹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道观?这不是寿材店吗?”潘重海诧异啊,自己是认识字的。

    “前阵子被取缔了,所以换了个招牌。”说这话的时候,张禹也觉得丢人。

    他伸手推开大门,里面那叫一个荒凉,阵阵的凉风,两旁的房间内,摆的净是纸人。

    潘胜和潘重海一起进去,潘胜没心没肺,浑然不当个事。

    潘重海则是皱眉,“以你的实力,不应该这么惨淡呀......”

    “这里也快拆迁了,我准备另外买一块地,重新盖一个。”张禹如实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钱不是问题,盖道观的事儿,交给我了。”潘重海热心地说道。

    为了给儿子治病,花的钱都数不过来了。眼下看来,也就张禹能治,而张禹又没提钱的事,潘重海干脆主动点。

    “这事以后再说,咱们先去见我太师叔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里还有人住?”潘重海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“您都一个人住在小楼里,我太师叔一个人住在这,不是跟您差不多么。”张禹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......这......”潘重海干笑一声,心中暗说,我这是有原因的,你当我愿意自己一个人在那住啊。

    张禹带着潘重海进到后院,直奔孙昭奕的房间。

    孙昭奕白衣白发坐在炕上,怀里抱着一只大白兔,张禹和潘重海、潘胜一进来,她就率先开口说道:“你来了,这两位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太师叔,这位是潘老爷子,这位是......他孙子,生了点怪病,我没有什么把握,寻思着......看太师叔能不能给我提些意见。”张禹当即说道。

    他和潘胜见到孙昭奕的时候,没啥反应,潘重海看到,多少有点害怕,这人的眼珠子怎么是红色的。

    而且,张禹管孙昭奕叫太师叔,这位太师叔的年纪,好像也不大,看起来就三十多岁,可却一头银发,这算是怎么回事?难道说,高手和普通人就是不一样。

    “让他过来,把手给我。”孙昭奕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拉着潘胜来到炕边,将潘胜的胳膊伸到孙昭奕的面前。孙昭奕抬手很快摸到他的胳膊,跟着脸色微微一变,直接说道:“纯阴之体,半人半尸。”

    “太师叔果然厉害。”张禹称赞道。

    “他这不是病,所以也不用治。”孙昭奕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一听说不用治,潘重海急道:“可他总是需要喝血,要不然的话,就身上发冷,特别的痛苦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因为他没有修行的缘故,他应该喝了不少鹿血,身体很好。我看这样,把他留下来,跟我出家修道吧。”孙昭奕直截了当。

    “出家......”潘重海诧异,这可是自己的独苗呀,这就出家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你还想让他如何?留下修道,才是他的造化,至于说日后有何机缘,就得靠他自己了。跟着你,只有死路一条,难道你还看不出来么。”孙昭奕淡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”潘重海点头,似乎还真就没有别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需要几味药,你记一下,有......”孙昭奕当即说了十味中药,接着又道:“一个小时之内,将这些药买回来,顺便再买些菜,我吃素。回来之后,到隔壁的房间找我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张禹点头答应,拉着潘重海离开,前去购买。

    孙昭奕说的这些药,张禹都知道功效,多是属于清热去火的,好像没啥大不了。

    很显然,这些药应该是给潘胜买的,所以张禹纳闷,这些药对于潘胜的情况会有什么效果。

    按照孙昭奕的指示,二人没用上一个小时就回来了。拎着药材和菜,重新来到后院,进到斜侧方那个房间。

    一进去,张禹和潘重海就懵了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纳南流云,全新指南者,yien,吊儿郎当大大的打赏,以及今天的27张月票,300多张推荐票。

    今天是大年三十,老铁祝亲哥亲姐们春节快乐,万事如意。

    明天凌晨,也就是大年夜,老铁将10更爆发,欢庆新春!!!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