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25章 处变不惊
    “嗷......”

    管狐根本没搭理张禹的话,而是发出一声凄厉的咆哮,它跟着死命的朝包围它的铜钱撞去。

    “噗”地一声,直接就被弹回原处。

    这可是张禹用大四象演变的困阵,就凭它区区一个管狐,如何能够冲的出去。

    “呀!”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管狐跟着惨叫一声,那红影的身子勐地爆裂开来,化作一团血雾,慢慢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张禹知道,这是管狐见无路可走,爆体自杀了。

    他本来有好些个问题想要问管狐,奈何管狐一旦炼成,便是对主人绝对的臣服,宁可一死,也不会出卖主人。

    张禹不由得心中暗骂,好不容易有点线索,一下子彻底没了。

    关于潘云是怎么跑到山洞里面,被人用阵法摄走了中枢魄,为什么会有管狐在其中,潘云的中枢魄又是怎么进到管子中的,简直让人想不通。

    还有自己遇到的那个道士,以及对付潘家的那个高手,是否和这个道士有关,当年的管狐,跟这个管狐,又是不是同一个。

    那样多的问题,那么多的疑团,恐怕一时半刻很难解开了。

    无奈地张禹,将铜钱收回。他转头看向床上躺着的温琼,温琼闭着眼睛,仍在昏迷。

    她上身啥也没穿,张禹有点尴尬。张禹有心马上出去,可转念一想这也不太妥当,温琼这个样子,醒来的时候,得怎么想呀?

    假设不知道被管狐上身的事儿,现在被脱成这样,小楼里就他和潘驰俩男人,温琼保不齐得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张禹琢磨一下,还是帮她穿上吧。

    蹲下身子,张禹瞥眼间就看到温琼的两腿间有一片水渍。这和小丫头方彤那次差不多。

    张禹之所以用这招,那是因为上次不慎使用时,这招极为管用,当时就让小丫头崩溃了。

    管狐即便是上了温琼的身,可精魄造成的正常身体反应,那也是阻止不了的。

    张禹拿起一旁的文胸,瞄了瞄温琼的身子,有点不太好下手。

    不曾想,也就在这一刻,面前的温琼竟然缓缓地睁开眼皮。

    她的眸子中,没有了刚刚的妩媚,却是带着一抹慵懒,一抹满足后的迷离。

    紧跟着,温琼就看向张禹,二人四目相对,张禹吓了一跳,连忙解释道:“不是你想的那样?”

    “我想的什么呀?”温琼的声音有点冷。

    “我刚刚是救你......而且不是我脱的......你、你别误会......”张禹结结巴巴,都有点语无伦次了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,刚刚发生的一切我都知道......只是我自己控制不了自己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......谢谢你......”温琼的语气和缓下来。

    “唿......”见温琼这么说,张禹松了口气。心中随即好奇起来,“你被那东西上了身,怎么还清楚发生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这个我哪知道......”温琼苦笑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,等我回头研究研究......”张禹说完,跟着反应过来,自己的手里还拿着人家的文胸的。

    他连忙将文胸放下,把头扭到一边,难为情地说道:“我刚刚寻思着,帮、帮你穿上......万一你不知道真相......到时候再瞎想......”

    “考虑的还挺周全。”温琼淡淡地来了一句,却没有去拿文胸,而是去抓被子,将被子盖到身上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、应该的......那个啥......你既然没事了......那我就先走了......”张禹心中尴尬,哪好意思继续逗留。

    他作势就要下床,可不等他下去,温琼突然来了一句,“有烟吗?”

    说完,温琼左手拿着被子,护在胸前,慢慢地靠坐在床头。

    “有。”张禹从兜里掏出烟来,有点紧张地递给温琼。

    把人家的身子看了个遍,就张禹这小岁数,能好意思么。

    相较之下,温琼就跟没事人一样,这一点让张禹着实佩服,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大将之风。

    温琼用手夹着烟,淡淡地说道:“你自己不抽吗?”

    说完,才放到嘴上叼着。

    张禹这才反应过来,温琼还没火呢,他掏出火机给温琼点燃,跟着又给自己点了一支。不过他觉得有点别扭,自己是不是应该下床啊。

    不想,温琼吸了一口烟之后,又开口说道:“你小孩丫丫的,有啥可难为情的。我闺女都比你大,就算被你看光了又能如何?再者说,你也是为了救我。看得出来,你很聪明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阿姨夸奖......”张禹干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随即,赶紧抽两口烟压压惊。

    “坐着说会话吧。”温琼指了指旁边的位置,有点惆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好......”张禹靠坐在旁边,又抽了口烟。

    “如果我猜的不错,潘翠翠的死,就是那个东西搞的鬼。真是多亏了你,要不然的话,我很有可能跟她一样。”温琼平和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再次佩服,短短时间就已经看出端倪。处变不惊,怪不得人家能当大官么。

    “那也不一定,阿姨吉人自有天相。”张禹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“事实证明,小云没有看错人。我们母女俩,都是靠着你,才躲过这一劫。说真的......我真的很对不起小云......当年家里把我当作筹码,嫁到潘家,潘昌俊死后,潘家衰落,我也就成为家族的弃子。我真的很不甘心,为了证明自己的价值,我拼命的工作,终于爬到了这个位置上。也正是为了工作,我忽略了小云,让她变的叛逆,让她没有享受到家的温暖......我不是个好母亲呀......”温琼突然有些伤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其实......这个......潘云会明白的......”人家的家务事,张禹实在不便乱说,只能这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些都是我的错,让小云感觉不到有家......正是因为这样,她现在似乎在步我的后尘,她将自己的精力也都放在工作上......这样对她来说,其实并不好......可惜的是,她不会听我的劝说。她把你当成要好的朋友,所以我希望你在有空的时候,能够陪陪她,跟她说说话,不要让她跟我一样,只是全身心的投入工作......”温琼语重心长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......我没事的时候,会找她聊聊天什么的......”张禹赶紧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样的话,我就放心了......”温琼轻轻点头。

    同时,就在这一刻,温琼又在心中恨恨地说道:“付森博,我绝对不会放过你的!”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