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21章 母体
    这坟墓的气派,丝毫不在潘昌俊那个坟之下,甚至还有过之。张禹一瞧,碑上的名字是“潘昌业”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我儿子的坟了。”一边的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打量了几眼,说道:“这里是个单坟呀,这么大的地方,怎么不打个双坟。”

    “当时谁能想到,昌业的媳妇会过世那么早,所以没考虑打双坟,打的是单坟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点了点头,其实这也就是狡辩,只要预先留出来位置就行了。但他没有多说,只是说道:“那咱们去潘胜母亲那里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潘重海点头,带着张禹朝旁边走去。

    走出了能有一百多米,才来到一座坟前。

    “这里就是了。”潘重海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仔细观瞧,碑上的名字写的是“王熙娟”。别的坟头,都是坟头风的,可在这个坟头上,却是没有那种感觉。

    他微微一笑,说道:“潘爷爷,如果我看的不错,这个坟下面,应该没有尸体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不可能!”潘重海不信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就不可能?”张禹淡笑。

    “熙娟过世的时候,是我们亲自下葬的,怎么可能没有尸体。”潘重海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你是不信了。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自然不信!”潘重海正色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先前跟你说的所有事情,你觉得有假的吗?”张禹如此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潘重海露出迟疑之色。

    “哈哈,我说下面没有就是没有,你若是不信,咱们大可以把坟给挖开,看看棺材里到底有没有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潘重海再次迟疑。

    “可是什么?你不会是怕我谁对我吧?”张禹笑道。

    “一旦召集族人前来挖坟,真没有的话......我怕会出乱子......”潘重海这么说,显然是七成信了张禹的话。

    “用不着他们。”张禹说着,看了眼潘胜,用手拍了下潘胜的肩膀,说道:“你反正没啥事,帮帮忙,把这个挖开。跟我来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拉着潘胜的手腕,来到坟后。很快找到入口,指着脚下的地方说道:“就是这,从这挖。”

    “呃、呃......”潘胜应了几声,还真就蹲下了。

    潘重海大惊,叫道:“这是大理石的,哪能挖得动。”

    然后他话音刚落,就听“哐”地一声,潘胜双拳一起下去,竟然硬生生地将大理石板给震碎了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”潘重海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,跟孙子相处这么多年,做梦都没想到,孙子能有这么大的力气。

    跟着就见,潘胜就好像大老鼠一样,两只手不停地挖出泥土。

    张禹看了他一眼,说道:“你孙子力气大着呢,要不然的话,那么粗的牛筋绳子是怎么断的?你那护栏也不细,也是被他给硬掰开的吧。”

    潘重海无力地点头,说道:“我也没想到,他的力气会这么大。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三天吃一头鹿,换做别人,估计早就补死了。他既然没事,那就说明这些好东西不是白吃的。”张禹大咧咧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倒也是......可是,他喝血的病......你能不能有办法给他治好......”潘重海用恳求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见识到了张禹的本事,在他看来,想要治好孙子的病,只能指望张禹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......”张禹轻轻摇头,说道:“我没有十足的把握。”

    “那也是有把握了。眼下他这个样子......总不能一直关在家里喝血......你要是有什么条件,尽管开,我一定会尽全力满足你的!”潘重海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不着急说这个,咱们先看看下面的情况再说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还真别说,潘胜这么多年的鹿血真不白喝,力气那叫一个大。两条胳膊抡起来,就跟挖掘机似的,凭这个水平,去蓝翔肯定没问题。

    他自己一个人,也就半个来小时,竟然就顺着马道挖了下去,露出了里面封着墓穴入口的石头。

    潘重海用手电照射,二人看的清楚,张禹说道:“和以前一样吗?”

    封门都是青砖砌的整整齐齐,可是现在再看,就是随便推上去的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确实......跟埋的时候不一样......”潘重海有些紧张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,咱们下去。”张禹率先顺着马道下去。

    他指挥潘胜,俩人一起动手,没一会功夫,就把破碎的青砖墙给拆了。

    潘重海用手电朝内照射,里面放着一口棺材。张禹和潘胜将棺材拖了出来,这次都不用搬到上面去,就是在墓**摆好。

    张禹观察了一下棺材板,说道:“当初钉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钉了。”潘重海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就对了,钉子都被起下来了,你自己看仔细了。”

    张禹说完,跟潘胜一起动手,当即就将棺材板给移开了。

    夜幕下,潘重海用手电往里面一照,身子不由得打了个哆嗦。

    棺材内,哪有什么尸体,跟着就是一副空棺材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......怎么会这样?”潘重海虽然相信张禹的话有可能是真的,当亲眼看到这一幕的时候,也是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这种事,简直无法想像,当初可是亲眼看到盛敛的,亲眼看到下葬的,现在可好,里面的尸体竟然就没了。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了,潘胜出自母体,他的母亲必然和他一样,也是个这样的怪物。既然是怪物,怎么会随随便便的就生病死了呢?”张禹淡然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可、可......可医生已经确诊......而且,如果是怪物,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呢?”潘重海自然有些不信。

    “唯一的解释,或许只有一个。”张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潘重海急切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是,他的母亲是被人饲养的,因为拥有理智,所以不会随便吸血。就好像刚刚那个道人,想要收服潘胜。如果潘胜被他收服,就会变的跟他的母亲一样,或者是,变成一个吸血狂魔。这些都不好说。”张禹认真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......这......为什么会这样......”潘重海听了张禹的话,身子开始不停地打颤,仿佛根本无法接受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......”张禹沉吟一声,接着说道:“我觉得是该说说正题了,也许得到了答案,我或许能够解答你这个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正题?什么正题?”潘重海不解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很简单,那就是潘胜的亲生父亲到底是谁?”张禹正色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......我不知道......”潘重海颤抖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事到如今,你还想隐瞒吗?如果我猜的不错,那个人应该就是你!”张禹自信地说道。(未完待续。。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