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书屋 > 科幻小说 > 驭房有术 >正文 第524章 管狐
    上身!

    一想到这个,张禹随即又想到了一件事。那就是今天中午的时候,潘翠翠的死。

    很显然是,潘翠翠肯定也是被上了身,要不然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跑到潘重海的房间。张禹在知道三宝如意剑上面有法力之后,就已经可以判断出来,是三宝如意剑伤了附在潘翠翠身上的邪物,才令潘翠翠震飞出去摔死。而那个红影,只能逃掉。

    当然,红影直接上潘重海的身最容易,奈何潘重海身上有高僧给的护身符,根本上不去,所以没办法,只能找别人。

    先前上了潘翠翠身的东西,很有可能就是眼前的这个狐狸,而它的目标,就是这个竹管。

    “竹管......狐狸......”勐然间,张禹一下子想到了这个狐狸到底是个什么东西,“管狐!”

    邪派之中,专门有一种邪术,就是将狐狸埋在土里,饿上几天,连日毒打,最终让狐狸含恨而死。而在狐狸死的那一刻,命魂出窍,邪派高手就通过特殊的手段将其装入竹管之中,加以驯服,专门用于上身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个竹管就是管狐的家,如果长期离开竹管,管狐的命魂就会消散。

    但是问题在于,一般管狐的竹管,都是在主人的手中,怎么会流落到这里。而且这个竹管里面,却偏偏装了潘云的中枢魄。这种情况,简直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对于现在的张禹,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,他急于要做的,是将这个管狐从温琼的身体打出来,而且还不能伤了温琼。

    用法器的话,倒是没有问题,张禹自信凭借着自己的金钱剑就能干掉区区一个小管狐。可问题在于,一旦让对方察觉,管狐极有可能直接跳楼之类的。那样的话,管狐死不了,温琼估计就挂了。

    张禹甚至都在怀疑,潘昌业的死是不是跟管狐有关,因为王熙娟手中也有一个类似的竹管。

    张禹掏出一张符纸,咬破之后,画了一张驱邪符,藏到袖子里。然后他假装方便的了一下,又是放水、又是洗手。忙活完之后,这才出了卫生间。

    一出来,他就看到温琼侧躺在床上,朝这边看。此刻的温琼,身上穿的不再是红色衬衣衬裤,而是红色的文胸和红色的小裤裤。

    作为潘云的老妈,温琼的年纪可不小。可是温琼的保养特别好,看起来也就是三十多岁的样子,脸型略方,可是下巴却有点尖,这种流线,没有半点违和感,特别的自然。凤眼朱唇,鼻梁笔直,平日里的她,尽显高贵、端庄,不苟言笑,又有些不怒自威。不过现在,却是尽显的妩媚,一双凤眼是那样的勾人。

    “你出来了,现在可以开始了吗?”温琼轻柔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你这是在给老子使美人计呀。狐狸果然是狐狸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叫破,而是故意咽了口口水,说道:“稍等一下,我把门锁上。”

    说完,他立刻前去锁门。锁门当然是假的,张禹的手里捏着五枚铜钱,这里又是温琼看不到的地方,他悄悄地将铜钱摆到地上,这才重新回来。

    床上的温琼一脸的妩媚,只是笑盈盈地看着他,似乎是在说,你小子还挺老道,竟然还知道锁好门。

    窗户没有拉窗帘,张禹刚刚就看到了。张禹跟着走到窗边,嘴里说道:“我把窗帘拉上。”

    “好啊……”温琼柔媚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将窗帘拉上,趁机在窗台上也放了五枚铜钱,这才转身回来。

    见他回来,温琼又是柔声说道:“怎么按呀?”

    张禹心中暗说,你平躺好就成了,老子一张驱邪符直接给你镇脑袋上就好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,狐狸狡猾,稍有不慎,一招打空了,就容易给温琼造成危险。自己刚刚摆的铜钱,能够挡住管狐,却挡不住温琼。

    为了安全起见,张禹说道:“还是先按后背吧。”

    “好呀。”温琼温柔地答应一声,转身趴在床上,很是主动地用双手解开文胸的扣子。

    “现在可以开始了吧,你看阿姨的身材怎么样?”温琼妩媚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挺好的……一般的小姑娘都赶不上阿姨……”张禹嘴上敷衍着,已经来到床边。

    他本想侧着身给温琼按摩,可转念一想,这样太危险了。自己上手按的时候,温琼给他来一下子怎么办?

    于是,张禹干脆上床,骑到温琼的背上,开始给温琼按摩。

    只捏了两下,温琼又媚声媚气地说道:“你说我的皮肤好不好,滑不滑呀……”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滑……”张禹干笑一声,故作难为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他手上按的不是特别用心,只是在琢磨下人的机会。

    温琼又妩媚地说道:“阿姨的身子……已经好些年没被男人碰过了……今晚真是便宜你了……给阿姨好好按,等下阿姨还有奖励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奖励呀?”张禹故意问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么……就看你的表现了……”温琼又是柔媚一笑。

    “阿姨放心,我一定会好好表现的……”张禹嘴上敷衍,手指慢慢按摩。

    终于,他心中冒出来一个主意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温琼的身上没穿衣服,而管狐又是在温琼的灵慧魄上,那一符必须得拍在眉心之上才能成功。可是这样一来,势必得看到温琼正面的身子。眼下,那个防线已经被摘了。迟疑了一下,张禹心中暗说,反正也是为了救人,温琼现在有没有知觉还两句话说呢,或许根本就不知道这事。

    拿定主意,张禹笑嘻嘻地说道:“阿姨,现在后面已经按的差不多了,想要缓解你身上的疲惫,最好还是……按按前面……”

    既然你用美人计,那老子就将计就计好了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……还挺急的呢……好呀,你先起来一下,让阿姨翻个身……”温琼扭捏地说道。

    张禹往里面让了一下,温琼轻轻地翻过身子。或许还真如“温琼”所言,她的身子好像真没怎么被碰过,不大不小的一对,那两枚樱桃好似少女一般。

    看到这个,张禹还是尴尬,但他硬着头皮再次跨坐到温琼的腿上,嘴里笑嘻嘻地说道:“我再给阿姨把把脉,看看阿姨恢复的怎么样,需要按多久。”

    “古灵精怪的……”温琼妩媚的白了张禹一眼。

    张禹抓住温琼的脉门,跟着用心眼观察,与此同时,一股真气直接窜了进去,来到温琼的精魄之上,只是一碰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温琼的身子勐地仰了起来,她脖颈更着上扬,嘴巴里忍不住发出一声透骨的**。

    也就在这一刻,驱邪符已经出现在张禹的掌中,瞬间拍在温琼的眉心之上。

    “啊!”一声痛唿响起,旋即就见一个红色狐狸影子从温琼的后脑飘了出来,朝窗户方向窜去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红影撞到窗户上,登时弹了回来,张禹已然跳起,嘴里喝道:“你还往哪里走!”

    声音落地,他从兜里掏出铜钱,一股脑地朝红色射去。他双手掐住剑诀,只是一指,原本放在门后和窗户上的铜钱一起聚拢过来,形成一个圆球,将红影裹得严严实实。

    红影四处乱撞,哪能能撞的出去,现在张禹看的清楚,一点没错,这根本就是一条红色的虚影狐狸。

    “管狐,我劝你还是不要挣扎了,你根本出不去。要想活命的话,就乖乖地回答我几个问题。”张禹冷冷地说道。

    ****

    特别鸣谢:吊儿郎当大大的打赏,以及今天的30多张月票,300多张推荐票。

    多说今天更新的内容,应该不错了吧。要是觉得还算爽的话,那个啥,就各种砸死我吧。

    刚才有人问我,春节更不更新,是否休息。我的回答很简单,地球不爆炸,老铁不放假,宇宙不重启,老铁不休息。而且,三十晚上,还得爆发呢!!!(未完待续。。)